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断星河 > 第八百一十章:会战赤水河谷(下)
    此刻的长兴城外已是数十里联营,南朝的五十万大军攻克长兴之后,为了尽量避免刺激百姓,除了必要的占领军之外,大部分人马都没有入城,而是驻扎在城外。

    如此庞大的军队除了自己的日常补给之外,也会向民间采买极少量的“物资”。

    比如今日或许是营中将官听闻问天阁的师傅厨艺不错,特意点了一桌好菜,让伙计送到营中。

    “吃食就放在着吧!”

    刚进军营没多久,一个身材壮硕,圆脸大肚的军官指着面前的小桌说到。

    伙计赵二和马飞连忙提着食盒走了上来,将做好的饭菜一样样摆在桌上。

    “每样菜都吃一口。”

    那军官指着马飞说到。

    这是为了避免有人在饭菜中下毒的惯用手段,马飞已经送过了几次饭,自然知道规矩,连忙谄笑着迎了上去,随意拿起一双筷子,在每样菜里夹出一点,美滋滋地吃了下去。

    军官盯着马飞的模样,等了少许时候,见马飞红光满面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便甩出两个南朝铜板,挥了挥手打法二人离开。

    领二人进门的士卒像来时一样,领着二人往军营外走,等把二人送出营门便不再理会。

    “二哥,事完了,咱们回去吧。”

    马飞正要招呼同来的伙计赵二一同离开,可是一回头却不见赵二的踪影,心道莫不是二哥还留在营中?

    想到这里,他脸色不禁微微一变,因为若是赵二真的误留营中,又没人引领,十有八九会被当成奸细抓住。

    而南朝人对待奸细向来残酷,此时的军营门口还挂着六七个头颅,都是被当成奸细处死的人。

    马飞担心赵二的安危,心中着急,可是他不过是问天阁上的一个伙计,根本没胆子回南朝大营中去找赵二,可就这样丢下同伴他又于心不忍。

    于是便只能慌慌张张地在军营旁打起转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还是不见赵二的身影,马飞心里越来越担心。

    人就怕心急,一心急就会胡思乱想,此刻他担心的已经不仅仅是赵二的安危,一旦赵二被认定为奸细,那么就连他和整个问天阁都会被连累。

    怎么办呢?

    实在不行只有先回去把此事告诉掌柜的,他主意多,让他想个办法!

    对了,就这样办!

    等待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马飞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先回问天阁再说。

    可就在这时,赵二突然好似幽灵一般地出现在他身后。

    “啊!”

    马飞吓了一跳,看清赵二的模样,这才回过神来,埋怨道:“二哥,你到哪去了,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大家?!”

    “别说话,赶紧走!”

    赵二闻言没有丝毫解释,只是留下这么句话便匆匆往前走。

    马飞这才想起自己二人还在南朝军营之前,连忙闭上嘴,跟着赵二往进城的方向走。

    等到已经看不见南朝军营的时候,马飞这才一把拉住赵二问道:“二哥,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赵二回过身,一脸阴沉,好似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这……二哥,你怎么了?”

    马飞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关切地问。

    赵二道:“方才我趁看门的几个南朝士卒不注意,去军营之中探查了一番。”

    “什么?你疯了?!”

    马飞闻言顿时大惊。

    但赵二却没有理会他的惊愕,自顾自说道:“是假的,军营是假的!”

    “什么假的?那么大的军营怎么可能假得了?”

    马飞被赵二说糊涂了,狐疑地望着他。

    赵二道:“是假的,我查过了,大部分营房都是空的,里面根本没有人生活的痕迹,还有大营深处站岗的军士都是用稻草扎成的假人套了一件盔甲。

    整个军营看似有数十万人驻扎,但真正的驻军大约不超过五万,有近四十万南朝大军不知去向,他们不见了!”

    马飞挠了挠头道:“他们爱去哪便去哪,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最好所有南朝人都不见了才好呢。”

    “不行!”

    赵二喝道:“南朝大军不在此处便会在别处,武陵王用兵入神,这怕这又是他的阴谋!”

    赵二的话让马飞越听越蹊跷,觉得眼前的二哥和平时的二哥判若两人,不禁试探着问:“二哥,您究竟是什么人?”

    赵二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在惊愕之下对马飞说了不该说的话。

    可是转念一想,等到南朝大军消失这等情报问世,自己这个潜伏的身份便也留不住了,便干脆对马飞道:“实不相瞒,哥哥我是锦衣卫,现在该叫做西北情报局了。”

    “西北?您是冠军侯的人?!”

    马飞惊愕到。

    赵二冷笑一声:“我是大魏的人!”

    滩涂河口,距离赤水河会战的战场仅仅三十里,可以说只隔着一座大山,可这座大山得背后得赤水河滩头却是停着上千艘战舰,无数南朝士卒如潮水一般涌了下来。

    “启禀钟帅,七万前锋已经完成集结,王爷命咱们徐锐突击战场!”

    副将单膝跪在刚刚下船的钟庆渊身边,铿锵有力地说。

    钟庆渊点了点头:“王爷神机妙算,这一次转战千里,可是一举消灭徐锐的大好机会,绝不容错过。”

    副将站起身,笑道:“谁说不是呢,恐怕任谁也想不到驰援这次战场的武陵亲军乃是由卢帅率领,您一直跟在王爷身边。

    更想不到咱们北上攻打长兴城的不过八万人马而已,王爷和四十余万主力则根本没有北上,而是一路沿河悄悄西进。”

    钟庆渊点了点头:“王爷对徐锐的兴趣远远大于对长兴城的兴趣,可惜啊,徐锐对形势的判断着实可怕,不仅在最关键的时候停止了东进,甚至还包围了西路大军反将了咱们一军。”

    副将笑道:“没能让徐锐一头撞进咱们计划好的包围圈着实可惜,不够徐锐胃口太大,竟是想要一口吃掉三十万西路大军,也不怕被崩掉了大牙。

    眼下王爷的大军已到,徐锐被西路大军和武陵亲军牵制住手脚,钟帅作为大军前锋定能出其不意,一鼓作气将徐锐消灭!”

    钟庆渊心里也是这般料想的,听副将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却突然眉头一皱,指着天边道:“咦,你看那是什么?”

    副将一愣,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惊愕道:“那莫不是暗棋战报上曾提到过的热气球?”

    钟庆渊脸色一变,大声道:“立刻下令全军出动,提前突袭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