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液诸天 > 第17章 保镖一号俞峦
    云雾山是一片小型山脉,不算什么名山,延绵千里方圆,不过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鸣,它出名的地方就在于这里囚禁了一位女仙。

    或许是因为巧合,当杨简驾遁光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一声轰天雷鸣响起,随即一片红光直冲云霄,

    那红光是由一片冲天地火形成,也就是所谓的地底岩浆喷射,滔天烈焰中散发着无量炙焰,让人退避三舍。

    令其惊讶的是,在那滔天烈焰之上却一道红色人影正盘旋其上,不断施以种种禁法限制着千丈火光的肆虐。

    杨简仔细看去,那是一个穿着道袍,周身笼罩红雾,且身缠七根带火长链的散道姑,立刻知道找到正主了。

    ????眼见对方处身于千丈地火之中心,不断施以种种仙法禁制约束地火的惶急狼狈之状,杨简升起一股恻隐之意,伸手一点,八点灵光飞出,分别落到地火周围八个方位,布下八门阵法,一道道白光冲天而起,交织成一张大网,将地火束缚,配合那道姑一点一点的压了下去。

    侍最后一点火光消失,那道姑才松了口气,随后想到相助自己之人,连忙抬头看去,同时口中发出脆亮的声音,“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不知道有是何方高人,可否到洞中一坐?容俞峦当面向道友拜谢援手之德?”

    “俞道友不必客气,贫道杨简,这次是专门来找个道友的。”

    “专门来找我?”俞峦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警惕之色,“不知阁下来找贫道有何事?”

    俞峦入道时间极早,跟幻波池的圣姑是同时代人物,再加上一个白幽女,三人算是闺中密友感情颇好,本是性情温婉之人,来注重情义。

    只是圣姑有个徒弟崔盈,怙恶不逡,以邪法暗算俞峦,几乎失身于一个妖道,这才被他师傅潘六婆禁在这里,已经有数百年,每次地火涌上来,都要被她引火烧身,施法消灭火气,镇压岩浆,苦不堪言。

    因为当初的经历,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变得晦暗多疑起来,听到对方是专门来找自己的,更让他警惕,目光也变得冰寒冷厉起来。

    “我来找道友是因为想跟你做一个交易,至于交易的内容先不着急,此二你先拿去,等你看过之后我们再谈。”

    杨简说着已经取出两件物品,一本书册和一个玉瓶,轻轻一送,一书一瓶好好被一只无形大手托着向俞峦飘了过去。

    俞峦却没有直接伸手去接,而是小心翼翼地将二物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收了起来。

    等俞峦再看杨简时,发现杨简已经落在一处山峰上,正四处查看周围的景色,一副游山玩水的样子。

    俞峦不知道杨简为何如此有信心,不过她决定还是先看看书册中的内容,反正也损失不了什么,就算最后交易没达成也无所谓。

    俞峦直接驾遁光回到自己的洞府,然后开启阵法,防止杨简闯进来,这才开始研究刚到手的二物,没想到翻开书册的内容,看到第一页就被吸引住了,激动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喊一句:吾道成矣!

    外面的杨简自始至终都是面带微笑,他相信如果俞峦会找过来,只要俞峦还想要解决她眼前的麻烦,还想飞升仙界,就一定还会来找他!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一到遁光闪过,俞峦再次出现在杨简面前,虽然她极力隐藏,保持冷静,可是杨简仍然从她眼中发现出了一丝急切,一丝渴求。

    杨简给俞峦的那本书册中记载的是一套功法,名为九阳天仙诀,而瓶中装的则是一朵太阳金焰。

    那九阳天仙诀乃是一套玄门正宗的纯阳功法,将一朵太阳金焰炼化,收入体内,然后以金焰为引,吸纳地火精华为已用,融炼肉身元神直达天仙之境。

    不仅如此,这套功法后后还有一种配套的本命法宝的炼制之法,太阳金炼为核心,聚地火之精,炼成一颗烈焰神珠,不仅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攻击法宝,而且还能够用来寄托第二元神,非常适合俞峦眼下的情况。

