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18章、绝人之路
    “哐当”一声,丁修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刚撞进了这间屋子,当下便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朝门外的陈佳凝喊道:“快进来。”

    陈佳凝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丁修赶紧将门关上,并把门边竖着的铁扣扣死。这样一来,门就从里面被锁上了。

    两人脸上都是绝境逢生的喜悦,刚才幸好铁扣门没卡在门上,不然丁修绝对不可能一下就撞开了这道门。

    丁修靠着门坐了下来,胸膛不停地上下起伏着。等缓过神来,他看到这间屋子仍不是最终的出口,在他的对面,还有一道巨大的铁闸。

    “铁闸的背后就是出口吧。”丁修喘着气,脸上露出无奈地笑容,“可惜我们只能走到这了。”

    “不一定。”陈佳凝走到铁闸旁边,用手电筒照着附近的地方。

    和两人一墙之隔的走廊里已经挤满了丧尸,它们如潮水般挤到门前,并且在后续的推力下,不停地挤压着那道铁门。

    门后的铁扣在“呜~”的一声长音中开始慢慢变形,丁修见状赶紧用身体顶在门上。

    “完了。”一个绝望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他知道自己下意识地行为只是在做无用功,因为挤压到门上的力量可以让铁扣变形,这就不是单个人的力量能顶得住的。

    但丁修不这么做的话他还能做什么?等死吗?他不会选择等死,即便等会门被挤开了,他仍会继续战斗。

    哪怕自己手无寸铁,只要还没倒下,就不会让那些丧尸伤害到陈佳凝。

    “丁修,我能打开这道铁闸!”陈佳凝突然朝他喊道。

    “什么?”丁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铁闸明明有数吨之重,陈佳凝竟说自己可以打开它。

    “它的开关在这,不过要先启动里面的电力系统。”陈佳凝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手表,在侧面按了一下,让表盘翻起。

    “门可以支撑多久?”她又问道。

    “最多几分钟。”丁修已经感到门框似乎有些松动。

    “知道了。”陈佳凝点了点头,目不斜视,手指在手表上飞速地摆弄起来。

    她从手表底部抽出支架,将它立在地上,手表的表盘中间旋开之后出现了一个小孔。

    几秒种后,小孔中有一束光投在对面的墙壁上,那里立刻出现了电脑屏幕中才有的画面。

    一根细线被从表盘内抽了出来,在它被连接到墙上的开关里面之后,陈佳凝便盘腿坐在地上,手指又在支架旁边的一个按钮处按了一下。

    手表的底部弹出一道红色光,她的面前一下子就多了一副键盘。

    键盘只是红光在地上的投影,不过陈佳凝的手指敲击在这些按键的投影上时,对面墙壁上的画面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丁修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女孩刚才的动作就像是魔术师在变戏法一样。

    “这是什么……手表?”

    “我自己发明的微型便携式电脑,不用的时候可以伪装成手表。”陈佳凝头也没抬,手指继续在红光中翻飞起舞,“幸好把它藏在包里,不然之前就被那些坏人给搜去了。”

    “太神奇了。”感慨之余,丁修便没再继续说话,他怕打扰到陈佳凝。

    门框又松动了一下,陈佳凝敲在虚拟键盘上的手指动得更快了。

    ……

    秒钟才走了一百来下,但时间却仿佛过去了很久。就在丁修顶住的门发出“哐当”一声时,铁闸旁边的开关也亮了起来。

    门框在挤压中已经摇摇欲坠,丁修顶着门的身子绷得笔直。他身上的肌肉隆起,已经进入了充血的状态。

    挤压在门上的压力被他分担过去一些,但这还远远不够。

    好在铁闸已经开了。

    闸门缓缓升起,一股冷风夹着沙粒吹了进来。

    “丁修,我们可以走了。”陈佳凝朝门边的人喊道。

    “你走吧,我不能走。”丁修说话的神色颇为吃力,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我一动这门马上就会塌掉。”

    见陈佳凝站着不动,丁修朝她吼道:“走啊。”

    “是我连累了你。”女孩鼻子一酸,长长的睫毛上便挂上了泪珠,她的贝齿轻咬住嘴唇,身子因为抽泣微微抖动着。“你不走,我绝不走,那一起死在这里吧。”

    陈佳凝的手摸到了脖子上的项链,手指轻旋它的下半部分。

    项链中有一个小装置,这是一个自动定位加报警的设备,也是她的发明之一。

    陈佳凝知道自己启动这个设备之后,远在辉煌城的家人会收到自己遇险的信息。

    当然家人赶来的时候肯定已经来不及救自己,但起码自己的死因会让他们明了,而不至于被有心之人拿去偷偷做文章。

    见陈佳凝铁了心要留下陪自己赴死,丁修在难过之余也有些感动。

    门上的铁扣在一声脆响当中崩飞了出去,门终于塌了。

    丁修像一只离弦的箭,朝着陈佳凝“飞”了过去。身后的尸群如潮水般涌入这个房间,更多的丧尸被卡在门口,它们张牙舞爪般争先恐后地想要朝前方扑来。

    刚才的变故发生得太快,虽然知道门会被挤塌,但女孩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根本没做任何逃跑的准备。

