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失蔚蓝 > 正文 第5章、真相大白
    感谢 东篱下i 的10000纵横币打赏!感谢你从《行尸腐肉》到《迷失蔚蓝》的一路相陪!

    ————————————————————————————

    “吴莫,你们没人受伤吧?”张志雄关切地问道。

    “托您的福啊,兄弟们都平安无事,杀这只畜生的时候,那状况可是险之又险。”吴莫说到“畜生”二字时,目光正望着丁修。

    “丁修你呢?你说变异生物是你杀的,可有凭证?”张志雄又朝丁修问道。

    “我打断了它的前爪以及身下的四只脚。”

    “艹,你现在看到了这只变异生物身上的伤,说这些已经晚了。”吴莫反驳道。

    “我打瞎了它的一只眼睛,并且还用点火器烫伤了它的另一只眼。”

    “哼,是个人都能看得出这些伤,你说这伤是你给它留下的?你配吗?”吴莫的队友帮他争辩道。

    “它的头部有我用自动步枪击穿的伤口,另外腹部是我用匕首割开的,我在它的肚子里待了一夜,它的身体帮我躲避了沙漠中来自黑夜的危险。”丁修说着将凝固在自己皮肤上的粘液撕扯下来,“这些都是变异生物肚子里的体液……或者是血,我搞不清楚。”

    “你说谎,你一个人,不可能杀得掉这只怪物!”听了丁修方才的话,吴莫的脸有些发烫,他没想到这只变异生物的死竟然真跟这小子有关。见张志雄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变了味,他心里不由得急道:“丁修,这只变异生物可是我们全队人马合力击杀的,你平时连我都不一定打得过,你觉得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张志雄在这里,周围那些想摸又不敢去摸变异生物的人便壮起胆子一起将这只怪物的尸体翻了个面,果然看见它身下的腹部是干瘪的,而且那里的皮肤上有一个很大的口子。

    将口子拉开,可以清晰地看到腹腔内壁上的沙土。

    “哗!”人群中再次哗然。

    明眼人此刻都能看得出孰是孰非,所以大家望向丁修的目光除了惊讶之外,又多了些敬佩。

    丁修提起自己的裤腿,露出脚踝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又扯开肩头的衣服,将肩膀处的伤口一起展示出来。

    “如果这些仍旧不能证明怪物是我杀的,我还能拿出证据。”丁修说道。

    “哦!?”张志雄有些意外,周围的人也纷纷好奇不已。只有吴莫和他那个小队的人目光中充满着怨毒。

    “我吃过怪物的肉,生吃的,味道不错。”丁修咂巴着嘴,像似在回味,他将怪物肉的味道说了出来,并将自己割过肉的地方指给张志雄看。

    张志雄朝丁修指着的位置打量了一眼,他将手指直接捅进旁边的肉里,接着用力一扯。

    一块变异生物肉出现在他手中,张志雄的手指竟然起到了当初丁修用匕首才能达到的效果。

    张志雄将空手撕下来的肉伸向嘴边,身旁的军士喊住他道:“头,不明生物的肉不能乱尝啊。”

    “怕什么,丁修不也吃过了吗?”张志雄不以为意,他将肉放入口中嚼了嚼,确实是丁修刚才说的那种味道。

    张志雄的目光再次扫到吴莫的脸上,这名刚才还对丁修不可一世的小队长此刻脸色已经由红转白,额头上也冒出汗来。

    “带上你小队的人,去领军法,你领他们的两倍。”

    “是,头。”吴莫低下头来不敢忤逆张志雄的命令,他和第七小队的人灰溜溜的将变异生物的尸体卸在营地的门口,然后开着车回了营房。

    “变异生物的尸体怎么处理?”军士朝张志雄问道。

    “送去陈建森那,让他检查一下,肉没用的话就分了,给大家开开荤。”

    “是。”军士应了下来,他招呼周围的人过来帮忙。

    “带丁修也去陈医生那里看看。”张志雄指了指丁修道,“检查下他的伤有没有大碍。”

    ……

    营地内的医院是一处平房,里面充斥着药水的气味。

    变异生物的尸体和丁修一齐被送到了这里,正在平房里忙碌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来瞟了一眼摆在地上的大家伙,眉毛挑了挑道:“真少见啊。”

    “丁修干掉的。”抬着变异生物尸体进来的士兵说道。

    “嗯?”中年男子这才注意到同来的士兵里有一个显得比较邋遢的年轻人。

    “是你啊,小伙子,不得了嘛。”中年男子眼睛一亮,他对丁修有点印象,记得这个家伙是边防军里一名叫张荣社的老兵收养的孤儿。

    中年男子就是陈建森,他是营地里唯一的医生,也是这里唯一的基因科学家。

    “头说让你检查下这只变异生物,另外再看看丁修的伤。”

