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电影世界 > 第10章 ?男儿当自强!
    第二天一大早,栩枫被院子里的练武声吵醒。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此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起,而二师兄牙擦苏已经不在通铺上了。

    他哈欠连天的穿上长褂,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走出了屋子。

    院落里,黄飞鸿正在练功,牙擦苏则在一旁伺候着。

    黄飞鸿的每一招一式,都是大开大合,极具力量和气势。

    二虎潜踪、左右寸桥、虎鹤双形、分金锤、定金桥……这些只能在电影上看到的武技招式,如今被黄飞鸿本人演练出来,更是震撼无比。

    栩枫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叫了一个好字。

    看到栩枫从屋子里走出来,黄飞鸿随即收式,缓缓了吐了一口气。

    一旁的牙擦苏连忙递上一块手巾。

    栩枫这才意识到,过去习武之人非常忌讳有人偷学武功的,自己虽然已经是黄飞鸿的徒弟了,但只是中医徒弟,理论上是不能看师父练功的。

    栩枫赶紧说道:“对不起师父,我有意的。”

    黄飞鸿一边擦汗一边说道:“没什么,我也练的差不多了。”

    经过了昨天厨房事件后,黄飞鸿对栩枫的态度和善了很多。

    “走,先吃早饭吧,吃过早饭,你随我一起去洋人衙门。”说着,黄飞鸿随手把手巾扔给了牙擦苏。

    “是!”

    此时,十三姨也早已经起来,把香喷喷的早饭端上了饭桌。

    今天的早饭相比昨天的晚饭明显要丰盛的多,虾饺,肠粉,流沙包,还有一碗甜米粥。

    栩枫抓起流沙包咬了一口,顿时满脸幸福的说道:“师娘,您厨艺真好!”

    “咳咳!”黄飞鸿刚吃到嘴里的虾饺就咳了出来。

    十三姨红着脸,语气嗔怒的说道:“阿枫,这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栩枫心头涌起一道暖流来。

    哈哈!十三姨认可度10%了!影能点数+4!

    看来,关键不是叫十三姨“师娘”,而是要当着师父的面叫十三姨“师娘”才给力啊!

    “飞鸿,你慢点吃啊。”十三姨满眼柔情的帮黄飞鸿拍背。

    黄飞鸿连连说道:“别、别……让徒弟们看在眼里,成何体统,咳咳,成何体统……”

    栩枫嘿笑着别过脸去,一边吃着虾饺,一边默默的开启灵视查看十三姨的资料。

    “莫桂兰(十三姨):宝芝林女主人。”

    “技能:英语、照相、烹饪。”

    “相对等级:2级。”

    “关系:未来师娘(暂不可召唤)。”

    “认可度:10%。”

    原来十三姨的本名叫莫桂兰啊,相对等级2级……我晕,这么算起来,我竟然连十三姨都打不过?

    一定是系统搞错了,一定是的……栩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吃完早饭之后,不等黄飞鸿吩咐,栩枫就手脚勤快的跑到医疗室里,给受伤的商贩的端早饭、换药。

    伤者吃的必须清淡,所以只是点心配米粥凉茶而已。

    伤者们纷纷拱手抱拳对栩枫致谢,亲切的称呼栩枫为“阿枫师傅”。

    栩枫感受到受人尊敬的乐趣,做事的动力自然也就更足了。

    他心里一高兴,随口哼哼起了“男儿当自强”的调子来。

    《男儿当自强》,正是电影《黄飞鸿》系列的主题曲,也是黄飞鸿一生的写照。

    这首歌,作词、作曲,都是无人能及的经典所在!

    再配上歌星林子祥坚定有力的嗓音,任何人听了都能心潮澎湃,热血上涌。

    栩枫只是哼了几句,那坚定的节奏就吸引着屋里所有人竖起耳朵倾听。

    鱼贩阿良惊讶的说道:“阿枫师傅,你哼的这是什么啊?”

