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电影世界 > 第7章 我是……黄飞鸿的徒弟!
    林世荣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但“滋事”事件还没完。

    黄飞鸿把守御所千总马培元请到了内堂,又吩咐牙擦苏上茶。

    马培元端着茶盏浅抿了一口,就放下茶盏,继续让黄飞鸿把其他“人犯”交给他带走。

    黄飞鸿连连拱手说道:“马大人,这些人都只是寻常菜贩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暴徒,而且他们也没有进入租界,只是在租界边上卖菜,何罪之有呢?更何况,在这次冲突中,他们都受伤挂彩,都需要静卧治疗,你现在把他们带走,那是要出人命的啊!还请马大人能网开一面,不要为难他们了。”

    “为难他们?”

    马培元冷冷一笑,整个身体斜靠在椅背上。

    “黄师傅,不是我为难他们,是他们为难我啊。”

    “朝廷已经把那块地让给了洋人,他们还去搅扰闹事,这不是要让我摘帽子吗?”

    马培元用手指敲了敲自己头上的官帽。

    接着,他又小心翼翼的扶了扶自己的官帽,确定戴的稳当了,这才继续拿腔拿调的说道:

    “杀一儆百,以儆效尤,这是朝廷的意思。要不然的话,今天是菜贩闹事,明天就是民团造反!洋大人怪罪下来,你让朝廷怎么办?继续赔银子吗?”

    黄飞鸿痛心的皱起了眉头,“马大人,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马培元嗤然一笑,“黄师傅,听说你功夫了得,堪称一代宗师,那么本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不敢当,马大人请问。”

    马培元抬手指着堂外的兵丁说道:“像他们这样的,你一个人能打几个?”

    黄飞鸿犹豫了一下,一时间拿捏不准马培元的意图。

    马培元笑道:“本官只是好奇,黄师傅但说无妨。”

    黄飞鸿沉声说道:“三五个应当不成问题。”

    这实际上是极度谦虚的说法,以黄飞鸿的绝技和经验,一个人同时对付一十二人不成问题。

    只是,黄飞鸿不明白马培元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马培元眉头一挑,冷笑着问道:“黄师傅你这么厉害,能打得过洋人吗?”

    黄飞鸿身形微微一震,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论搏击,他当然打的过洋人。

    洋人不过是比唐人吃的更好,身体更健壮罢了,骨骼结构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马培元的问话,显然不是在说搏击,而是在说战争。

    偌大一个清廷,被几艘坚船利炮就给打开了国门,几乎每一年都在签订不平等条约!

    国力如此,一个武师,空有一身的本领,又能如何?

    他无法靠拳头打败一支洋人军队,也无法靠教人习武来唤醒这个沉睡的民族。

    光靠他一人,是救不了国的!

    这才是最最痛心的地方!

    黄飞鸿的拳头在桌子底下暗暗的攥紧,古板的脸上浮现出难以掩饰的痛苦之色。

    马培元冷笑一声,“黄师傅,你我都是小人物,改变不了什么的。我是当差的,你是卖药的,咱们还是各安其职吧——来人,把人犯带走!”

    “慢!”

    黄飞鸿站起身来,浩气凛然的望着马培元,“马大人,您说的对,我黄飞鸿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使命。”

    “您要抓人,我不能拦着,但我请您宽限几日,让我帮他们把伤治好再说。我以我的身家性命保证,他们绝不会逃走。”

    马培元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黄师傅,你何必为一些阿猫阿狗作保呢?”

    黄飞鸿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拱手抱拳说道:“还请马大人成全!”

    马培元捻了捻脖子上的朝珠,微微思索了一番后说道:

    “黄师傅是弗山的表率,既然黄师傅作保,本官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那就让这些人犯先在你宝芝林养伤,三日之后,不管他们是否伤愈,你都必须将他们送到守御所衙门里。否则,我拿你是问!”

    “如此,多谢马大人!”黄飞鸿躬身行礼。

    马培元这才冷傲的站起身来,对手下说道:“找两个机灵点的人守在宝芝林外,免得人犯逃走坑了黄师傅!”

    “是!”

    马培元带着兵丁走了,黄飞鸿二话不说,继续去医疗室救治伤者。

    一直忙活到天擦黑,给所有伤者都消完毒换了两次药之后,黄飞鸿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黄师傅,都是我们不好。”

    “黄师傅,你放心,我们明天就去守御所衙门坐牢,绝对不连累黄师傅!”

    “对!我们绝不连累黄师傅!”

    受伤的菜贩们个个面色坚决,黄飞鸿不光救了他们,还用身价性命为他们担保,他们岂能狼心狗肺?

    黄飞鸿按住一名正要起身的伤者肩膀,示意他躺好不要乱动。

    “大家稍安勿躁,要先把伤养好,此事是洋人在幕后兴风作浪,明天我会去洋人总督府斡旋,请大家相信我黄飞鸿。”

    众人齐声说道:“谢谢黄师傅!”

    这是何等的威望啊!

    站在一旁的栩枫心里满是触动。

    所谓一代宗师,真不是靠拳头打出来的,而是以德服人!

    “阿枫。”

    “在,师父。”

    “去吩咐阿苏今天多做一些饭菜,尽量清淡少盐。另外,再去我的厢房里,给我取一套干净的长褂来。”

    “是,师父!”

    栩枫转身离开了医疗室,在后厨里找到了二师兄牙擦苏,把师父的话交待了一遍。

    紧接着,栩枫又来到了黄飞鸿的卧室,在衣柜里翻腾了一番,找到一件青色的干净长衫。

    刚桌上摆放着一把折扇。

    栩枫心脏突的一跳。

    黄飞鸿的扇子……试炼任务目标就在眼前!

    他屏住呼吸走到书桌前,轻轻的拿起折扇,缓缓的打开扇面。

    这是一把普通的纸质折扇,但却又不普通。

    扇面上写满了清廷迄今为止跟列强签署的各种不平等条约,每一条条约,都是触目惊心。

    这把扇子,是水师提督刘永福在离任前送给黄飞鸿的,用意是让黄飞鸿记住这些国耻,有朝一日,能将扇子上的这些不平等条约全部抹除。

    所以,这是一把意义非常重大的扇子。

    栩枫集中灵感询问:这把扇子是否是试炼目标?

    灵视光态字体随即在他眼前凝聚:是。

    拿走这把扇子,试炼任务就算完成了,而且还能避免明天跟黄飞鸿一起去洋人总督府涉险……

    这试炼任务还真是简单啊。

    但是,不告而取是为偷,更何况,自己答应了师父要给他做翻译的。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应该堂堂正正的获取,更应该说话算数!

    我是……黄飞鸿的徒弟!

    栩枫深吸了一口气,把到手的扇子放回原处,只拿了青衫就往外走。

    刚要出门,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娇呼:

    “飞鸿,我回来了!世荣为什么跪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