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10章、芦墟镇
    感谢 东篱下i 的10000纵横币打赏!感谢!今日份的加更。

    ————————————————————————————

    “第七小队的人还没回来?”张志雄这已经是第三次朝门口的军士询问了。

    “没……我问过其他巡逻小队的人,大家都不知道吴莫他们的动向。”军士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你继续盯着,有消息去陈建森那找我。”张志雄坐不住了,他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兼住处,疾步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灯光下,戴着眼镜的医生正在电脑前查阅着资料,他听到门口传来声音,转头朝那边望了一眼。

    “老张?这么晚了来找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吧。”

    “建森,我们有一只小队失去了消息。”虽然知道陈建森是调侃的话,但是张志雄的来意却被他猜中了。

    “看来真不是什么好事……”陈建森点了点头。

    “丁修之前提到过变异蝼蛄在白天里出现,你说吴莫他们会不会……”

    “很有可能啊!”陈建森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怕是凶多吉少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遇到了沙民。”陈建森想了想又说道。

    “遇到沙民的可能性不大。”张志雄摇了摇头,他更倾向于第七小队是遭遇了异动的变异蝼蛄。“沙民大多只以小股的部队行动,此前碰到他们时,咱们边防军也是互有胜负的,而且他们几乎不会跟我们正面接战,更别说直接让我们的一个小队带不回任何消息。”

    “那接下来的巡逻任务?”陈建森明白了张志雄担心的原因,“你怎么考虑的?”

    “现在情况有些被动了,在没查明真相之前,我不太放心让其他队伍继续正常巡逻。”张志雄的顾虑不无道理,在眼下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作为首领的决策只能慎重再慎重。

    “完全不派人巡逻的话,咱们的防区不就成了摆设吗?”陈建森虽然只是医生,但他和张志雄交情匪浅,在张志雄身边有时候也会扮演幕僚的角色。

    “当然不能完全不派人巡逻,但我们得收缩巡逻的区域,让各支队伍不至于离营地太远,这样可以方便他们相互支援。”张志雄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准备再听听陈建森的建议。

    “这个主意不错。”陈建森点了点头,“我明天也去一趟芦墟镇,将变异蝼蛄出现异动的情况向那边的治安官知会一声,咱们接下来要调整巡逻策略,也得让他们知晓。”

    “还是你想得周到,总能帮我拾遗补缺。”张志雄拍了拍他肩膀,神色甚是欣慰。

    “对了,营地里储备的水好像快要告罄,我去芦墟镇顺便就一起调几车水过来。”

    “好,好。”张志雄心忧巡逻队的事,倒忘了营地中的物资储备情况,明天有陈建森亲自出马,他便可以放十二个心,“要带什么人,你随便挑。”

    营地坐落在沙漠的边沿,这里的淡水资源比较紧张,平时只能通过下雨的机会来收集雨水,但只要遇到长期无雨或少雨的季节,营地里就得派人去周边的城镇运水。

    离营地最近的城镇就是芦墟镇,那里的地下水资源也是附近几个镇子里最充沛的。

    芦墟镇曾经是一片水泽,这里的土地湿润,水草丰美。水泽中生长着许多植物和动物,可惜这一切都毁于战火之中。

    数十年间,沙漠一直都没停止侵袭的脚步,当人们重新在这里建立起一座城镇的时候,风沙已经刮到了几十里开外的地方。

    水泽已经没有了,但地下水还在,住在这里的人就是借助地下水的资源生存,并以此供给给深入沙漠中的营地。

    营地为城镇提供安全的屏障,城镇则用物资反哺营地。

    晚上的时候,丁修准备去洗个澡,他的身上不仅有变异蝼蛄体液的气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管理淡水的内务官将他拦了下来,并告知他营地当前的淡水已经不够了。

    “再忍忍吧,这天倒不像要下雨的样子,看这几天头儿会不会派人去镇上运水。”丁修悻悻地回到宿舍,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陈建森要带去芦墟镇的内定人选。

    第二天清晨,几只巡逻小队都被张志雄叫过去交代任务,丁修则跟着陈建森离开了营地。

    “陈叔,去芦墟镇调水?”丁修上了车才知晓自己的任务。

    “恩,我顺路还有点其他事情,带你一起走一趟。”陈建森说道:“长这么大,还没怎么去过镇上吧。”

