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液诸天 > 第14章 土豪杨简
    当无华三凶返回自己的老巢,发现到处弥漫着一种至刚至阳的力量,方圆数十里都化为焦土,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作为凶尸,无华氏三个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至刚至阳的力量,他们无时不刻都感觉到身体在刺痛,还好这种至刚至阳的力量正在快速消散,要不然他们待不下去了。

    无华三凶返回古墓查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墓中的东西什么都没少,而且那种至刚至阳的力量只是弥漫在地表,古墓深埋于地下,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这让无华三凶松了口气,要是古墓也被这种力量影响,那么他们就只能搬家了。

    洞府虽然安然无恙,但是无华三凶心中都憋了一口气,他们是被人联手算计了,偏偏算计他们的人实力高强,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像小孩子的人,他们三个联手都没能讨到便宜,只怕此生报仇无望了。

    无华三凶商量一番,决定先探查一下周围的情况,看敌人是不是真的走了,这没想到在十几里外发现了奄奄一息,身体被太阳金火严重烧伤的梼杌。

    上古之时穷奇便与梼杌认识,再加上饕餮以及混沌,他们四个并称上左四兄,虽然身体被严重烧伤,不过穷奇还是认出了对方。

    “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

    无华氏父子同时扭头看向穷奇,问道:“他是谁?与我们一样同是天尸之身,想必不是无名之辈?”

    穷奇点点头,“不错哦,上古时期他与我并称于世,乃四凶之一的梼杌,只是不知道为何被伤成这样,而且出现在这里,我想他应该与什么人交过手,而且多半是把我们的洞府弄成这般模样的凶手,或许我们可以给他治疗一下,等他醒来之后问明情况。”

    穷奇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他却另有打算,一直以来无华三凶虽然看起来相处和谐,但实际上他们却在暗中较着劲。

    当初无华氏父子与穷奇曾经发生过争斗,只是谁也奈何不了对方,所以只能放下成见,和平相处,穷奇法力虽然更高一筹,可是面对无华氏父子二人围攻却有些力不从心,一直以来都是被压制的一方,可是现在有了反制的机会,如果把梼杌带回去,等他的伤势好了之后,两人结盟,对付无华氏父子绝对没问题。

    无华氏虽然心中有些怀疑,可是这时候他也是急着想要弄清楚算计他们的人是谁,所以最终没有拒绝,还是把梼杌带回古墓,利用古墓中的阴煞之气帮他治疗,只等梼杌清醒过来之后,问明前因后果再做打算。

    ……

    却说枯竹老人,驾遁光出千里之外,在一处山谷落下,杨简已经等在那里。

    “你这遁光可真够快的,明明你的修为比我差了一大截,可你每次都比我先到。”

    杨简得意的笑了笑,“那是必须的,我最擅长的就是逃命,打不过就跑,遁光不够快怎么行?不对,这不叫逃跑,而是叫战略性撤退。”

    枯竹老人一脸鄙视,“得了吧,你逃命就逃命呗,还战略性撤退,难道你还嫌丢人?”

    “话不能这么说,丢人什么的哪有活着重要,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逃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吧,对了,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东西得手了没有?”

    “当然得手了,至于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也没办法,谁知道梼杌居然也在古墓附近,而且居然还想做黄雀,趁机从背后偷袭,你也知道这里的动静很可能导致天机变化,引起某些大能的注意,未免越长梦多,所以我也只能速战速决,直接引爆了一躲太阳金焰,所以动静大了点,不过还好,总算是一切顺利。”

    枯竹老人听到杨简说引爆了一朵太阳金焰,面皮不由抽动了一下。

    这太阳金焰可以说是世间最顶级的几种火焰之一,仅次于紫青兜率焰,修行的仙人要是有一朵太阳金焰多半会藏着掖着,视若珍宝,哪会像杨简这样,直接当成一次性法宝给引爆了,这种行为已经不能用土豪来形容了,而应该是神豪。

    “你可真是大方,太阳金焰说引爆就引爆,不过也对,对别人来说珍贵无比的太阳金焰对你来说却是唾手可得之物,难怪你会如此不珍惜。”枯竹老人说着不由抬头看向天际,目光似乎穿越了空间的距离,一直到达九天之外。

    杨简对于自己刚刚损失一朵太阳金焰一点没有心疼的意思,因为他手中还有百余朵,要是让人知道,恐怕得吓个半死。

    要问为何杨简手中有如此多的太阳金焰,只能说脑洞决定产量,杨简收集太阳金焰的方法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如果有人的能够看到天上数万里处,九天罡风之外的地方,就会发现这里多了一奇怪的法宝,看起来像个圆柱体,两侧却是一对类似于翅膀的东西。

    那对类似于翅膀的装置完全是由琉璃晶片炼制而成,足有数百块之多,每块镜片找都刻录了阵法,能够汇聚太阳精华,然后传送到中间的圆柱体中,当聚集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形成一朵太阳金焰。

    如果有现代人穿越到这个世界看的那奇怪的装置的话,一眼就能认出那分明就是21世的卫星,被杨简魔改一番,压成了专门收集太阳之精的特殊法宝,只能说脑洞有多大,法宝就有多强力。

    如果仔细数一数的话就会发现,在这九霄天外,大大小小的卫星法宝足有数十个,不仅仅用来收集太阳之精,月之精华和星辰之力,杨简已经储存了百余颗月魄珠和星辰石,因为在这里日月星三种灵力实在太浓郁了,当然也太狂暴了些。

    杨简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在研究这个世界与原来所在世界的不同之处,发现这个世界的历史轨迹虽然与原来所在的世界有些很多相同之处,但是这也有很大的差异,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个世界,比原来所在的地球大了数十倍上百倍,杨简曾经尝试过用遁术一直向东飞行,结果飞出数十万里灯仍然没引尽头,可以想象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庞大。