    “哦,男儿当自强。”

    “男儿当自强……”鱼贩阿良往凌翊身前凑了凑,“真好听!能教我们唱吗?”

    “这……”栩枫对自己的歌技向来是没什么自信的,不过一想到这样做有可能会增加认可度,栩枫就笑着说道:“好,没问题!”

    那些受伤的商贩们全都聚拢了过来,栩枫一边给他们换药,一边小声的哼唱起来:

    “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胆似铁打骨似金刚,红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誓奋发自强做好汉……”【注1】

    换完一轮药之后,那些受伤的商贩还在如此如醉的呢喃着。

    栩枫也没有打扰他们,拎着食盒药匣走出了医疗室。

    一出门,就看到已经换上一身青衫的黄飞鸿,正愣愣的站在窗外。

    很显然,刚才“男儿当自强”的歌,他也是听到了。

    歌词完全就是他的心迹啊!

    “师父?”

    黄飞鸿这才回过神儿来,语气平淡的问道:“阿枫,这首歌……真的很不错,这是我们唐人应该追求的境界和抱负,你要让这首歌流传下去。”

    “是,师父。”栩枫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好了,东西交给牙擦苏收拾吧,你跟我走。”

    两人一同出了宝芝林,只见林世荣还跪在那里。

    “师父……”林世荣恭恭敬敬的请安问候。

    黄飞鸿眼里满是心疼,但神情依然古板,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就迈下台阶,背着手从林世荣面前走过。

    栩枫冲林世荣拱手抱拳,小声的说了句“大师兄早上好”,然后就快步跟上了黄飞鸿。

    拐了一个弯,步入了长街,黄飞鸿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世荣啊,太鲁莽,太耿直了,像他这样的人,是真汉子,真豪杰,但也最容易出事情。”

    “这次不让他长长记性,他还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乱子呢。”

    黄飞鸿摇了摇头,继续背着手往前走。

    一路上,几乎所有的弗山人见了黄飞鸿都是拱手行礼,尊称一声“黄师傅”,而黄飞鸿也客客气气的还礼,毫无宗师架子。

    快走到租界领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队耀武扬威的人马挑着高幡在路中间横冲直撞。

    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撇着大腿晃着膀子走路,腰里还别着明晃晃的短刀。

    为首的一个人个头不高,脸颊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额头剃得锃亮,辫子里编着铜钱,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凶光爆射。

    不用说,这群恶徒正是河沙帮。

    那个刀疤脸,就是河沙帮的老大。【注2】

    河沙帮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大多都是省城死牢里的犯人,被洋人买通了放了出来,成立了河沙帮,专门替洋人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们扰乱市井,一来是收取保费挥霍,二来则是帮洋人做事,不让唐人在租界附近生活。

    “让开让开!迎财神了!迎财神!”

    河沙帮小弟们将避之不及的路人全部踢开,簇拥着刀疤脸大哥朝最近的一家餐馆走去。

    黄飞鸿皱了皱眉头,“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假借财神之名,明目张胆的抢劫!真是目无王法!”

    “黄师傅,你有所不知啊,这些恶徒都是河沙帮的人。”

    旁边一个乡绅模样的老者压低了声音说道:“自从洋人得了租界之后,这租界附近的地区,就成了三不管的地区,衙门不管,洋人不管,连神仙都不管。唉,我看我们这些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呐,都得搬家喽。”

    “真是岂有此理!”

    一听是河沙帮,黄飞鸿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又是他们,昨天他们打伤了菜贩,今天又来强收保费,看来不好好惩治他们一番,他们还真当弗山人好欺负呢!阿枫,跟上!”

    黄飞鸿伸手一甩长褂下摆,健步如飞的朝餐馆走去。

    “是!师父!”

    ?【注1】:“红”襟,是替代词,原词是敏感词。

    【注2】:“河沙”帮,是替代词,原词涉及真实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