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液诸天 > 第18章 保镖二号邓八姑
    怎么可能不在意,那可是金仙大道,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是在没有见到九阴天仙诀继承人的情况下,让俞峦将自身托付出去实在有些不甘心。

    杨简看到俞峦那纠结的表情,就知道她的想法,心中暗笑,若是将来她只看到修炼九阴天仙诀的是个女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好了,做人不能好高骛远,金仙之道又岂是那么容易,虽然你镇压地火,守护一方,但是这份功德还不足以让你以金仙之姿飞升仙界,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吧,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这笔交易你同不同意吧?”

    俞峦收回那纠结的表情,看着向杨简,苦笑道:“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还好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的交易正式达成,拿着吧!”杨说着将提前准备好的就九阳天仙诀得下册以及另外一个装着一朵太阳金焰的玉瓶传递过去。

    俞峦连忙将二物收起,两朵太阳金焰一朵融入体内,吸收淬炼的地火修炼,另外一朵凝炼烈阳神珠,修行炼宝两不误,功成之后立刻凝聚第二元神再好不过。

    虽然因此欠下了巨大的人情,需要拼尽全力保护那个叫许飞娘的人,有可能会遭遇危险。

    可但是俞峦知道自己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修行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哪有不劳而获的,能获得了一套直指天仙大道的功法,已经是天大的运气,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功法到手,俞峦恨不得现在就去修炼,好早日脱离一次地,不过杨简却还有事情交代。

    “九阳天仙诀至刚至阳,霸道非常,好处则是能够将你的法力转化,不会损伤你的实力,只要刻苦修行,最多二三十年你就可以将此处地火精华吸收脱困而出,那时候你的实力也会大增,也就是你履行承诺之时,不过千万要记得,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俞峦认真的点点头,“我记住了,虽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是既然你说了,我自然会认真去做。”

    “那好,俞道友,有我还有其它事,就此别过!”

    杨简身上却骤然爆起一团银光,转眼间便飞出洞外,外,遁光的速度实在太快,俞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简已消逝无踪。

    俞峦看着手中的一书一瓶,心中暗惊,这洞府的石门前由俞峦飞升先师潘六潘留下法宝的禁制,威力极大,可是却不能稍阻杨简分毫,这让俞峦对杨简的实力有些拿捏不准,难道对方已经拥有天仙等级的实力?

    ……

    两日后,杨简迎着漫天的飞雪站川边万里雪山中小长白山的一座雪峰之上。

    打量了一番脚下这皑皑白雪的万丈高峰,杨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这里就是邓八姑藏身的地方。

    邓八姑是蜀山世界实力强悍的女修,性情刚直不阿,当年就有女殃神之称,与玉罗刹一起在外行道,是一对出了名的女煞星。

    后来二人碰见神尼优昙,结果语言不合,大打出手,又双双败在了优昙手下。

    那玉罗刹心仪优昙佛法,跪在优昙面前苦苦相求,最后被优昙收了弟子。

    而邓八姑却是秉性刚烈,也是因为她资质超人,修为和功力又皆在玉罗刹之上,所以此次虽输,她却并不心服。

    邓八姑为了能够一雪前耻,来到此地,隐身在这玄冰凹里,勤修功力,炼制法宝。

    后来又用彻地神针,耗费了好些心血打通此山主峰玉京潭绝顶,直下两万一千余米的地下,方才从地窍的冰穴之中取得了这颗雪魂珠!

    此珠乃是万年积雪之精英所化,堪称无上至宝,只是在邓八姑喜得至宝之际,却在一次行功中走火入魔。

    好在邓八姑机警,逃出了元神,却是僵死了肉身,只有那纯阳至宝或是和凝魂固魄的炼形丹,才能让她恢复僵死的肉身。?

