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11章、老铁酒吧
    陈建森向丁修讲述了一些张志雄的事迹以及国家的过往,回忆也让他自己心生感慨。

    “那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

    人类曾经在极地的朗伊尔城缔结成统一的命运共同体“蓝星联盟”,大家致力于共同抵抗肆虐地球的丧尸以及病毒。

    可惜联盟只维系了短短十多年的时间便土崩瓦解,它的成立是基于某位伟大学者的一个谎言,它的解体则是因为这个谎言过早地被发现。人类的私心重新抬头并且泛滥,而且这十几年中突飞猛进的基因技术也给了他们狂妄的资本。

    核战争开始,世界瞬间变成一片荒芜,但是人类手中还有基因武器,战争仍未停止。

    是的,战争仍未停止。

    想到这,陈建森的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也为张志雄有些惋惜。

    作为从四十年前那场灾难中熬过来的老兵,张志雄原本可以坐享更加体面的生活,因为他的那些战友如今个个都身居高位,只有他一个人跑到这边远地区来吃沙子。

    “这个‘犟’老头啊……”陈建森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对张志雄不去大城市当官,而跑到边防军中待着的缘由非常清楚。

    让陈建森心痛的战争不仅仅只存在于枪炮轰鸣的战场,在那些大人物们围坐的桌子上,刀光剑影也如电闪雷鸣般激烈异常。

    张志雄反感政客们的虚伪,所以执意要回到军营中继续快意人生。

    陈建森劝过他,但劝不动,所以就陪着他一起留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车窗外终于出现了一些绿意。两人一路聊着,话题又转到了丁修新获得的异能上。

    “异能得通过实战去锻炼,只有这样才会越来越强。”陈建森说道:“我带你出来,是开拓下你的眼界,在异能的提升上,你还得多靠自己努力。

    丁修点了点头,心想自己昨天可不就练过。

    “还记得那天我跟你说过的吗?异能“专注”配合异能“狂化”一起战斗,可以发挥出1+1大于2的作用。”

    “那我该怎么样才能获得狂化异能?”丁修问道,他昨天在和吴莫等人的战斗中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特殊能力为自己带来的提升效果,听陈建森将狂化和专注搭配使用说得这么牛,心里不由得有些痒痒。

    “看你的造化了。”陈建森笑了笑,“异能这种东西,本就可遇而不可求的。因为变异生物体内能够凝结出晶核的概率很低,晶核再赋予人类异能的概率就更低了。”

    “当然还有一个途径。”见丁修有些失望,陈建森继续说道。

    “什么途径?”丁修有了专注这项特殊能力,获得狂化异能就成了他迫切想要实现的下一个目标,所以对陈建森提到的另一种途径非常好奇。

    “通过修改基因的结构可以植入部分异能,狂化就是其中之一。和晶核赋予人类异能的方式不同,通过修改基因结构的方式没有概率之说,它是定向植入,但这个途径需要非常高的科技手段和数量繁多的改造材料。”

    “那……”

    陈建森知道丁修想说什么,他摆了摆手,“我没有那个本事,而且营地里也没那个条件。”

    “陈叔,哪里才有?”丁修失望之余仍不甘心,又继续问道。

    “外面的世界肯定会有,那些大的城市。所以我让你有机会的话,多去大的地方看看,去走一走,瞧一瞧。”

    “我明白了。”丁修点了点头。

    他原本对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什么兴趣,但陈建森在车上的一番话让他心里有所触动。

    再加上狂化异能的吸引,丁修比较保守的思想开始发生了变化。

    “芦墟镇快到了。”陈建森已经看到了远处城镇的影子,他转过头朝丁修说道:“等会我去找镇上的治安官有点事,你就自己在镇子上逛逛。”

    “嗯。”丁修应道。

    芦墟镇的格局不大,甚至有些连接外面的道路都缺乏修缮。但这里已经是周边地面上最好的城镇了,而且镇上的人口要比附近其他地方多上许多。

    经历过灾难和战争之后,人类的数量锐减,曾经在基建能力上笑傲全球的格瑞尔斯,如今也只能将能力发挥到首都圈附近的几座大都市中。国家无力顾及到偏远地区的城市,更不用说靠近边界的一些乡镇了。

    基建设施的缺乏也让偏远地区的通讯以及交通条件倒退了数十年,如果放在以前,陈建森要办的这些事恐怕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但是现在他只能花上一两天时间亲自跑上一趟。

