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液诸天 > 第9章 蜀山世界
    一处荒山老林之中,一道身影半跪在树下,那人全身每一块肌肉都抽搐着,似乎在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当然,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人正是刚刚借空间虫洞来到蜀山世界的杨简,本来还想尽快去找这个世界的仙人遗留的功法,尽快将毒液炼化,解除自身隐患。

    杨简的想法不错,只是他却弄错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的因果律实在太严谨了,仔细想想,蜀山世界的修行有成的仙人彼此之间关系错综复杂,要么是儿子,要么是恋人,要么是师兄弟,今世你助我成道,来世我渡你入门,而且还有与外天魔的说法,以至于这个世界对未来生灵监控非常完美,杨简刚刚到来就被发现了,对于杨简这个外来入侵者当然没有什么好印象,毫不犹豫进行抹杀。

    此时杨戬半跪在地上,承受着铺天盖地的威压,那是一种高高在上,视万物为蝼蚁的意志,世界万物都在它的掌控之下。

    杨简体表涌出一团黑色的液体似乎想要逃离,可是刚刚离体内就被莫名的力量分解掉,只得重新缩了回去。

    同时在精神世界当中杨简的灵元与意识也在被慢慢的消融,这时候杨戬已经没有心思去压制毒液的那部分意识了,属于毒液的那种疯狂,混乱的意识彻底苏醒过来,不过它宁可不要苏醒,因为相比于杨简,对于毒液这狂暴的意识,蜀山世界的天道更是厌恶,将其视之为洪水猛兽,成为首要抹除的目标,一开始就被禁制,以至于无法打开空间虫洞逃走。

    杨简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昏昏沉沉,好像马上就要消散。心中满是不甘,“我就这么死了吗?真是够倒霉的,早知道这样就不来蜀山世界了。”

    虽然杨简极力抵抗,可是面一个世界的天道,再怎么努力也只是无用功,就在杨简的意识即将彻底沉沦,陷入黑暗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他意识空间中响起。

    “你就真的甘心这么死去吗?不再反抗一下?”

    “谁?是谁在说话?告诉我!”杨简一个激灵,强忍着那种昏睡的感觉,打起精神来问道,不知道杨简觉得事情好像又有转机,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毕竟要是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只是想要问你一句,你愿意跟我做一个交易吗?一个可以让你活下去的交易。”那个声音虚无缥缈,不知道从哪里来。

    “什么交易?”即使面对死亡杨简仍然保持冷静,虽然想要活下去,但是交易的内容太苛刻的话,杨简是不会答应的,如果这个交易会让自已受制于人,彻底成为对方的奴隶,那么这个交易宁可不要,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痛苦。

    “真是谨慎。放心,这个交易没领想象中的那么差,我有三个未了却的心意,这就是交易的内容,我可以让你活下去,作为代价,用你的最大努力去帮我完成心愿,当然如果最终失败了也没什么,我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我同意!”杨简毫不犹豫点头同意了,这条件确实不怎么苛刻,要是实在完不成大不了一死,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自己也不可能再损失什么。

    “很好!准备接受我的传承吧。”

    一道灵光从虚空钻出,瞬间进入杨简的脑中,海量的信息瞬间爆发开来,杨简的灵魂在海量信息的冲击下如同一颗小树在风雨之中飘摇。

    随着大量信息融入脑海,杨简讲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居然是蜀山世界中有名的倒霉蛋,五台派的创始人太乙混元祖师,而这个时间段刚好是第二次峨眉斗剑之后,太乙混元祖师先是被自己的徒弟朱洪偷走了六六真元葫芦和护身至宝太乙五烟罗,之后再跟峨眉派掌教齐漱冥比剑取胜的之后,被峨眉派的三仙二老一涌而上,遭遇围攻,他哪里是对手,最后身受重创回到五台山之后,就形神俱灭而死。

