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9章、欺人太甚
    “干!”丁修闪过迎面而来的拳脚,抡起拳头开始还击。

    都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别说今时不同往日,丁修已然不是可以被人随便拿捏的主了。

    他的拳头落在离得最近的一名边防军士兵脸上,把他狠狠地摔了一个狗啃屎,鼻子歪在一侧,挣扎了半响才在同伴的搀扶下从地上爬起来。

    “娘的!还敢还手,别浪费时间了,兄弟们抄家伙!”吴莫朝第七小队的人招呼了一声,有的人去车里拿出斧子和长刀,有的人则直接掏出身上的匕首。

    吴莫吃惊的同时又有些恼怒,冲动之下竟起了杀心。

    “吴莫,你要下死手?!”丁修见对方的人返身回车里去拿武器,心里不由得大骇,于是赶紧扭头就跑。

    “现在喊你爷爷已经没用了。”吴莫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长刀,刚才他的一名队员被打,作为小队的队长此刻必须得站出来找回场子。

    吴莫追了上去,手里的刀劈向丁修的后背。丁修听到背后的声音,身子往前一窜,侧身躲到一旁。

    吴莫并没有罢休的意思,接着第二刀又挥了出去。

    “我们都是边防军,吴莫!”丁修朝他喊道,但无济于事,刚刚避开了第二刀,吴莫的第三刀又横着劈了过来。

    “我们才是边防军,而你只是个死人。”

    吴莫的神色有些狰狞,今天这种情况在他看来只有丁修服软被大家欺凌一番,或是丁修反抗被大家打死这两种结果。

    既然丁修选择了还手,吴莫就不打算留他的性命,因为谁也保证不了回营之后这个家伙会不会去找张志雄告状。

    丁修躲开了吴莫劈砍过来的三刀,身体因为闪躲的动作较大而摔倒在沙地上。见吴莫仍不罢休,而且刀刀都是下的死手,丁修也不再隐忍。

    吴莫的刀锋又到了面前,丁修侧身欺了上去,一拳擂中吴莫的腹部,接着右脚又踢在他的小腿处。

    吴莫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艹!”他骂了一句,没想到自己拿了武器却仍在丁修的面前落了下风,心中顿时又惊又怒。

    对于此刻的吴莫来讲,局面已经是羞刀难入鞘了,他丢了面子自己就得去找回来,所以爆喝一声后又举刀劈了过去。

    刀锋劈入沙砾中,再次跟丁修的身体擦肩而过。

    “队长,小心了,丁修这小子今天有点邪门啊。”周围的同伴当中有人看出了端倪,出声提醒道。

    同伴们刚刚只是站在周围助阵,大家拿了武器一拥而上的话有可能会误伤到自己人,所以吴莫上了之后,其他人就负责封住丁修的退路。

    吴莫的眼睛里已经满是血丝,他杀红了眼,但刀却没砍到人。

    羞愤,狂怒还有惊愕的情绪在心里焦灼着,吴莫顿了一下,就在他愣神的间隙,丁修藏在手里的一捧沙子朝他脸上撒去,跟着人也蹿去了他的身后。

    吴莫来不及揉眼,突然就感觉到脖子上多了一把合金匕首。

    匕首的柄端握在丁修的手里,他的眼神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

    “队长!”见吴莫被丁修制住,其他的人都站不住了,大家握着武器逼过来,想要迫使丁修放开自己的队长。

    “都给我站住,离我远点!”丁修手里的匕首又朝吴莫的脖子贴近了几分,“不然我杀了他。”

     “听他的。”脖子上的寒意十分真切,吴莫心里一慌,很怕丁修会突然杀了自己。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即便眼睛里的沙砾刺痛着眼球。

    丁修下掉吴莫手里的刀,将它踢到一旁,割断吴莫脖子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但是他却松开手,反倒是一脚将吴莫踢开,目光较之先前也变得自信多了。