    “嘿,荣叔带我去过几次。”丁修笑了笑。

    张志雄召集各支小队的时候,丁修已经跟着陈建森上路了。

    “吴莫他们昨天都没回来。”陈建森突然说道,“这事老张说肯定跟你有关。”

    “啊!额……”陈建森的话让丁修瞬间愕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以为自己对第七小队出手的事已经被陈建森知道了,刚准备承认,又听陈建森继续说道。

    “老张说,吴莫他们很可能跟你上次一样也是遇到了白天出来活动的变异蝼蛄,不过他们有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就难说了。”陈建森叹了口气,“我去芦墟镇除了调水之外,还要去联络下那里的治安官,变异蝼蛄的异动看来不是小事,大家都得当心点。”

    “呼~原来是这样啊。”丁修的心里松了口气,刚才差点就把自己和吴莫他们的冲突说了出来。

    “这个给你。”陈建森从身旁拿过一个小包丢给丁修。

    “这是什么?”丁修好奇地问道。

    “自己打开看。”

    “防沙面罩!哇,陈叔你都做好了?”丁修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戴上试试。”陈建森笑了笑。

    “谢谢陈叔!”丁修将面罩戴在脖子上,接着拉上去罩住自己的口鼻,面罩的大小正好合适,而且变异蝼蛄背部薄翼的材质也非常贴合皮肤。

    “这个又是什么?”丁修从包里又拿出一个小的徽记。

    “你现在是第四小队的队长了,这个就是你的队长徽记。喏,徽记上已经刻上了你的队伍编号等信息。”

    经过陈建森的提醒,丁修这才发现徽记上果真刻了一排小字。

    “边防军W47营地第四小队队长丁修。”

    “带着这个,去了芦墟镇之后你可以试着招下人,有愿意跟你走的人,就带他一起回营地去。”陈建森接着又教导了一些经验给丁修,“多去酒吧、工会这样的地方转转,那里招到人的概率会高一些。”

    “我知道了,谢谢陈叔。”丁修再次道谢,对陈建森很是感激。

    营地到芦墟镇的距离大约有半天的车程,陈建森和丁修当天过去办事,只能第二天赶回来。废土的世界里,大家已经习惯了不走夜路,因为没人会嫌自己命长。

    去往芦墟镇的路途尚远,车子光开出沙漠就得好几个小时。

    路旁多有枯骨,有些是人的,也有些是兽的。那些灰白的骨头在沙地上半掩半露,让这个世界看上去毫无生气。

    不过丁修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每天都在沙漠里巡逻,见的骨头比见的活物还多。

    “丁修。”

    听到陈建森喊自己,丁修将目光从窗外转了回来。

    “以后有机会的话,多去大的地方看看,去走一走,瞧一瞧。”陈建森说道。

    “嗯?营地里挺好的啊,头儿器重我,陈叔你也很照顾我。”丁修对陈建森的话有些不解。

    “你还年轻。”陈建森的目光望着前方,没有去看丁修的表情,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你已经有了超过许多人的气运,如果有限的生命都在这里度过,那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陈叔,你年轻的时候是在哪里?”丁修问道。

    “我年轻的时候?哈哈。”丁修的问题让陈建森笑了起来,“那时候我可去过很多地方呢,平遥、通图、古远……甚至是咱们国家的首都辉煌城我也去过。

    “哇!”陈建森报出的这一串地名丁修一个都没听说过。

    “陈叔,那你是怎么来到咱们营地的,又是为什么留了下来?”跟陈建森聊开了,丁修对他的经历也有些好奇。

    “老张救过我的命,而且他的营地也需要我。”陈建森说的是大实话,因为仅凭营地的资源,能否吸引一个医生留下来都是问题,更不用说既是医生、又是基因科学家的他。

    唯一能留住陈建森的,只有欠张志雄的恩情。

    陈建森的能力,放在辉煌城这种首都级的大城市里或许不够看,但在普通的城镇中,那可是领导者们都会抢着要的人才。

    陈建森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富贵,选择留在张志雄的身边报答他的恩情。

    报恩的事,他没对丁修讲,而是将话题转移到张志雄的身上。

    “老张可是个妙人。他年轻那会,也就20岁出头的样子吧,就敢开着装甲车趟过数量过万的丧尸群……那一年,他在一个名叫燕京的地方救了我。”

    “燕京是哪?陈叔。”

    “咱们国家以前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