    或许是因为峨嵋派对于混元祖师也是忌惮万分,所以出手可那叫一个狠,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不给他,身受重创的太乙混元足时只剩一缕残魂在虚空游荡,本来马上就要消散了,却没想到意外发现了杨简这来自于其他世界的人。

    杨简之所以会被蜀山世界的天道排斥,是没有这个世界的痕迹,属于命外之人,这就像在一个管控严格的国家当中没有身份证一样,现在太乙混元祖师把自己的身份让给杨简那么一切就能解决了。

    只是太乙混元祖师做的更加彻底,因为他还需要杨简帮他完成遗愿,不仅把自己的身份让给杨简,而且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记忆传承给他,这是一种舍弃自身成就他人的秘法,只是杨简接受了我太乙混元祖师的馈赠,同样也得承担起太乙混元祖师的因果。

    杨简只觉得脑海中的信息越来越多,太乙混元祖师彻底放开了心神,将自己的一切献祭,不仅是他所修行的功法,还包括数百年来修行的感悟,经验等等,对杨简来说这简直比忽然之间继承了百亿财产还爽。

    不得不说太乙混元祖师实在太无私了,让杨简心中升起一股感激的情绪,虽然太乙混元祖师之所以这么做也可以说是万不得已,因为他现在只是一缕残魂,马上就要消散了,如果不传承给杨简只会白白浪费了自己,但是杨简仍然感激,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能够做得到,一定要帮帮他完成心愿。

    正所谓天道之下,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命运让杨简和太乙混元祖师相遇,太乙混元祖师传承下来自己的意志,让自己的心愿而有达成的机会,杨简则保住了性命,两人同时把握住了那一线生机。

    “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叫毒液吗?看来是个隐患,帮你解除掉好了。”杨简体内的毒液似乎被一股力量扯了出来,一股意念轻易的将毒液最后的一点意识抹除掉。

    “咦!这是什么!很奇怪,竟然有一种道的痕迹,很神奇,没想到你还有这等宝物,我顺便帮你练化一下吧,以后用得到。”太乙混元祖师这时发现了一件让他惊讶的东西,口气中多了一丝惊讶。

    一物从杨简的口袋中飞出来,杨简虽然在受传承,但意与太乙混元祖师的残魂连接在一起,能够“看”到外界的东西,发现太乙混元祖师所说的居然是火焰女皇的主板。

    杨戬心中有些不明白,太乙混元祖师为什么会看中火焰女皇的主板?要知道这可是科技侧的产物,蜀山世界属于神话侧,两者之间实在难以产生什么联系,而所谓的道之痕迹又是怎么回事?

    “等一下,那……”杨简刚想要阻止,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杨简目瞪口呆,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火焰女皇的主板居然开始散发出点点荧光,似乎有无数的符文环绕着,按照某种玄奥的规律运转,不断的重组,结合,产生了神奇的变化,而主板被慢慢的分解,变成了一蓬金色的粒子,跟毒液融合在了一起。

    “这究竟是什么法宝,虽然神奇,不过有点太简单了,这两个符文从来没见过,就用阴阳来代替吧,帮你修改一下吧。”

    由于杨简接受了太乙混元祖师的初步传承,已经明白了一些基础的修行知识,包括神秘的符文,就在眼前计算机的最基础的代码0与1被换成了阴与阳,然后火焰女皇的程序自动更改,发生了更加玄妙的变化,在杨简的感知中,似乎变成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存在。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杨简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以前杨简并不相信,可是现在,信了!