    “我知道了。”陈建森点了点头。

    “你们帮我把它的尸体抬到那边的台子上。”他朝那些士兵示意道。

    “丁修,让我看看你的伤口。”陈建森吩咐完之后将丁修拉到一张病床前,又把墙壁上伸缩灯的光线打过来。

    “肩膀,还有脚踝。”丁修也配合着挽起裤腿和肩膀上的衣物。

    “身上味挺重的。”陈建森皱了皱鼻子,又注意到丁修胸前的纹身,于是多看了两眼。

    “在怪物的肚子里躲了一宿才逃回来。”丁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你是说昨晚你没回营地?”陈建森愣了一下。

    “恩。”丁修点了点头。

    “你命真大。”陈建森说着拿过一瓶药水,滴了几滴到丁修身上的伤口处。

    药水在伤口那嗞嗞地响,丁修感觉到有些疼,但只是咬着牙没有吭声。

    “变异生物伤的?”陈建森问道。

    “被它胸前的大爪给钳伤了。”丁修指着自己的脚踝,“肩膀上也是它的爪子扎的。”

    “要等一下才能出结果,你先躺一会。”陈建森示意丁修躺在床上,自己则来到摆放变异生物尸体的台子旁。

    他将一个小玩意戴在左边的耳朵上,接着按了下上面的按钮。

    这个设备叫生物识别器,里面收录了人类已知的大部分变异生物的资料。

    “变异蝼蛄,C级变异生物,生活在沙漠中,习性畏光,只于夜间出没。”

    设备中发出的声音让陈建森大吃了一惊。

    “老天,这真是你杀死的?这可是C级的变异生物啊!”陈建森惊呼道。

    “陈叔,这家伙叫变异蝼蛄啊。”丁修点了点头,有些侥幸地说道:“我也没想到能杀死它,不过它当时要吃我,我只得拼命一搏了。”

    “哈哈,你小子行的,一个人干掉了一只C级变异生物,而且还是我们都没见过真身的变异蝼蛄。”陈建森对面前这个有些邋遢的年轻人突然另眼相看起来,“我活了四十多年,这是我头一次见到有人完成这项壮举。”

    “嘿嘿,有这么夸张吗?”丁修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等着伤口检查的结果,陈建森向丁修讲了一些和变异生物有关的知识。

    核战留下的辐射以及基因技术的爆炸发展导致这个世界完全变了模样,大部分生物或多或少都发生过变异,人类根据它们变异的程度将其分成F、E、D、C、B、A、S、SS甚至传说中的SSS级。其中荒原狼属于F级变异生物,按变异的等级算是最低的一级。

    荒原狼的爪牙比变异蝼蛄的要锋利,但变异等级却比变异蝼蛄低得多。

    因为变异蝼蛄的食谱上有荒原狼,而荒原狼的食谱上没有它。

    “变异蝼蛄生活在沙土中,它们畏光,所以只会在晚上出来活动。它们在夜间有时会成群而至,只要猎物够多,它们赶过来的数量就越多。”陈建森一边通过戴在耳朵上的设备读取怪物的相关资料,一边将资料复述给丁修听,“资料上说,变异蝼蛄是生活在荒地中的危险生物之一,它们的捕猎技巧十分高超,根本就不会和猎物去进行正面的战斗。”

    “平时这些变异蝼蛄就躲在荒土中的沙丘底下,它们头顶上有两根长长的触须充当着天线的作用,专门用来感知沙土间那微不可查的动静。”

    “只要它们头顶的沙地上有东西经过,触须就会将沙土中微弱的震感反馈回来,再经由变异蝼蛄去判断那是不是适合自己狩猎的目标。”

    “难不成……它袭击我是因为我的车子从它头顶的沙土上经过,然后吸引到它了?”丁修有些愕然。

    “很有可能。”陈建森点了点头,肯定了丁修的判断,“而且你还是晚上被它盯上的,能活下来真是命大。”

    “不,陈叔,我是白天遇上它的,那个时候太阳还没下山。”

    “什么?!”这下轮到陈建森吃惊了,他脸上愕然的神情和刚才的丁修一模一样。

    “不可能,资料上说,变异蝼蛄绝对不可能在太阳没下山之前出来活动。”陈建森摇了摇头,望向丁修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疑惑。

    “是真的,陈叔,我没有骗你。”丁修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吧。”陈建森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他开始用工具解剖变异蝼蛄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