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91章 后悔了吗?
    石碑将黑褐色的大木门撞了个稀巴烂,去势不减,更是直接将门后未有察觉傲方他们到来的岘仙宗弟子砸得头破血流。

    尘烟与木屑飘飞中,一袭白衣的傲方带头迈步缓缓跨过岘仙宗的大门,岘仙宗的弟子被突入起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忘了去扶那些被石碑砸中的同伴,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大门,正好看到傲方他们走了进来。

    傲方的面孔对仙界的人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脸上带着微笑的他却有着令人窒息的冰冷杀机,这不是笑里藏刀,因为傲方的刀已经撩在了这些人的脖子上。

    随着傲方走近,巨大的岘仙宗前院内聚拢的弟子吓得直往后退。

    岘仙宗作为仙界四大门派之一,门下弟子何止千万,有一部分人平时分布在其他星球,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宗门招收更多更有潜质的弟子。

    得知傲方归来,岘仙宗掌教真人郑友辰已经将所有的弟子召回了宗门内,此时,诺大的岘仙宗聚集的人至少在千万以上,让原本空旷的岘仙宗显得异常拥挤。

    傲方灭了众多门派的消息早已经由各种途径传到了这些岘仙宗弟子的耳中,六个人,以风卷残楼之势横扫星月仙境,所过之处,所有门派尽皆被灭门,似乎这一切都是在为了应验傲方当初那句话,他要屠尽仙魔佛三界。

    岘仙宗弟子有多少是能够和自己的宗门共患难的呢?这个很难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人数绝对不会少,这些人当中,很多人其实很无辜,因为自己的掌教真人或自己的同伴得罪了傲方,害的他们这些和傲方没有瓜葛的人也受到牵连,他们其实很想逃,但是又怕遭到岘仙宗的追杀,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最终还是选择留下来,或许他们还抱着侥幸的心里,天真的以为傲方会看在和他们没有恩怨的情况下放他们一条生路,然而,事情远不是他们想的这般简单。

    傲方六人傲然一步步走近岘仙宗大殿,数不清的岘仙宗弟子还在不住的后退着,有的则绕到了傲方他们身后将傲方等人包围起来,很快,听到动静的岘仙宗弟子挤满了整个岘仙宗前院,而察觉到傲方他们到来的由郑友辰领衔的岘仙宗四大掌教真人也来到了前院,当他们看到傲方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绿了,然而,他们心中的震惊在他们看到绝恋仙帝,以及包括丁寒在内的另外四个仙帝级别的高手时骤然提升了N倍。

    傲方的强大毋庸置疑,一个傲方已经需要仙魔佛三界联手才能勉强对付,绝恋仙帝的强大也是有目共睹,现在又多了四个帝级高手,这还让人活吗?

    “郑友辰,你还记得我吧?”傲方冷笑看着躲在人群后面台阶上的郑友辰,后者和他身边的三个掌教真人早已在看到傲方的时候倍吓得呆愣当场,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只能在心中焦急的期盼着另外三个门派和玉帝的援军快点到达,谁都不会白痴的认为仅靠一个门派、仅靠千万的弟子便能挡住傲方,更何况此时他的身边还有绝恋仙帝等人。

    “你居然没死!”

    “很可惜,我傲方的命硬得很,连老天爷都帮我!”傲方嚣张狂笑着。

    “你……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傲方的狂笑变成了冷笑,对着郑友辰一瞪眼,无形而强大的空间波动瞬间将郑友辰笼罩。

    郑友辰大惊失色,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着,并飞上了天空,在所有岘仙宗弟子惊恐的眼神中,飞出了人群,径直往傲方身边飞去。

    “老大!”另外三个岘仙宗掌教见郑友辰受到束缚,惊呼一声上前便想将他拉住。

    “嗯?”傲方冷哼一声。

    “噗!”三个人全部口吐鲜血倒飞出去,撞倒了身后众多的岘仙宗弟子。

    “不用着急,很快会轮到你们的!”

    傲方冷笑一声,转而看向已经飞到自己面前的郑友辰。

    “你说我会怎么样?”傲方嘴角挂着邪恶的弧度,伸出右手握住郑友辰的左臂。

    郑友辰一脸恐惧,冷汗不断从他额头渗出,不知道傲方想对自己做什么的他很想跑离傲方身边,可惜,傲方的绝对领域天界之中无人能敌,任凭他如何的努力身体依然纹丝不动。

    就在郑友辰担心着傲方要对自己做什么时,忽然左手传来一阵揪心刺痛。

    “啊!”

    傲方很是仁慈的让郑友辰能够开口说话,随着响起的是郑友辰的惨叫声。

    众目睽睽下,郑友辰的左臂被傲方硬生生的撕了下来,全场一片寂静,静得可怕,唯有郑友辰的惨叫声还在整个岘仙宗内回荡着。

    如此血腥的场面在场的人并不是没见过,只是这一幕是出自傲方的手,其震慑力远胜往常。

    “掌教真人!”