    作为一位风华正茂的女仙,困居一地二百年不得离,那孤寂困顿之处却非常人所能忍受。

    这不等同于闭门修炼,那闭门修炼一旦入定杳杳冥冥不知时日流逝,一坐几十近百年自是无妨。

    可俞峦被禁于此压地火,一日三次,时不时还喷一回,让愈峦无法入定,这漫长的时日也不知她是怎般捱过。

    如果有了这九阳天仙诀和太阳金焰,她就可以每日修仙诀,吸收地火精华,待得地火彻底被扑灭,便可脱困而出,更重要的是这套功法要她看到了成道的希望,天仙可期,容不得她不急。

    俞峦觉得这九阳天仙诀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只是很可惜,杨简给她的功法只有一半,不用说另外一半还在杨简手中,这让俞峦急在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把功法拿到。

    俞峦不知道她无意间已经猜到了真相,这套功法确实是杨简为她量身定做的,而且那书册是杨简来之前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书写出来的,如果俞峦恐怕会惊爆眼球,如此高深的功法,居然是杨简刚刚创造。

    其实认真说来杨简并不是杨简所创,这都是毒液的功劳,杨简将自己所掌握的各类功法输入到毒液体内之后,毒液就有了根据各种功法全新功法的能力,九阳天仙诀就是毒液将原先一套功法的基础上稍作修改而成的。

    “杨道友,方才有得罪之处,还望道友海涵,请道友去我洞中小坐,容愈峦奉茶赔礼可否?”俞峦虽然急着想要得到完整的九阳天仙诀,但是她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要不然被人牵着鼻子走,很容易吃大亏。

    “俞道友盛情相邀,贫道又岂能拒绝?那就去坐坐!”杨简倒是一点都不客气,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岂会拒绝。

    俞峦在前面引路,杨简紧随其后,红银两道遁光降下,落在一处不大的山谷之中,谷中本该是掩盖于茂密林间,但因为此前地火的爆发,那连绵十数里的茂密深林却已尽被焚成草灰,山崖上原有的瀑布也成了枯干一片。

    两人也不在意这狼籍景色,很快来到一处山崖,崖壁后现出一道石门,俞峦手一推,石门大开,后面闪出一桥,内部是修整过的山色湖光,倒也颇显秀丽。

    ???“道友请!”

    俞峦招呼一声,二人抬步上了石桥,并行进入石门,没过多久便来到一处由掏空山腹而建的洞府之中,所有的凳椅桌案等都是由石头雕琢,虽式样古拙,却也别具韵味,后洞一间石室门前悬挂着一张由碧草编织的精巧帷幔外,很是温馨,却没有什么奢侈之物。

    杨简看着洞中的情形,不由笑道:“俞峦道友倒是懂得自娱自乐,这洞府虽然简陋,倒是另有一番乐趣,正合道家清净无为之意。”

    俞峦却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友说笑了,当初我差点被人暗算,幸得恩师出手相救,只是后来也因此遭受责罚,被困于此,每日受地火煎熬生不如死,哪里有什么乐趣可言?”

    “俞道友这话可是错了,令师将你困于此地,是责罚也是机缘,认真说起来你可是得了天大的好处,今师对你这个徒弟可真是煞费苦心,让人羡慕呀!只是你未能理解罢了。”

    “道友这话是何意?”俞峦听了杨简的话,顿时满脸的疑惑。

    杨戬看了看俞峦,继续解释道:“你我皆是修行之人,想必知道天道最重因果,那些玄门正道的修行之人,当境界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下山积累善功,你觉得他们这是毫无意义的吗?当然不是,正所谓种善因得善果,救一人便积累一善,若得十万善功,无论是对日后渡劫还是修行都大有益处,否则他们哪会做这些事?”

    俞峦点点头表示理解,不过随后又问道:“可是这又与我师傅将我困于此处有何干系?”

