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92章 求救?我给你机会
    丁寒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惊恐模样的岘山宗弟子,莫名其妙的露出满意笑容。

    “不愧是四大门派之一,这人就是多!”原来丁寒是在感叹岘山宗的弟子人数,没办法,之前那些小门派在他们这个变态组合的攻击下简直是不堪一击,百万众以内的门派几乎花不了傲方他们几分钟的时间便能让它们清洁溜溜,这下好了,岘山宗的弟子在千万以上,可以杀个痛快了。

    “老大,你肯定很累了,这次你就别动手了,交给我们几个!”丁寒很‘好心’的对着傲方露出殷勤笑容。

    傲方一阵无语,不过呢,千万仙人,对于绝恋仙帝他们五个身穿顶级神器战甲,手持一双顶级神器飞剑的人来说确实没有挑战性,充其量也就是岘仙宗四个掌教真人能够陪他们玩玩,不过,也就是玩玩而已。

    傲方当然不会扫丁寒的兴,着点了点头。

    丁寒嘿嘿一笑,转身看了看四周的岘仙宗弟子一样,“龟儿子们,老子来了!”

    话音刚落,丁寒五人齐齐化成五道几乎不可见的残影闪进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岘仙宗弟子当中。

    “嗖嗖嗖!”当五人的身影出现时,密集的剑芒已经划过了岘仙宗弟子的身体,那些剑芒化成了夺命的音符,但凡触及的岘仙宗弟子尽皆断成两半。

    当然,丁寒他们的攻击不会这么简单,别看那些只是简单的剑芒,实际上没一道剑芒都蕴含着强大的灵魂攻击,当剑芒划过岘仙宗弟子身体的同时,蕴含其中的灵魂攻击瞬间便将岘仙宗弟子的灵魂轰散,没有任何悬念,因为双方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

    “啊!”

    “啊!”

    “轰!”

    岘仙宗山门响起了令人心颤的惨叫声,是那样的慑人心魄,鲜血和碎肉漫天飘洒,不消片刻,岘仙宗宗门便鲜血彻底的染红,如注的血流在岘仙宗山门内汇聚,将地面完全浸湿,远望胜似血流成河。

    看着正在大肆屠杀的丁寒等人,傲方没有一丝的怜悯与罪孽感,他这次回来就是要报仇的,杀一个是杀,杀一千万个还是杀,什么狗屁‘天遣’,那全是临死之人用来恐吓那些懦弱的人的伎俩,此时的傲方足以只手遮天,他何惧之有?

    “看到自己的弟子被杀是什么感觉?”岘仙宗的弟子在丁寒五人的有意施为下没有机会靠近傲方,傲方冷笑看着眼睛盯着‘屠宰场’的郑友辰,后者早已被丁寒他们血腥的手段吓得冷汗直流,六个拥有顶级神器的帝级高手,这样的组合实在太强大、太恐怖了,几乎每一个人的一个简单招式都能够轻易夺去数万人的生命,要知道,岘仙宗的弟子虽多,但毕竟并非全是高手,层次上的差距注定了这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

    “不好受吧?害怕了吧?”这一刻,傲方像个狡猾而满是心计的阴谋家,用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刺激郑友辰已经脆弱得快要崩溃的心理,绝对比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来得让人解恨。

    “你这个恶魔!”

    “恶魔?哈哈哈!”傲方狂傲一笑,“我就是个恶魔,而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快杀死你的,我要你看着你的弟子一个个惨死在你面前!”

    傲方的话让郑友辰的心瞬间冰冷,并发出一声近乎疯狂的吼叫,这也是郑友辰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啊!”

    “我讨厌听到这样的叫声,给我闭嘴!”

    说罢,傲方打了个响指,只听得一声脆响,跟着一道血雾从郑友辰的口中喷出,仔细一看,随着血雾喷出的居然是一条嫩红色的舌头,再看郑友辰,叫声已经在血雾喷出的时候停止,而此时的他满口的鲜血,冷汗犹如泉涌般将无法动弹的他浸湿。

    “别用这么哀怨的眼神看着我,我很仁慈,玉帝、云门宗和澜山宗的人都过来了,在他们到来之前我不会杀你的,我给你们机会!”

    傲方的神识早已超出了他的境界所应该有的范畴,玉帝等人的动静没有逃过傲方的查探,知道要来救急,玉帝和两大门派的人已经火速赶往岘仙宗,正好替傲方省了功夫,不用一家一家的去找。

    “好好享受这场好戏吧!”

    傲方嘴角弯起意味深长的弧度,数千万人的仙人大军很快便要来到星月仙境,傲方正和连闭上眼睛的能力都被剥夺的郑友辰看着丁寒五人穿梭在岘仙宗弟子当中,用各种简单却又实用,并且还威力惊人的招式将成千上万的岘仙宗弟子撕成碎片,磨成粉末。

    “啊!”