    吴莫摔倒在沙地上,同伴中有人冲过去将他扶起,其他人则朝丁修围了上来。

    第一个冲上来的人还未近到丁修身前就连吃了他两脚,一脚正中小腹,另一脚则落在侧腰的位置。那人和他手里的斧子一起飞了出去,落在一两米外的沙地上。

    一个家伙趁着丁修朝正前方出手的时候悄悄从身后摸了上来,手里二匕首已经凑到丁修的后颈处,刀尖差一点点就要刺入他的皮肤。

    但是刀刃停了下来,没有再往前分毫。丁修借了腰力的一记侧身反踢用得恰到好处,直接踹在想要偷袭自己的那个人肚子上。

    那人弓着腰在沙地上翻滚了几圈,嘴里喷出的鲜血撒落在沙地上,瞬间就昏死过去。

    “哗~!”丁修表现出来的“神勇”将那些围住他的人给震住了。

    “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他。”吴莫的声音出现在人群外。

    “杀了他。”大家听到吴莫的命令,又叫嚷着朝丁修冲了过去。

    “来啊,混蛋。”丁修欠身从地上捡起吴莫的刀,用刀背招架了几下,还劈翻了一个家伙。

    见周围的人仍不依不挠,他终于狠下心来。

    “你们不仁,就莫怪我不义,下到地狱不要想我……”

    刀刃翻转,长刀划开了一个人的小腹,那人的肠子从缺口处溢了出来,他低下头望了望自己的伤口,接着跌倒在沙地上不停地哀嚎。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刀刃见血之后,丁修也杀红了眼,对方不给他留活路,此刻他心里也没了负担。

    又一名第七小队的人摔倒在地上,他的左手和右脚刚才几乎在一秒钟之内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先前猖狂得意的第七小队成员们在鲜血和哀嚎声里终于醒悟过来,他们开始调头朝自己的车子跑去,有的是想去拿枪,有的则是想要驾车逃跑。

    丁修将手里的长刀抛了出去,刀刃正好捅进一名士兵的后背,将他叉在汽车的车门上。

    接着丁修又扑向另一辆车子,逃到车旁的人还来不及拉开车门,头发就被丁修从身后揪住。

    丁修将他朝后一拉,膝盖迎着他的后脑勺顶了上去。

    “咔嚓……”这是头骨碎裂的声音。

    士兵的身体软软地瘫倒在沙地上,鲜血从他的耳鼻中淌了出来。

    有人从车里拿到了枪,“呯,呯”两声,子弹将丁修身后的车门打了个对穿。丁修已经提前躲开了,他将身体隐蔽在敌人的车下,手伸进车里把他们丢在后座上的枪扯了出来。

    拿到枪的人见没打中丁修,于是缩回车内准备驾车逃跑。

    “想走吗?”丁修将枪举在眼前,冷冷地说道。

    当兵的三年里,丁修练得最多的就是瞄准和射击,在他看来,距离不但能产生美,还能产生优势。

    逃跑的车子没开出多远,它的轮胎便接二连三地爆掉了,等车子在沙砾上趴窝,丁修不紧不慢地朝它走了过去。

    车门打开的时候,有人拿着枪冲了出来。

    血花在那人的脑袋上绽放开来,白的红的洒了一地,丁修走过去一看,见车子里还躲了一个人。

    “丁修,求求你,别杀我,这都是吴莫的主意,真的,别杀我!”

    望着不住求饶的人,丁修吸了吸鼻子,他感觉到血腥味有点浓。

    又是一声枪响,血腥味变得更浓了。

    “吴莫不见了?”将附近的尸体逐个检查了一遍,丁修突然发现始作俑者竟然不在其列。

    附近的沙丘上只留下两道轮胎印记,丁修走上沙丘,发现吴莫已经不见了踪影。

    原来刚才吴莫煽动那些被丁修震住的士兵之后,自己就逃回了车里,见势不妙立刻溜之大吉。他不敢逃回边防军的军营,因为今天不但抽了刀还见了血,跟丁修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回营之后张志雄也不可能放过他的这种朝袍泽下黑手的行为。

    见轮胎的印记不是朝着营地的方向,丁修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去追他的打算。

    追过去不一定能追到人,还有可能离营地越来越远,耽误回营的时间。

    要是天黑前赶不回营地,丁修可没把握自己还能像上一次那么幸运。

    将第七小队车子里的东西搜刮了一番,丁修又将地上的尸体搬上车去。他逐一发动那些车子,让它们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朝着沙漠深处的方向驶去。

    望着那两辆渐行渐远的汽车,丁修的心情有些沉重。

    他用沙子将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在地上坐了一会,先前跟吴莫等人打斗的画面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回放起来。

    “晶核的能量和异能好像让我变厉害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丁修不由得又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