    “看来俞道友还是没明白,此处乃是地火频发之地,一旦地火喷发出来,方圆千里必然会化为灰烬,到时生灵涂炭,不知会造成多少杀孽。

    而令师教你困在这里,每日受尽地火煎熬,可是你也在压制地火,多年来保得此地平安无恙,无数生灵受益,这份功德岂是等闲,你日后修行不知因此平了多少波折?令师用心良苦,实在让人佩服。”

    俞峦闻言顿时呆在那里,脑中回忆起她的恩师潘六婆将其困于此地的情形,之前没想明白的事情顿时有了解释,原来这才体会到师傅对自己的爱护,一肚子的委屈顿时消失不见,留下了感动的眼泪。

    说实话,俞峦对于自己的师傅要说没有恨意也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当初她被崔莹联合妖道暗算,差点失身于人,可是说到底她才是受害者。

    在最危急时刻,当俞峦看到自己师傅现身,那一刻是多么的感动,可随后自己的师傅不但没有替自己做主,而惩罚敌人,反倒是把自己给困在这里,受尽煎熬,每每想起此事心中就是愤恨不已。

    可是如今一切的愤恨都消失不见,暗骂自己不识好歹,愧对恩师的爱护。

    “多谢杨道友指点迷津,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误解了恩师的好意,实在愧对恩师。”俞峦起身向杨简施了一礼,戒备比之前少了许多,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感激。

    “无妨,我也只是恰逢机会,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罢了,而且以俞道友的聪明才智,早晚也会想通前因后果,这种小事不用放在心上,现在还是我们让我们来谈正事吧。”

    俞峦脸色一正,认真的盯着杨简说道:“杨道友既然说了,我也不好再拐弯抹角了,我们直奔主题吧。

    说实话对于九阳天仙诀我是志在必得,杨道友有要求可请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得到,必竭尽全力为道友效犬马之劳。”

    “我的条件很简单,等你脱困之后,帮我去保护一个人,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她的安全。”

    “保护一个人?看来此人身份非比寻常,而且对杨道友非常重要,说吧,是谁?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俞峦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准备大出血。

    “没那么严重,虽然我要求你们尽最大努力,并不是拼命,如果真的遇到绵难以匹敌的对手,你可以放弃,我不会怪你,只是希望你能够拖延一下时间,我能让我及时赶到。”

    “你这么说更让我心中慌乱不堪,也让我更加有兴趣那人究竟是谁?”

    “她的名字叫做许飞娘,如今隐居在黄山,只是她将来会做一件傻事,几乎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其实我是可以阻止娘的,但是如此一来必然会导致他的念头不通达,甚至成为心魔,将来渡天劫必然是会导致心魔反噬。”

    “所以你就由着她乱来吗?不过这倒真是个办法,说实话我有点羡慕那个叫许飞娘的女子了,她真的很幸运,有你这样一心一意为她着想的人。”

    俞峦被困在这里数百年,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形。

    要是俞峦知道许飞娘是什么人,知道她的往事,结合杨简的话,必然会猜到许飞娘的目标是势力庞大的峨眉派。

    “实际上幸运的是我才对,因为她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我,只是现在我不方便出面,所以只能找几个人来保护她,你是我选定的人之一。”

    “也就是说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了。”

    “没错,而且交易的内容跟你差不多,同样是一套功法,不过却是至阴至寒九阴天仙诀,同样可以直指天仙大道,这两套功法相辅相成,合在一起可以形成一套九转阴阳诀,要是你们二人阴阳互济双修,甚至有可能领悟金仙之道。”

    俞峦顿时脸色一寒,感觉很不好,阴阳双修之法虽然也是大道,但是这种功法修行的时候女子难免会吃亏,俞峦虽然性情委婉,但是内心却坚强,不愿倚仗他人。

    “当然这只是只是一个可能,毕竟自古以来以金仙之姿飞升仙界者寥寥无几,而且九转阴阳诀这法门还不完整,就算是你二人合籍双修,想要金仙飞升希望也非常渺茫,不用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