    电脑的主板居然可以用神话世界的方法炼化,而且似乎因此而进化了,一开始的时候杨简有些难以接受,可是渐渐的的又觉得好像不算什么。

    在原来的世界,杨简曾经听人说过,电脑最初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它的程序就是引用了中国道教的阴阳理论,本来多数人都觉得这是胡说八道,可现在看来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

    火焰女皇的主板能够用蜀山世界的方法炼化,只能说是杨简的运气好,太乙混元祖师可以说是蜀世界最顶级的高手之一,甚至跟长眉真人都有交情,跟青城派的极乐童子关系也不错,论道行,论眼光整个蜀山世界超过他的也没几个,可以说是天仙一流的人物,看待事物的眼光与其他人不同,能够透过表象看本质,所以才能看出火焰女皇主板的不凡,并且按照他的想法进行炼化,如果太乙混元祖师愿意的话,早就渡过天劫,飞升空灵仙界了。

    只是很可惜,太乙混元祖师被他的弟子连累了,他收的徒弟良莠不齐,秉承有教无类,却又放任自流,结果一众门人仗着大乙混元祖师的名号无恶不作,难免跟行侠仗义的峨眉派产生冲突。

    先不说太乙混元祖师为人如何?但是对门下弟子绝对没话说,不仅尽心尽力的教导,而才特别的护短,吃了亏的弟子回去之后颠倒黑白一番诉苦,自然让太乙混元祖师大怒,引出了第一次斗剑,结果吃了大亏,之后苦心炼制了五毒诛仙剑,本以为可以一雪前耻,却没想到把命搭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火焰女皇的主板与毒液彻底融合在一来一起,同时太乙混元祖师也将自己的一切传承给了杨简。

    荒山大树下杨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面上略有些迷茫,“我现在究竟算是谁呢?杨简还是太乙混元祖师?”

    认真说来现在杨简还是占主导地位,因为太乙混元祖师只是一丝残魂,性格方面仍然保持了杨简原本的状态,但是因为接收了太乙混元祖师太多的记忆,在感情方面难免有些向太乙混元祖师靠拢,对方喜欢的杨简也会喜欢,对方厌恶的杨简也会厌恶啊,毕竟对方可是活了数百年老怪物,记忆量实在太庞大了,受到影响是难免的。

    “算了,不想那么多,能够有这种结果已经算是天大的运气了,既然我继承了太乙混元祖师的一切,自然也要为他达成心愿,他的仇人,他的徒弟,他的……”

    只是杨简刚说到一半又有些尴尬起来,因为杨简忽然想到太乙混元祖师算得上是有老婆的人,就是他曾经的女徒弟许飞娘。

    要说起来许飞娘于太乙混元祖师那可是真爱,为了帮他报仇,可是到了不惜一切的地步,假意改邪归正跟峨眉派亲近,暗地里却捅刀子,凭借一张巧嘴不知说动了多少盖世老魔和峨眉派为敌,简直就是封神世界的申公豹,虽然最后才知道这是峨眉派的阴谋,可是却也不得不说许飞娘的厉害。

    杨简翻阅着脑海中的传承知识,随后想到太乙混元祖师放不下的三件事。

    首先是叛师之徒朱洪,这算是太乙混元祖师现在最痛恨的人了,他对自己的徒弟向来宠爱,特别是朱洪,因为是最小的弟子,对他有求必应,却没想到最后居然背叛了自己,偷走了自己的护身至宝,要不然就算是被三仙二老围攻也能保得性命,叛徒必须死。

    杀朱洪对杨简来说并不是难事,这就是穿越者的优势,杨简知道朱洪盗宝之后会隐藏到四门山,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直接去给斩了他就是。

    第二件事则是太乙混元祖师放不下他的那些徒弟,尤其是许飞娘。临死之前太乙混元祖师还专门交代他们好好修炼,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肯听他安排的有几个,对于那些不听话的死就死了,可是那些愿意听从安排的呢?尤其是许飞娘,太乙混元祖师最是担忧,希望杨简帮忙照看一下,这对杨简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当然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可是最后一件事却把杨简难住了,因为目标是峨眉派,太乙混元祖师对峨眉的怨念可是突破了天际,明明说好双方一对一比剑的,自己好不容易赢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玩阴的,被三仙二老围攻致死,此仇岂能不报?

    可问题是三仙二老是峨眉派的顶梁柱,找他们报仇就等于与整个峨眉派为敌,还得加上佛门,这简直跟找死没多大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