    其实邓八姑元神可以出游,如果愿意完全可以请求他人帮助,或者是干脆用自己的雪魄珠作为报酬,换取恢复肉身的宝物。

    只是邓八姑为人刚直,从来不愿轻易欠人恩惠,又不愿意把自己辛苦得来的雪魄珠交出去,就只能在这玄冰凹里苦待机缘。

    杨简略辨认了一下方向,遁光再起顺着这万丈雪峰直降而下,很快来到雪峰脚下一处深谷,峰上都是皑皑白雪,寸草不生,这谷下里却是栽满了奇花异草,清馨四溢。

    “邓道友,我知你在此地,可否现身一见!”

    ????杨简话刚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一个女子冰冷的声音:“何方高人大驾光临?来此深谷所为何事?”

    杨简抬眼望去,就见山谷正中的一座石台之上正坐着一位黑衣女子,形如枯蜡,身材瘦弱,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双幽瞳深不见底,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道友就是女秧神邓八姑吧?”杨简脸上挂着笑容,尽量让自己显得和善一点。

    不过邓八姑却是一点都不领情,仍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杨简,冷声道:“自然是我,阁下既能寻到此地,哪会不知道我的名号?做明知故问之态?先报出名号来历,有什么目的就直说。”

    杨简虽然早就知道女秧神的脾性臭,来之前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可是仍然被她气得要都摆出笑脸与其好言沟通,没想到却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

    “果然不愧是女殃神,这脾性比传言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直入正题,在下杨简,此次前来是想跟你做一场交易的,这个先给你,看完之后给我答案。”

    杨简也懒得跟邓八姑好言说道了,还是直接一点,免得被气死,直接把前不久书写出来的九阴天仙诀丢过去,仍然只有半部,然后主动退到数十里之外。

    邓八姑却被杨简的举动弄得有些糊涂,怎么条件还没谈就先给自己东西?难道对方不是来抢夺自己的雪魄珠?

    不过邓八姑看到杨简主动退到安全距离以外,又确定这手中的书册没有问题,想了一下便决定看一下,反正也损失不了什么,顺便弄清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

    一开始的时候邓八姑还不甚在意,可是没过多久便瞪大了眼睛,一脸激动的看着手中书册,如同几天没吃东西的饿狼看到了美味一般,眼睛都发绿了。

    邓八姑觉得这九阴天仙诀实在是太适合自己了,她的肉身僵化,被冰到了于地凹之下,关键就在于体侵入体内的万载寒气。

    本来邓八姑以为只有纯阳至宝或者凝魂聚魄的灵丹才能让自己僵化的肉身恢复,可是现在她看到了另外一种方法。

    九阴天仙诀是一种至阴至寒的功法,可以炼化阴寒之气为已用,如果有了这套功法,很轻松的就可以将体内的寒气炼化,让肉身恢复过来。

    不仅如此,更让邓八姑感到震惊的是九阴天仙诀居然是一套直入天仙大道的功法,这旁门出身,一直以来都感觉飞升无路的邓八姑看到了希望。

    这套功法我一定要得到!可是我该用什么来交换呢?他的目标应该是雪魄珠,要是能够换到九阴天仙诀倒是值得,不过说雪魄珠虽然珍贵,可是比起这功法却远远不如,他会跟我交换吗?

    “杨道友请来此一叙!”邓八姑难得的收起来自己的暴脾气,口气变得不再那么生硬。

    一到遁光落下,杨简现出身形,笑道:“邓道友看来想通了,接下来我们可以仔细谈谈交易的内容。”

    “雪魄珠可以给你,只要你愿意用九阴天仙诀交易,不过我也知道仅凭此宝物其价值远不如你的功法,你还有什么条件一并提出来便是。”

    杨简笑着摇摇头,“你想多了,谁说我要你的雪魄珠,虽然那的确是少有的至物,可是却入不得我法眼。”

    “这……”邓八姑傻眼了,没想到居然是自己自作多情,可是对方连雪魄珠这等宝物都不放在眼中,那对方的条件岂不是更加苛刻,自己的实力能够做得到吗?