    另外这个世界数万里的高空有罡风笼罩,就算是修炼有成的仙人,面对长时间处于罡风笼罩范围也会被飞的皮消肉散。

    一直以来罡风对仙人来说都是禁忌,能避则避,视之为洪水猛兽,可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正是因为有这层罡风的存在,才让大地上充满生机。

    之前就说过,罡风外层的日月星辰之力非常的狂暴,如果如果这些灵气直接落到大地上,只怕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生灵会被这狂暴的灵气撑爆。

    但是有了罡风层就不一样了,强烈的罡风会把狂暴的灵气打散,落到大地上就会变得温和起来,更容易被吸收。

    这个世界上多大多数人的眼中神仙是高高在上,如果能够一直向上飞,就能到达传说仙界,有天庭,有玉皇大帝,有王母娘娘,有福禄寿三星……

    但是让杨简来回答,他会用亲身经历。告诉你这纯属扯淡,如果一直向天上飞,穿过罡风层之后,看到的不是天庭,而是无尽的星空,继续向前飞,只会迷失在黑暗之中。

    根据杨简的研究来看,灵空仙界应该处于另外一个空间,只是与这个空间比较接近,所以才能够接引这个世界的仙人进入仙界,也就是所谓的飞升。

    不过飞升仙界之后想要重新回到凡间那可就难了,飞升通道应该是一个单向的空间通道,仙人想要下凡必须要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又或者是有某些实力强大的人合力打开通道才行,除了当初轩辕与蚩尤大战的时候,几乎很少有仙人下凡的事迹。

    佛门同样也有属于自己的佛界,不过佛界与凡间的距离应该是相对远一些,如果把修行比作不登山的话,道门飞升仙界的路应该像是一条直通山顶的直道,而佛门的修行之路应该相当于一条相对曲折,需要走一些弯路的小道。

    当然无论是道门,还是佛门都有明确的路可以走,相比而言魔门就悲催了,魔界空间应该是距离凡间最远的一界,想要飞升魔界必须要由魔门大能亲自出手,花费大代价打开一条连接的通道才行。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佛道两教的人只要沿着路一直往上走,只要不出意外总能走到山顶,可是魔教他们攀登山颠的路简直就是悬崖峭壁,除非山顶的大佬放下根绳子把他们拉上去,否则基本上是摔死的命运,为此魔教的人对于佛道两教可谓恨之入骨,

    数千年魔教只有一人飞升魔界,那就是被誉为魔教第一人的石神宫主,也就是血神老人,石神宫主一脉根在地狱道,昔年在石神宫守护魔教盛典血神经的时候,便设有回头地狱,浮沙地狱等,能够让魔界大能亲自出手接引石神宫主,可以想象对方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天资过人。

    即然仙界处于完全不同的空间,一直往天上飞当然不可能到达所谓的天庭,那里只有无尽的星空和狂暴的灵气,根本无法吸收,而且时不时的会遇到罡风乱流,不仅能够损伤肉身,还可能伤及元神,就算是李极乐童子,枯竹老人这等高手也无法确保安全,当然没有人会对这里感兴趣。

    可是别人没兴趣并不代表杨简没兴趣,灵气太狂暴?无法吸收?没事那就想办法让灵气变得温和。

    为此杨家专门借四海商行的力量,收购了大量的琉璃,炼制出了数千面琉璃镜,然后由毒液进行推演,杨简亲自动手,在每一面镜子上刻录了的阵法,经过层层过滤,只吸收最精纯,最温和的灵力,最终炼制出了这种类似于卫星的法宝,送到天外之地,收集日月星之力。

    当然,那时候杨简还没有结识枯竹老人,修为也只是初入散仙,凭他个人力量想要穿越罡风层几乎不可能,杨简为此可是伤透了脑筋,最后还是借鉴前世的灵感,炼制出了类似于火箭的法宝,本人藏身内部,把自己发射到天外上地。

    借助于芥子须弥炼制的的乾坤袋,杨简除了用来收集太阳,太阴之力的两颗卫星之外,还有另外二十八颗卫星,对应二十八星宿,每一颗卫星以一颗星宿为核心,收集诸天星辰之力。

    蜀山世界普通的仙人想要凝聚一朵太阳金火,只能在某些特定的地方,正午时分太阳之力浓郁的时候,一点点地凝聚,所用的功夫已数百年来计算,而且必须要是在运气好的情况下才能凝聚出一朵。

    可是杨简呢,只需要把卫星发送到天外,那里的太阳之力的浓郁程度是地面的数十倍,而且没有时间方面的限制,短短十年的时间就凝聚了百余朵太阳金焰,这种情况下杨简完全可以拿来当炸弹用了,当然不会在意一两朵的损耗。

    枯竹老人一副深受打击,不愿意跟杨简说话的模样,偏偏杨简本人好像没有丝毫察觉,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东西已经到手,接下来我们该实行第二步计划了,不过需要算准时间,半年之后我们老地方见,你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的话就尽快,另外我也要去了解一场因果。”

    “怎么,你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需不需要我帮忙?”枯竹老人虽然生气,但是他现在有求于杨简,绝对不能让杨简出事。

    “不用,只是一个小角色,我自己能够解决,而且这件事情算是我的私人恩怨,必须是我自己来解决,”

    枯竹老人点点头,他了解杨简的性格,既然说自己解决,那就肯定有十足把握,不需要他担心,“那好吧,你小心一点,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通知我。“,”

    “放心,要是真的有必要,我不会客气的。不过我觉得应该不需要,好了,我们就此别过三个月之后再见。”

    杨简与枯竹老人就是分道扬镳,各自架着遁光离去,很快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