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电影世界 > 第6章 ?林世荣
    上午九点以后,宝芝林陆续有病人前来问医。

    栩枫作为黄飞鸿唯一的医术弟子,自然要站在一旁学习。

    来看病的大部分都是穷人,而黄飞鸿不但不收他们的药费,反而亲手把药称好包好,并详细写明了煎熬方法。

    栩枫说道:“师父,这种抓药的事情,以后就交给我吧。”

    黄飞鸿头也不回的说道:“诊病抓药,关乎性命。一条人命,就是一个家庭的天,万万马虎不得。师父倒不是不信任你,只不过你才来半天,很多药名你都还没记住呢,再练练吧。”

    “是,师父。”栩枫恭恭敬敬的说道。

    黄飞鸿行医这么多年,始终对医生这一行保持着敬畏之心,真是让栩枫太钦佩了。

    “对了师父,天气有点闷热,要不我给您扇扇子吧?”栩枫灵机一动,趁机说道:“您的扇子放在哪里了?”

    黄飞鸿沉声说道:“要什么扇子?万一有的病人不能受风受凉,那岂不是害了他们?”

    “哦。”

    看来,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啊。

    栩枫随即静下心来,认真的看师父如何治病救人。

    虽然暂时学不成武艺,但学好医疗,在未来的电影世界中也将是大有用处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伙人冲进了宝芝林。

    为首的是一名一身膘肉的壮汉,短褂打扮,半敞着怀,脸色红堂堂的,长辫子盘在脑袋上——十足的莽夫模样。

    “师父!师父!救人啊!”

    他的吼声震得窗棂嗡嗡作响,奔跑过来的时候,整个地面都像是在敲鼓一样。

    不用说,此人正是黄飞鸿的大弟子,林世荣。

    林世荣别号猪肉荣,是在菜市场卖猪肉的。

    他小时候得了一场怪病,整个瘦到皮包骨,眼看就要不行了,结果吃了黄飞鸿一个月的药,就完全康复了。

    于是,从那时候起,林世荣就拜黄飞鸿为师,从小练习洪家拳的基本功。

    黄飞鸿坐诊经常不收诊费,还反搭上不少的药材,宝芝林能维持十几年还没有关张,几乎都是靠林世荣卖猪肉来贴补的。

    “世荣?怎么回事?”

    黄飞鸿见事态紧急,立刻站起来迎了出去。

    “师父!我们正在租界外卖菜,突然冲出一伙自称河沙帮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们这些菜贩大肆砍杀!”林世荣说到怒处,狠狠的一跺脚,宝芝林的青砖立刻碎了三块。

    数十个伤者被紧急抬送了进来,栩枫赶紧招呼他们放到内室里。

    黄飞鸿简单检查了一下,沉声对栩枫说道:“去把消毒水和金疮药拿来。”

    “是!”栩枫快速的奔向药柜。

    消毒水并不是传统中医的药物,宝芝林之所以有这种西医的东西,显然跟十三姨的潜移默化分不开,这也说明黄飞鸿在医学方面的确是没有什么门户之见的。

    黄飞鸿优先给伤重者清创缝合治疗,他的手法精湛,在配合上祖传的金疮药,很快就将这些伤者的病情控制住了。

    栩枫跑前跑后的帮师父拿药换药,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疲累。

    林世荣坐在椅子上气鼓鼓的喘着粗气,“那个河沙帮分明就是洋人找来的!洋人抢了我们的地,现在又打伤了我们的人,我要找他们报仇!”

    说着,林世荣就要往外冲。

    “世荣!站住!”黄飞鸿怒斥道。

    林世荣不服气的吼道:“师父!别拦着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混账!”

    黄飞鸿怒道:“习武之人切忌逞能!跟洋人交涉的事情由我来做,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林世荣忿忿的说道:“洋人在我们的土地上作威作福,清廷的狗官们连个影子都看不见,这、这还是我们的国吗?”

    说着,他这么一个壮汉竟然抹起了眼泪来。

    栩枫心有触动,很想去劝慰一下这位热血的大师兄,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生逢乱世,国弱民哀啊。

    “黄飞鸿在吗?”

    一声官腔厉喝,宝芝林的大门就被清廷兵丁粗暴的推开。

    数十名手持洋枪的兵丁簇拥着一名面白无须的官员走了进来。

    那官员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脖子上挂着长长的朝珠,官帽戴的端端正正,马蹄袖也拢得整整齐齐。

    他手上还捏了一方锦帕,用锦帕掩住了口鼻,满眼的嫌恶,仿佛是来到了猪圈鸡舍一样。

    等身边的火枪兵丁列队完毕后,他才瓮声瓮气的说道:“哪个是黄飞鸿?”

    黄飞鸿抖了抖前襟,整了整衣领,坦然的迈步上前,“在下就是黄飞鸿。”

    他的大褂上满是血污,声音也不高,但丝毫不掩其宗师气质。

    那官员轻蔑的瞥了黄飞鸿一眼,“黄师傅,我是新上任的守御所千总马培元,从五品官职,今天一上任就听到有刁民在租界外滋事,因此特来拿人。”

    林世荣暴怒道:“我们滋事?分明是洋人占了我们的地,还雇河沙帮来赶我们!你们不管我们也就罢了,还帮着洋人来拿我们?”

    马培元冷傲的说道:“是非曲直,本官自有定论——来人,统统给我带走!”

    林世荣一抖身上的横肉,攥着拳头怒目圆睁,大喝一声:“我看谁敢!”

    旁边的民团壮丁也都抄起了家伙,一场大战眼看就要引爆了。

    马培元勃然大怒,“区区刁民,以下犯上,你们想造反不成?”

    说着,他收起锦帕,从腰间拔出一支短柄火枪来。

    “啪!”

    黄飞鸿一巴掌打在林世荣的脸上,林世荣壮硕的身躯趔趄了三步,瘫倒在地。

    这一下着实不轻!

    林世荣自幼跟随黄飞鸿习武,外功横练基础很强,一般的拳脚功夫很难伤他。

    但在黄飞鸿的面前,他的这点外功横练根本就不算什么。

    “孽徒!”

    黄飞鸿对着林世荣怒骂道:“给我滚出去跪在外面反思!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准起来!”

    林世荣满脸委屈的说道:“是,师父。”

    马培元还想阻拦,黄飞鸿却拱手抱拳说道:“马大人请息怒,世荣顶撞您,是我教徒无方,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世荣!你还不给我滚出去?”

    黄飞鸿好歹也是前任水师提督刘永福的朋友,水师提督可是从一品的官职,算得上是封疆大吏了。

    再加黄飞鸿在弗山当地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相当尊崇,马培元又不是傻子,既然黄飞鸿主动求情,他也不好强来。

    马培元冷哼了一声,把手从短柄火枪上移开,斜着眼瞥了林世荣一眼,“算你走运,有个好师父。”

    挨了师父一巴掌,却避免了被官差抓走虐打,林世荣自然是知道师父良苦用心的。

    他不再给师父惹麻烦,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走到宝芝林外面,规规矩矩的跪在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