    杨简看邓八姑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道:“不用担心,既然我来找你做交易,自然是有把握,而且此事对你也不算困难。”

    “请道友明言!”

    “简单来说就是你会恢复之后,帮我保护一个人,尽你的最大努力确保她的安全,当然,除了你还有另外一人,如果真的遇无可匹敌的对手,你们就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我会尽快赶到那时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就这么简单?”邓八姑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她还以为杨简让她做的事九死一生,困难重重,没想到仅仅是去保护一个人,邓八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就这么简单!”杨简非常肯定的点点头,表示对方没有听错。

    “好吧,我答应了,那九阴天仙诀……”

    杨简不等邓八姑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九阴天仙诀的下册丢过去,因为邓八姑已经有了可以寄托元神的至阴至寒至宝雪魄珠,不需要其他宝物来吸收阴寒之气,倒是省了杨简一番手脚,要不然杨简还得送她几颗太阴之气凝聚的月魄珠才行。

    跟邓八姑过交易的过程可比之前跟俞峦交易时痛快多了,这是因为两人性格差异太大的缘故。

    俞峦性温婉,虽然急于得到九阳天仙诀,可是又担心杨简让她做的事情太为难,伤及无辜之人,所以心有疑虑,不敢轻易答应,直到确认杨简只是让她保护许飞娘的安全,这才同意下来。

    邓八姑则是生性耿直之人,而且她本来就亦正亦邪,只要看得过眼,觉得合适就直接答应下来,哪里会管那么多。

    杨简心情大好,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被邓八姑的暴脾气咽得说不出话来。憋了一肚子火,不过后面的交易却非常的痛快,杨简倒是希望多一些像邓八姑这样的人,如此二号保镖正式就位。。

    既然协议达成,杨简也不也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最后交代了几句便驾遁光离开,而邓八姑急着修炼九阴天仙诀,好早日脱困,立刻闭关去了。

    有了杨简传授的功法,最多二三十年的时间,俞峦和邓八姑就可以将自身的法力彻底转化,从而实力大增,一旦他们破关而出,其实力必然会接近于天仙等级的高手,有她们两个在,许飞娘安全就有了保障,当然要是实在遇到难以解决的危险,杨简肯定不会干看着也会出手。

    杨简总算放下了一桩心事,接下来一段时间开始四处游走,收集一些炼宝的材料和灵药,不知不觉间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距离当初跟枯竹老人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

    “差不多也该去了,这次可是关乎我未来的成就,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吧。”

    杨简施展遁光一路飞行,几天之后来到西南一处群山环绕之地,到处都是毒虫鼠蚁,根本没有人烟存在。

    杨简降下遁光,落在一座陡山脚下,四周打量一番,确定没人之后,伸手按向前方,顿时现出奇异的空间涟漪,随着杨戬一步向前踏出,身形仿佛被什么吞了进去,消失在原地。

    而另一边杨简周国景色一变,已经来到一处奇异的空间,四周群山环绕,却是一处山谷盆地,方圆数百里,周围生长了不少奇花异草,其中有一些是难得的药材,灵气逼人。

    当然这还不是最惊人的,最惊人的是在盆地的最中央有两条庞然大物,正是传说中的神龙,身长近千丈,一为玄黑,一为五彩,龙头相抵,身体盘旋形成一个抽象的阴阳八卦图案。

    不过此时两条庞然大物已经没了生息,却是两具尸体,只是即使它们已经死去多时,身上散发的威势仍然让人信心,可以想象活着的时候是何等的强大。

    杨简轻车熟路向两条去庞然头部飞去,落地之后就看到两道身影在那里交流,其中一个是枯竹老人,另一个却是身材只有三尺,胡子几乎垂到地上的干瘦老头。

    说是交流也不对,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枯竹老人在那里讲解一些修行上的验验,而那老头在一旁老老实实的听着。

    只是孤独老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而老头胡子一大把,却对一个小孩子唯唯诺诺,显得非常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