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电影世界 > 第21章 是否提交试炼任务?【求票】
    本次的试炼任务目标,是“黄飞鸿的扇子”!

    整个宝芝林遭受火灾最严重的房间,正是黄飞鸿所在的房间!

    要是那把写满“不平等条约”的扇子被烧了,那栩枫的试炼任务就失败了!

    他将会被困在《黄飞鸿:壮志凌云》的剧情里,直到剧情结束,然后跟着所有人物一起消失!

    栩枫丢下毛巾,急急的冲进了黄飞鸿的房间。

    此时,屋子里没有一点亮光,到处弥漫着呛人的烟气。

    栩枫捂住口鼻,按照记忆中书桌位置,摸黑走了过去。

    一路上磕磕绊绊,还被绊倒了好几次,最后终于找到了书桌。

    在书桌上摸索了一番后,总算是摸到了扇子。

    “阿枫,你跑进我房里干什么?”

    屋外,黄飞鸿举着一盏煤油灯奇怪的问道。

    “师父,我在找你的扇子。”

    栩枫借着煤油灯光,快速的走了出来,手里还多了一把折扇。

    黄飞鸿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前任水师提督刘永福送给他的“不平等条约”之扇,他平常都是放在书桌上,每天展开看一眼,以告诫自己要为民众承担更多的责任。

    可而今,他的宝芝林,竟然被唐人歹徒给烧了。

    他慨叹了一声,从栩枫手里接过扇子,缓缓的展开。

    一部分扇面已经化成了烟灰,木质的扇骨也残缺不全,但还勉强能维持的住。

    栩枫连忙默启灵视询问:该任务物品是否有效?

    一行光幕随即在他面前凝聚成形:完整度超过50%,有效。

    栩枫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黄飞鸿看着残破的折扇,又看了看满身烟灰的栩枫,疑惑的问道:“你冒险冲进去,就是为了这把折扇?”

    栩枫点了点头。

    黄飞鸿抿了抿嘴,铁打一般的人竟眼眶一红。

    栩枫顿时感觉到心头一股热流涌出,暗启灵视——果然,师父的认可度达到了60%,影能点数+9了!

    还差最后一个影能点,就能升级了!

    栩枫努力按捺住自己的激动情绪,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

    黄飞鸿盯着破损的扇子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轻轻的合上,仰天叹息道:

    “我愧对刘大人的嘱托啊。”

    栩枫嘴角微微一动。

    ……不知道现在跟师父索要这把折扇,师父会不会给?

    算了,还是再等等吧,毕竟这把折扇对于师父而言,意义非常重大。

    而且,师父对我的认可度还只是60%而已,起码要到80%以上才更保险。

    “马大人到——”

    一群手执火把的兵丁闯进了庭院,列成两队站好。

    整个庭院立刻就被照得亮堂堂的。

    黄飞鸿把扇子交给栩枫,“仔细替我收好。”

    “是,师父!”栩枫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扇子来,生怕出一点纰漏。

    他的灵视自动弹出一行光态字体:“是/否提交试炼任务?”

    这就可以交任务了?

    试炼任务果然够简单啊。

    不过……马上就可以升级到2级了,现在选择交任务离开的话,怕是会错失升级的好机会。

    而且,对于宝芝林来说,现在正是最要紧的关头,这个时候离开,无疑等于是背弃。

    栩枫深吸了一口气,用灵感触动了“否”字。

    反正扇子就在手上,想要离开随时都可以,先帮宝芝林过了这一关再说!

    栩枫把扇子贴身放好,跟上了黄飞鸿的步伐。

    守御所千总马培元用锦帕捂着口鼻,满脸嫌恶的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边,还有数十名手持长柄火器的兵丁簇拥。

    即便是深夜出访,他还是排场十足,而且官衣官帽戴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黄飞鸿快步迎了上去,拱手抱拳行礼,“马大人。”

    马培元没有还礼,显然是因为深夜被打扰的怨气还没有消。

    他傲慢的环顾了一圈,嗤笑着说道:“我听说黄师傅受弗山万民爱戴,没想到,竟然还会有刁民来烧你黄师傅的家啊。”

    言下之意,你这个弗山表率也不过如此嘛。

    林世荣愠怒的说道:“烧我宝芝林的不是弗山人,而是河沙帮的人!”

    “世荣!退下!”

    黄飞鸿怕林世荣一冲动,再吼出“狗官”那样的话来,于是厉声申斥。

    林世荣攥了攥拳头,闷头退到了圈外。

    马培元用锦帕捂着口鼻,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不管是什么人烧的宝芝林,我只要黄师傅承诺交给我的犯人。黄师傅,你可是在本官面前做过保的,要是少一个犯人,我都要拿你试问——来人,把犯人带走!”

    “慢!”

    黄飞鸿皱眉说道:“马大人,我宝芝林被歹徒纵火,如此重大的案件,您作为地方父母官,难道不该先过问一下吗?”

    马培元颇为不耐烦的说道:“黄师傅,我这个官,不是给你当差的,而是给上面当差的,上面现在急着要拿人结案,你宝芝林被火烧这种小事,自然就要先放在一边了。等我处理完跟洋人冲突的要犯,再来帮你抓烧宝芝林的人吧。”

    黄飞鸿沉声说道:“不必劳烦马大人,我已经当场抓到了两个纵火犯,这两个纵火犯是河沙帮的人,他们也正是昨日在租界外冲突的主犯!马大人若是不信,一审便知!”

    马培元的眉头顿时皱紧了起来,他捏着锦帕思索了一番,“那两个人现在什么地方?”

    黄飞鸿当即说道:“世荣,带阿五阿六上来!阿苏,给马大人搬把太师椅来!”

    “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世荣把阿五阿六扔在地上,牙擦苏也给马培元和黄飞鸿各搬来一张太师椅。

    黄飞鸿对马培元做了个请坐的手势,马培元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随即歪着身子坐下。

    坐下之后,他还不忘整理一下朝珠和官帽。

    黄飞鸿一抖长衫下摆,稳如泰山一般的坐好,面沉似水的开口说道:“阿五阿六,告诉马大人,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阿五阿六最怕见官,一看到庭院里亮堂堂的火把,早就吓得抖如筛糠了,哪里还敢有半分隐瞒?

    “我、我们两个本来是犯了杀人抢劫罪,被判了秋后问斩的,但是后来有个叫霍顿的英吉利洋人找到牢头,用1000龙洋,把我们这一干秋后问斩的死刑犯的命都买了下来。”

    “于是,我们就在河老大的带领下,成立可河沙帮,专门帮英吉利人做他们不方便出面的脏活。”

    黄飞鸿问道:“昨日租界外跟商贩的争斗,是不是你们做的?”

    “是、是河老大做的,河老大也是听了洋人的命令!”阿五抢着说道。

    阿六紧接着补充道:“洋人的意思,是要把租界外十里范围,也纳入租界的领地里,所以才让我们不停的袭扰商贩!”

    黄飞鸿朝马培元看了一眼,马培元面色凝重,锦帕也不再遮掩口鼻,而是移到了太阳穴位置,反复不断的按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