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电影世界 > 第3章 宝芝林
    阿宽?送叉烧包给黄飞鸿师傅?

    巧了么这不是?

    梁宽可是《黄飞鸿:壮志凌云》中的重要角色,后期经过一番波折之后,终于如愿的成为了黄飞鸿的徒弟。

    不管这个伙计是不是真的阿宽,既然他要去给黄飞鸿送叉烧包,那么只要跟着他,不就能找到黄飞鸿了吗?

    栩枫心中暗喜,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站在一旁观察了起来。

    “来了来了!”

    一个穿着粗布大褂,满脸黑炭炭的伙计从里屋兴匆匆的跑了出来。

    平时的阿宽,绝对不会这么勤快,但是一听要去给黄飞鸿师傅送叉烧包,他就来了精神。

    他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不高,但是身形矫健,双目有神。

    他的大褂明显有些不合身,下摆过长,衣襟上还有好几处破损,补丁缝补的也不够仔细,但这都不能遮挡住他脸上的兴奋之情。

    他把沾有油渍的手胡乱的在大褂上抹了几把,然后才接过了摊主包好的食盒。

    “快去快回!别偷懒!”摊主说道。

    “知道了。”

    “记住,告诉黄师傅,这是码头陈福送给他的,感谢他的妙手回春!”

    “知道了!”

    阿宽掂着食盒健步如飞,眨眼就窜到了街角。

    黄飞鸿在弗山百姓心中的地位还真是高啊……栩枫一边心中赞叹,一边急忙追了上去。

    现在的情景,跟《黄飞鸿:壮志凌云》的开场剧情完全不同。

    “壮志凌云”里的阿宽并不是这么年轻的,也不是早餐摊的伙计,而是跟着戏班走南闯北的,但是,想到这里是“世界”,而不是刻板的重复“电影剧情”,栩枫心里也就理解了。

    一部好的电影,要把故事压缩在两个小时之内,因此要求每一个镜头都必须讲究戏剧冲突性。

    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导演的喜好,演员的名气和演技等等外在因素。

    而真正的生活,却不止是短短两个小时,也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发生戏剧冲突的。

    要在电影世界里赚取额外的影能点数,那就要融入这个世界,把这个世界当成真正的生活,把自己当成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

    栩枫跟了阿宽十几分钟,一路上穿街过巷,沿途的路人纷纷对他穿着打扮指指点点。

    这无疑给跟踪阿宽增加了难度。

    更麻烦的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标准宅男,栩枫发现自己的体能竟然远远不如一个看似营养不良的小伙计。

    要是能升级的话,一定要先在耐力上加几点。

    栩枫擦了擦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刚拐过一条狭窄的小巷,就发现阿宽不见了。

    “找我呢?”

    阿宽出现在栩枫的身后,手里还攥着一块青砖。

    “你这个假洋人跟了我一路,莫非是想抢我的包子?”

    阿宽的眼神变得凶恶起来,整身体也弓起绷紧,就像一只准备狩猎的猛兽一样。

    栩枫倒退了三步,讪笑着解释道:

    “阿宽你误会了,我是要找黄飞鸿的,但我不认识路,听到你要去给黄师傅送叉烧包,我就跟着你走了。”

    “还有,我不是假洋人。”栩枫强调道。

    阿宽的眼睛在栩枫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一会儿,看得栩枫都有些不自在了。

    “哼,看你也不像那些假洋人。”

    阿宽扔掉了手中的板砖,把沾灰的手往大褂上抹了抹,弓起的身体也同时放松了下来。

    “那些假洋人个个有钱有势,平时都扬着鼻尖看人的,而你,一点仗势欺人的感觉都没有。”

    “对了,你找黄师傅干嘛?”

    “我想……拜师。”栩枫诚恳的说道。

    系统的试炼任务是“获得黄飞鸿的扇子”,而拜师就是接近黄飞鸿最好的办法。

    当然,栩枫也是诚心想要拜黄飞鸿为师的,毕竟要在危险的电影世界里行走,没有点防身武技怎么行?