    她正呆立着,被突然涌入的尸群吓得不知所措。

    丁修冲至陈佳凝身边,一把将她扛在肩上,身影几步之间已经来到了铁闸门外。

    外面的世界正是沙漠中的夜,头顶圆月如灯,但四周并不是绵延的沙丘。

    丁修的眼里出现了一座城市的模样,但举目间视野中尽是残桓断壁。

    丁修不知道这里是哪,但身后追逐而至的脚步声让他不敢停留下来。他扛着陈佳凝继续朝前奔跑着,直至来到一座断桥前。

    断桥是立交桥的模样,但是中段的大部分都已经腐朽并断裂。丁修被追至断口处,左右逃生无路,只能选择往前跳下去。

    “抓紧我。”丁修沉声说道,在身后的丧尸扑上来之前,从桥上的断口处一跃而下。

    身后追来的丧尸刹不住脚,你推我挤之间掉下去不少,尸群终于停止了追赶,有些丧尸回到闸门内,有的则继续留在外面。

    丁修并没有直接跳到底下,他使了个巧,跃下的时候一只手抓住桥面,将身体荡到桥面下的夹层当中。

    桥上的丧尸都以为他和陈佳凝掉下去了,一些被挤下去的丧尸在桥底寻找着,全然不知道他俩究竟去了哪里。

    夹层中的空间很大,只是高度不高,丁修和陈佳凝躲在里面需要坐下来缩着身子。

    丁修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桥下,朝陈佳凝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陈佳凝明白他的意思,两人躲在夹层中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周围只有呼呼地风声,空气的流动也带走了白天太阳留下来的热量。

    沙漠的夜很冷,感觉到陈佳凝的身体在发抖,丁修将胳膊环至她的肩旁将她抱住。

    过了一会,陈佳凝的双手也环住丁修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前渐渐睡去。

    女孩太累了,今天整整一天的时间都花在逃命的路上,沙尘暴,龙卷风,甚至研究所里的尸群纷沓而至,她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

    夜晚的低温让陈佳凝被困意包裹,为了不让她受凉,丁修抱着她入睡,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拦在外面,替她挡住夜里的寒风。

    天亮时分,当阳光照在丁修的脸上时,他醒了过来。

    躺在身旁的女孩仍在熟睡,样子像极了一只安静乖巧地小猫,即便天亮后气温开始回升,她仍蜷缩着身子,睫毛微颤。

    清晨的阳光洒进了立交桥的夹层,也洒遍了周围的大地。昨天夜里看到的这座残破的城市,如今都沐浴在一片金色当中。

    桥底下都是当初桥面裂开后掉下去的巨石,附近的路面上满是黄沙堆砌的小丘,路边的电线杆被埋住了脚,旁边还能看到报废汽车的躯壳。

    这是一座城市,或者说这里原本是一座城市。

    视野内高楼林立,但每一座大楼都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裸漏在外的钢筋比比皆是,远远望去,连墙壁本身似乎都被染上了锈色。

    有的楼房塌掉了一半,也有半倒未倒、架在其他楼房上的大楼。

    丁修的世界原本只有沙漠中的那处营地,眼前的画面在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名叫震撼的东西。

    桥底下有几个活物在动,那都是昨晚掉下去的丧尸。丁修趴在夹层的边沿,开始思考接下来出路的方向。

    没过多久,陈佳凝醒了,因为阳光照在身上开始发热。

    女孩醒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丁修,这让她十分安心。

    “丁修。”陈佳凝向他打招呼道。

    “嘿,你醒了,感觉精神了点吗?”

    “好多了。”对于来自丁修的关心,女孩很是受用,她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算是来自清晨的问好。

    “这里是一座城市!”清醒之后,陈佳凝也注意到附近的情况,不过和丁修不同,她只是稍稍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死城。”在短暂的观察之后,女孩给这里下了定义。

    “这里还有活物呢。”丁修笑着提醒她道。

    “丧尸!它们怎么在桥底下?”陈佳凝顺着丁修指着的方向望去,看到底下几个游荡的身影。

    “哦,我想起来了。”她拍了下脑袋,似乎刚刚才回忆起昨晚发生的情况,“我们是被它们追到这里来的,对吧?”

    丁修点了点头。

    “我们该怎么办?我是说,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陈佳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