    对岘仙宗忠心耿耿的弟子们虽然惧怕傲方,但是自己的宗主被傲方蹂躏着,他们纷纷露出担忧神色,不过想要上前的他们在看到傲方那一对比黑暗中的凶兽还要恐怖的眼神,还有手中拿着郑友辰血淋淋的手臂,脸上却挂着邪恶笑容时,所有人都望而却步!

    将还在滴血的断臂拿到郑友辰面前恍了恍,一脸邪恶微笑的傲方像足了十恶不赦的恶魔。

    “后悔了吗?”将鲜血滴溅在郑友辰的脸上,让一道道的嫣红从郑友辰的脸上流下。

    “呼!”光芒一闪,当着郑友辰的面,那条断臂瞬间被神火烧成了灰烬。

    火焰未熄灭,傲方一指,神火引燃郑友辰的右臂,在傲方刻意控制下,郑友辰的右臂瞬间在黑烟与焦糊味中消失不见,剩下肩膀上的断处一块块已经被烧黑烧熟的模糊肌肉还在散发着阵阵香气。

    “当初对付我的时候你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吧?”

    郑友辰怎么说也是个9级仙帝高手,在傲方面前却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看着一脸冷意的傲方,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郑友辰由衷的感到害怕了,那是一种发自心灵最深处的恐惧,已经蔓延郑友辰全身。

    “杀了他,快杀了他!”

    没了平日的淡定,此时的郑友辰不过是砧板上待宰的可怜虫,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四周那些想上前而又不敢上前的弟子身上,发出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而就在傲方当着千万岘仙宗的弟子蹂躏他们的掌教真人时,一封封求助信发到了乌峰宗、云门宗、澜山宗以及玉帝的手中。

    原本,傲方归来的消息已经在民间肆意的传播,但是毕竟傲方还没走出星月仙境,是否真的归来还不确定,而当三大门派和玉帝收到来自郑友辰的求助信,他们才意识到,傲方真的回来了,而他此时正在星月仙境。

    其实郑友辰发出求助信,为的只是以防万一,却没想到信刚发出去傲方就来了,或许,在他听说傲方回来的消息时就已经意识到傲方会第一个找上自己。

    “什么?”玉帝本来正和西王母惬意的享受着美酒佳肴,在接过一名手下呈上来的玉简并阅读完里面的内容时,整个人吓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吓了西王母一跳。

    “发生什么事情了?陛下!”西王母有点疑惑,有点担忧,能够令玉帝如此惊恐的,实属罕见。

    “傲方……傲方没死,他回来了!”

    玉帝的话像晴天霹雳一样在所有在场的人脑中产生了共鸣。

    “傲方没死?”

    “快,快传讯给如来佛祖……”玉帝没了往常的镇定,一脸慌张的命人将傲方归来的消息传到佛界。

    “是!”

    虽然傲方在星月仙境的屠杀已经引起了轰动,皇甫逸文也已经将傲方归来的消息放出,但是此时那些消息还未传到玉帝耳中,更还没传出仙界。

    一条消息,足以令整个天宫为之颤抖!

    “陛下……”

    玉帝根本没有闲情理会西王母,他自己的心都不得平静,“来人,立刻传金木水火土五位真君,命所有士兵随时听命!”

    “是!”

    又一条消息发下,玉帝一屁股重重的坐回到座位上,他知道,郑友辰的消息不会是玩笑话,他更知道,傲方很快就会来找自己。

    “陛下,卑职刚刚收到消息,傲方已经在岘仙宗出现,很多门派皆以被他灭门!”这时,另外一个士兵神色匆忙的跑了进来。

    玉帝一惊,刚刚收到郑友辰的求助,没想到傲方这么快便已经去到岘仙宗。

    “召集部队!”

    玉帝几乎没有迟疑便下达了命令,虽然和岘仙宗没什么利益关系,但是傲方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正所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对于郑友辰的求助,玉帝无法置之不理。

    几乎同一时间,乌峰宗、云门宗和澜山宗齐齐收到郑友辰的求助信息,除了乌峰宗有所迟疑,另外两个门派都比较忐忑,但是,云门宗和澜山宗最终还是和玉帝一样召集人马开赴星月仙境。

    话锋一转,岘仙宗内

    “想他们救你?”傲方不屑一声冷笑,“他们自身都难保!”

    傲方说完,身后的绝恋仙帝等人齐皆一笑,手中寒光一闪,纷纷祭出令人瞋目的顶级神器。

    “顶级神器!”

    五人,各自手持两把顶级神器飞剑,将所有岘仙宗弟子吓了个半死。

    “要不要比比看谁杀得多?”

    丁寒提议道。

    “好啊!”

    五人相视一笑,只不过这样的笑容在所有已经被吓呆的岘仙宗弟子眼中无异于死神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