    镇上的居民都是因为丰富的地下水资源而聚居在这里,经过十数年的辛苦劳作,让这座小镇比之创建之初有了大不同的气象。

    车轮碾过地上的尘土,车子在镇政府的大楼前停了下来。

    说是大楼,其实不过是一座两层高的水泥房子,镇上的治安官以及公职人员都挤在里面办公。

    “哎呦,老陈,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陈建森和丁修刚从车里下来,就被从二楼走廊上走过的一名男子看到。

    那名男子一边热情地朝陈建森打着招呼,一边往楼下赶来。

    “卢志成,芦墟镇的治安官。你去逛逛吧,我和卢镇长说点事情。”陈建森介绍道,接下来他还有不少事要和这位治安官协商,便让丁修去自由活动。

    卢志成来到楼下,陈建森也迎了过去。

     “那位是?”卢志成和陈建森握了握手,又递过一支卷烟,目光朝着刚刚离开的丁修望去,。

    “丁修,我们营地第四小队的队长。”陈建森接过烟夹在耳朵上,“我让他去忙自己的事了。”

    “年少有为啊。”卢志成夸道,他见陈建森把丁修带在身边办事,知道这个年轻人应该很受重视。“咱们上楼去说话,这边请。”

    丁修走在小镇的路上,一晃几年没来过这里,周围的环境让他有些陌生。

    “酒吧在哪?”丁修记着陈建森的话,到了镇上第一件事就是找酒吧这种地方看看能不能招到兵。

    朝前走了一阵,路边都看不到挂着酒吧招牌的店铺,丁修拉住一个路人打听起来。

    “这里只有‘老铁酒吧’,在镇子的南边。”过路的人帮丁修指了下路,丁修道过谢后就朝着那边找了过去。

    酒是粮食富余的产物,偏远地区中,并不是哪个城镇里都有酒吧的。

    芦墟镇的老铁酒吧在周边这片区域里比较有名,丁修没来过这家酒吧,当他找到酒吧的招牌时,迟疑了好久才终于推开门走了进去。

    和外面街道上的喧嚣不同,酒吧里的环境是另一种嘈杂。

    重金属的音乐夹杂着劣质烟的气味让丁修有些不适,他绕过端着酒盘游走在客人之间的女郎,找了个过道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帅哥,要点什么?”丁修刚刚坐下,附近就有一名衣着暴露的女郎走了过来甜声问道。

    见丁修是新面孔,女郎朝他露出暧昧的笑容,“酒,或者人都可以点哦。”

    “我不会喝酒,就坐一会。”丁修礼貌地回以一个微笑,目光开始朝周围喝酒玩乐的客人们打量起来。

    他从没来过这种场所,只是按陈建森的建议来看能不能招到兵。

    见丁修什么都不点,女郎立刻收起了笑容,沉着脸离开了,走之前还小声地嘀咕了一声:“来酒吧居然说不会喝酒,真是笑话。”

    丁修对女郎的吐槽不为所动,因为他真的不会喝酒,只是不懂酒吧的规矩而已。

    女郎回到吧台那和里面的酒吧仔说着什么,又朝丁修指指点点。丁修没看到这一幕,他的目光正落在附近一位客人的身上。

    刚才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将手伸进了这名客人的衣服,并从里面悄悄摸出了一个钱袋。

    “小偷!”

    丁修准备冲上去将贼给抓住,不过转念一想,这里不是边防军的营地,他担心会给陈建森惹麻烦,便按捺住心里的冲动。

    拿到钱后,那人赶紧朝外走去,经过丁修的身旁时,丁修的手指也在他的衣兜边蹭了一下。

    先前那名客人的钱袋已经从小偷的身上转移到了丁修手里,小偷却浑然不知,而是急匆匆离开了酒吧。

    丁修等小偷走后,他站起来走到那名客人身旁,接着将从小偷身上顺来的钱袋丢在地上,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你东西掉了。”

    喝得半醉的客人抬起头朝丁修望了一眼,接着俯下身去捡起地上的钱袋,“老子的钱袋怎么掉地上了?”

    他嘟囔着,嘴里也没个谢字。

    酒吧的气氛对于不习惯这里的人来说是压抑的,可是丁修要为小队招募合适的士兵,所以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在周围的客人里寻找。

    周围那些衣着性感的女郎再也没有过来“打扰”过丁修,因为来酒吧里连酒都不点的家伙,身上势必不可能抠得出油水。

    “人生短短急个球,不醉不罢休,左边我的美人,右边也有妞。”酒吧的一侧,公鸭嗓子唱出的歌声传了过来,即使曲调已经找不到北,但是陪在唱歌男子身旁的姑娘们却一个个都奉承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