    黄飞鸿的洪家铁线拳、五郎八卦棍、无影脚,那都是数一数二的绝技。

    随便学会一种,在电影世界里的生存力就能大大的提升。

    阿宽皱眉瞥了栩枫一眼,咧嘴笑道:“你也想要拜师?不行,要拜也得我先拜,这样以后你就得叫我师兄了!”

    栩枫问道:“你不是去送包子吗?”

    梁宽眼睛里射出两道精光来的,“哼,我梁宽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能一辈子都给人打工?”

    栩枫笑道:“行,那你先拜。”

    “你还挺上道的嘛!走吧!”

    阿宽重新食盒,带着栩枫往宝芝林的方向走去。

    阿宽大步流星的走,栩枫则需一路小跑的跟随。

    阿宽时不时的回头瞥栩枫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勾起的嘴角上挂着再明显不过的讥笑。

    栩枫心里颇有些无奈。

    穿过喧闹的街市,大概又走了十几分钟,一处古朴洁净的院落就出现在了栩枫的面前。

    门框匾额上写是三个烫金大字:宝芝林。

    朱漆大门的两侧挂着一副楷书对子:宝剑腾霄汉,芝花遍上林。

    这是既要用宝剑匡扶正义,又要用医术治疗世人的意思。

    黄飞鸿果然是侠者之心啊。

    栩枫抬头仰望着匾额,内心不禁涌出了无限感慨。

    阿宽抢先一步窜了进去,一进门就大声嚷嚷道:“黄师傅!黄师傅!我要拜师!”

    “嚷、嚷、嚷什么嚷!”

    一个穿着短褂打扮,牙齿龅突出来的年轻人快步走了出来。

    “师傅他、他、他在会会会客呢!你们、等、等着吧!”

    他有些口吃,一着急说话就更结巴了吧。

    牙擦苏……看到那标志性的龅牙,栩枫一下就对上号了。

    “等、等、等、等着吧!”阿宽忍不住讥笑道:“就你这样的,也能做黄飞鸿的徒弟?那看来我更没问题了!”

    “你你你——”

    牙擦苏气得满脸通红,但是越着急,就是说不出话来。

    阿宽学着口吃的样子讥笑道:“你你你!”

    牙擦苏气不过去,一招“大仙拱手”,抱拳就朝阿宽面门打去。

    大仙拱手是铁线拳第八式,讲究的出手快准狠,毫不拖泥带水,而且动作类似于拱手问候,所以极具欺骗性。

    牙擦苏的技巧显然还不够火候,但对付阿宽这样的小伙计完全够用了。

    阿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个趔趄,顺手将手中装有叉烧包的食盒砸向了牙擦苏。

    牙擦苏抬起右臂一挡——

    哗啦!

    坚固的食盒竟然被轰了个粉碎!

    “哇!”阿宽惊呼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龅牙仔竟然这么厉害。

    这要是挨上一拳,非躺上个十天半月不可。

    阿宽的眼里的轻蔑也骤然消失了。

    “外面吵什么!”

    内堂里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喝问声,紧接着,堂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粗布长褂,满脸古板,神色内敛的中年人赫然出现。

    目光一触,栩枫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

    即便这中年人神色内敛,栩枫也能感受到对方强悍的一代宗师气息。

    这必然就是黄飞鸿无疑了!

    只不过,他比电影里的黄飞鸿要年长不少,电影里的演员只有二三十岁的样子,而这个世界里的黄飞鸿,此时却是四五十岁的模样。

    牙擦苏正要解释,就见黄飞鸿沉声对内堂里的客人说道:

    “我听不懂诸位的洋文,十三姨又去了同文馆,要不然几位先回去,明天再过来吧。”

    说着,黄飞鸿背在身后的手就腾出来一只,做了一个简短有力的“请”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