    “啊!”

    岘仙宗弟子的惨叫声没有换来任何一丝的怜悯,丁寒等人越杀越起劲,越杀越兴奋,鲜血沾不上他们的身,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却在时刻刺激着丁寒他们心中的嗜血欲望。

    “轰轰轰!”

    各式能量开始在岘仙宗弟子当中爆炸,岘仙宗弟子无一例外的被炸成了粉末,炸飞上了天,幸运的只是断手断脚、肠子流了满地。

    千万人对五个人,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却没有换来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胜算,千军万马中,丁寒五人纵横驰骋,所向披靡,鲜血中,五人犹如五头凶兽,而他们手中的飞剑便是凶兽锋利的獠牙和利爪,将这些毫无还手之力的仙人撕碎。

    一分钟,十万人

    十分钟,两百万人

    十五分钟,四百万人

    到最后,丁寒等人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屠戮境界,已经不再去理会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因为死在他们手上的人实在太多,无法计数,挥剑数十万次并没有令他们感到疲惫,反而越杀越心潮澎湃,不得不说,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冷血脍子手。

    半个小时后,由王旭和王鹏领衔的澜山宗大军率先来到了岘仙宗宗门所在的星球,刚刚进入大气层,所有人便被几乎弥漫整个星球的浓烈血腥味吓了一跳,举目往远处看去,却见乳白色的天边居然泛着红色光芒,仔细一看,原来那红色的光芒赫然是已经真的汇流成河的鲜血在阳光下反射出来的光辉。

    “来了吗?来的好!”在澜山宗的人马进入星球的一刹那,傲方便已经察觉到了。

    “看来你的面子挺大的嘛,有人来救你了!”傲方冲着已经因为自己的弟子被屠戮而心灰意冷的郑友辰笑了笑。

    郑友辰当然知道有人来救自己,不过他的高兴仅仅持续了一秒钟的时间,因为他还没真正高兴起来,自己门下弟子那些没未消停的惨叫声让他再度陷入绝望的深渊,千万人的仙人大队,在那五个比魔神还要恐怖的脍子手面前毫无任何还手之力可言,多来几千万人有用吗?就能够救得了自己吗?

    郑友辰没有忘记,最为厉害的傲方到现在还没出手,他更没有忘记,一万年前三界围攻傲方时,傲方才只是仙君境界,而此时的他已经是仙帝,一万年前的傲方身受重伤,此时的他绝对处于巅峰状态,又该是多么恐怖的呢?

    “嗯?”

    黑压压的人群出现在远处泛白的天际,已经杀红了眼的丁寒等人直到这些人靠近了才有所察觉,纷纷停下了手,跟着齐齐露出邪恶笑颜,身形一闪,回到了傲方身边。

    “真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爽过!”看着已经沾满了鲜血的双手还有一双还在滴着血的飞剑,丁寒心满意足的笑了。

    “你们干掉了多少?”

    “一百万……”

    “一百二十万……”

    “哈哈,还是我杀的多!”发现其他人没自己杀的多,丁寒高兴的笑了起来,其实,结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很享受这个过程,谁都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谁都喜欢掌控别人生死的感觉,而今天他们享受到了。

    此时,能够站在场上的岘仙宗弟子已经从原来的千万以上锐减到四百万左右,其他的,早已成为了满地破碎尸体中的一员,岘仙宗的宗门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地面上、屋顶上、花草树木中,漫山遍野的,无一不沾染上了鲜血,还有那些完全无法分辨的残肢断臂,碎肉断骨,俨然就是一个红色的炼狱。

    丁寒他们停下手,岘仙宗弟子依然心惊肉跳,半个小时的煎熬暂时过去,除了那些对岘仙宗忠心耿耿的人,其他人无不早已有了要逃跑的念头,只是很可惜的是,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逃跑,因为他们亲眼看到很多想要逃跑的人还没从岘仙宗的宗门飞出便已经化成了一滩碎肉。

    是的,他们知道,傲方是要岘仙宗彻底的灭门,之前那些被灭门的小门派就是这种情况,无论是那些刚入门的还是高高在上的掌教,只要被傲方盯上的,结果肯定是无一活口。

    王旭和王鹏是两兄弟,同是9级仙帝高手,澜山宗两大掌教真人,接到郑友辰求助,得知傲方归来,两人领衔千万大队前来支援,还没来到岘仙宗宗门,所有人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吓住了,此时,傲方站在一脸惊恐绝望的郑友辰身边,四周站着五个凶神恶煞,手握血红飞剑的人,其中一人赫然是星月仙境的统领——绝恋仙帝。

    “傲……傲方!”

    王姓两兄弟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了傲方,双方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一股冷意在王姓两兄弟心中顿生!

    “来吧,都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

    看着遮天蔽日般前来支援的仙人,傲方仰头大笑,嚣张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