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8章、恃众凌寡
    丁修回去的时候,吴莫等人正站在营房的走廊上,这些第七小队的人远远地看着丁修回到宿舍里,个个眼睛里都冒着怒火。

    今天从外面带回变异生物的尸体,原本这是一件在营地中破天荒的事,奖励和声望应该都是属于第七小队的,但不曾想却被丁修搅了局。

    吴莫是打死也不相信丁修能够杀死那只变异生物,但他在跟丁修对质的时候句句都落了下风。

    最可气的是,身为营地首领的张志雄也相信了第四小队的这个家伙。

    今天整个第七小队都领了军法,其中吴莫领的是大家的两倍。他和他的人在营地门口颜面尽失,那种被人当众打脸的耻辱就像一把插进心里的刀一样,将他的自尊心割裂。

    “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莫哥。”旁边的一名队员心里泛起了坏水。

    “不着急。”吴莫气归气,但心里还是很冷静的,“在营房里找他的茬不方便,要是动静闹大了点,惊动了头就麻烦了。”

    “明天大家不是要出任务吗?我们这样……”吴莫朝第七小队的其他人勾了勾手指,大家立刻聚到一起,开始商量起教训丁修的事情。

    丁修还不知道营房中的袍泽在打自己的坏主意,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就将门给关上。

    屋子里空荡荡的十分安静,里面原本有十来张床铺,但现在只睡着丁修一个人。

    入夜,丁修想着那些熟悉但却远去了的面孔,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天放亮时,营房里的铃声大作,丁修爬起来穿好衣服,精神抖擞地准备迎接全新的一天。

    匆匆吃过营房的早饭,丁修便拿起新领来的武器,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丁修开着车子前往自己的巡逻区域,扎实的车轮在沙地上留下了两排清晰地印记。

    等他的车子走远,后面又跟上了几辆边防军的汽车。“在外面动手,就不怕被头知道了。”远远跟在后头的一辆车子里,吴莫的眼睛怨毒地注视着前方。

    “要下死手吗,莫哥?”旁边的兄弟问道。

    “看丁修识不识抬举,如果不识抬举的话,就弄死他,绝不能放他回来告咱们的黑状。”

    “好。”车里的人纷纷应道,吴莫的话也通过对讲机传达给了身后的另外两辆车子。

    边防军W47营地的西侧是大片的沙漠,那里都属于张志雄的防区。张志雄的边防军就是在这片防区中和流窜的沙民作战,不让那些暴徒轻易越过边境线袭扰后方的城镇。

    等丁修的车子已经远离营地,后面的三辆小车便加速追了上来。

    吴莫死死地盯着前面,眼睛里满是血丝,他从昨天晚上起就开始在等待着这一刻,因为耻辱得用血来洗刷。

    “可以了,咱们围上去。”吴莫朝自己小队的成员下令道。

    三辆汽车立刻分开,呈扇形包了上去。

    丁修在后视镜中发现了身后追来的车辆,他认得那是边防军的车子,于是将车停了下来,准备问个究竟。

    “吴莫?”看到从车里下来的人,丁修微微有些意外。

    “没想到吧,丁修。”吴莫等人从车里下来,将丁修围在中间。

    “你要干什么?”丁修的心里隐隐觉得不妙,第六感告诉他这些人将要对自己不利。不过大家同属边防军的张志雄部,所以丁修对他们虽有所防备,但却没那么彻底。

    “托你的福,昨天老子成了全营地的笑柄。”吴莫阴恻恻地说道,“你倒好,听说领了赏金,还换了车子。”

    “车子不错。”吴莫带着讥讽的语气又朝周围的兄弟笑了笑。

    “你想抢我的车子?”丁修的脸色沉了下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摆出防御的姿势。“哈哈哈哈。”见丁修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吴莫大笑道:“抢你的车子干嘛,老子今天要弄你的人。”

    “莫哥说了,今天得让你见见血,不然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我们都是边防军……”丁修刚刚开口,话就被吴莫给打断。

    “真不知道你这个废物是怎么活下来的,这几年里,你们小队的人都死绝了,可你却还活着。”吴莫的神色有些阴鸷,他在辱骂丁修的过程中获得了莫名的快感。想到接下来还要给这个小子一些苦头尝尝,他就激动得身体微微有些发抖。

    “我没死自有没死的道理。”丁修寒着脸说道。

    他话音刚落,吴莫的拳头就照着他的脸挥了过来,“道理?难道没人教过你拳头就是道理?”

    吴莫的拳头很快,但落在丁修的眼里却比平时慢了几分。

    “怎么回事?”丁修带着疑问躲开了这一拳,他将对方出拳的动作看得很真切。

    丁修的年纪比吴莫要小不少,但平时张荣社在训练上对他多有督促,所以战斗力和吴莫相差无几。

    而且,得益于“专注”这项异能的特点,使得丁修在战斗时发挥出了比往常更强的能力。

    吴莫还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实力已经在丁修的面前处于下风,他见拳头落空,不由得恼羞成怒道:“兄弟们,给我打!”

    “够了!你们不要逼我!”丁修一边躲避迎面而来的攻击,一边仍然心怀袍泽之谊,希望吴莫可以悬崖勒马。

    “够了?除非你现在跪下,兄弟们一人一泡尿滋你脸上。”吴莫猖狂的模样像条恶犬。

    他的污言秽语让丁修心里一寒。

    “嘿嘿,现在想跪了是吗?行啊,兄弟们,来个尿黄的先上。”吴莫嘴上这样说着,手脚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