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11章 简陋的装备
      在剑与魔法的世界,神灵也并非永世不灭。

      人世间潮涨潮落,兴盛哀亡,不知多少国家和民族在更迭。高高在上的神灵也同样如此,每隔几百年上千年,执掌不同神职的神灵也有生有死,都会换一拨。

      具体到某一个神灵,也会在它存在的漫长时间里起伏波动。比如暴政之神班恩,屡次被杀,屡次复活;而喜欢阴谋诡计的谋杀之神希瑞克则纯粹是个逗逼,喜欢自己作死。

      希瑞克搞了一本《希瑞经》,原本是想害人,结果愣是把自己弄出个白痴,从神界陨落。

      它浑浑噩噩的在人间到处游荡,精神时好时坏,强大神力消耗殆尽,已经到了非常弱小的地步。

      可谋杀之神喜欢玩鬼蜮伎俩的心态永远不会变,它原本恶作剧般附身在一名班恩信徒的身上,企图在背地里给仇敌捣乱。

      可因为周青峰横插一手,这名班恩的信徒却被抓了,只剩下一缕神念的希瑞克也无力改变这个结局,它自然要寻找下一个附身对象。

      好死不死,周大爷出现了。

      相比其他好勇斗狠,只懂蛮力的冒险者,周青峰就显得‘有趣’多了。谋杀之神因为被他嘲讽,反而激发回忆,想起自己是谁。于是它干脆附身而上。

      周青峰这会才一级盗贼,实力太弱,压根没法抵抗这种附身。希瑞克原本自信满满要好好玩弄这个凡人的灵魂,让他为自己嘲讽神灵的言论付出代价。

      然后......

      这具身体很不对劲,能进不能出。其脑子里的思想也怪的,竟然压根不信神,还把神灵视作某种废物般的存在——灵就信你一两天,只要不灵了......

      求雨不成的种花老百姓往往会把龙王从庙里拖出来打。打了还不下雨,这龙王只怕没啥用处,更没啥本事,烧了算了。

      当明白周青峰对待神灵的奇怪逻辑,希瑞克极其惊讶,明白自己为什么没办法脱身——这小子是真的无信者。他的思想完全自主,跟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格格不入。

      更倒霉的是,这小子如果死了,被困住的希瑞克也将跟着一起死。

      这可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谋杀之神想要脱身就只有一个办法——把这小子变成个自己的信徒,让他的心灵出现漏洞,让他崇拜自己。这才能反客为主,强行占有这小子的躯体。

      可这小子压根不信神。

      遇到新难题的谋杀之神沉默了,存在了几百上千年,这种情况还真是头一回出现。

      周青峰也沉默了。

      如果是个狂信徒被自己信仰的神灵附身,必然会欢欢喜喜,甘愿献身并觉着是无上荣耀。

      可周青峰不是狂信徒,他连信徒都不是。没那个正常人喜欢自己的身体里有另外一个意识,那怕对方是个神灵也不行。

      被附身后,周青峰短暂经历了害怕,恐惧,无助等过程。可他很快明确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做主,那个叫希瑞克的家伙并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维克多。”

      一声呼喊把思绪发散的周青峰给拉了回来。

      托德在周青峰眼前挥挥手,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刑架上的尸体被放下,聚拢的冒险者们已经散开。

      班恩信徒的死亡无非是让白鸦村的人们压力更大。可没人多说什么,毕竟黑森林里天天发生意外,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

      “我们接下来有什么事吗?”周青峰反问道,“你还要去灰泥村找人复仇么?”

      托德懊恼的叹了一声,户外的冷风和死亡让醉酒的他清醒了许多,“地精栈道被封锁了,村子里的补给顶多支撑一周。如果一周内不能重新打通栈道,好些人得饿死不可。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我必须做点什么。不过现在要天黑了,没人敢在夜晚的黑森林里游荡。所以我们明天出发去灰泥村,现在我们去领些装备,再好好睡一觉。”

      进入白鸦村时,托德两手空空,周青峰也是空空两手。

      为了应对当前的难题,守林人陆坎斯开放自己的装备库,允许托德把自己武装起来。周青峰也能占点便宜,弄件趁手的武器。

      所谓装备库不过是个带锁的木屋子,屋子没有窗户,必须点着火把进去才能看清。周青峰跟着托德进来,入眼就是成排的木架上摆放着几十柄粗大的重武器。

      巨斧,大剑,重型连枷。

      为了应对黑森林里可怕的怪物,在这里生存的人类都习惯使用威力巨大的武器。托德就拎起一把大斧头,开心的笑不停。

      可这些东西根本不适合周青峰。那些斧头动不动就十几二十公斤,也只有野蛮人才能挥舞——正常人类用的斧头才几公斤而已,否则光是携带就能累死个人。

      除了重型武器,装备库里还有些甲胄。托德就挑了件厚重的牛皮甲,足以覆盖他全身大部分要害。可这类皮甲也重的要死,周青峰只能扭头离开。

      剩下的东西就乏善可陈了,这里没有适合盗贼用的精巧装备,连把匕首都没有。没谁会拿把小刀子跟怪兽近身肉搏,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小子,你好像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武器。”希瑞克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闭嘴,这跟你没关系。”周青峰在心里说道,可他确实失望。虽然有装备也未必让他变强,但好歹是个心理安慰。

      “如果你愿意向我祈愿,奉我为主,我或许可以帮你。”希瑞克怪笑两声,“我的信徒里有很多盗贼,我太了解你需要什么了。只要愿意,我甚至可以制造一件神器给你。”

      神器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掌握神器是每一个冒险者做梦都想的事。

      但周青峰却嗤之以鼻,“一个堕落到要靠附身凡人才能存在的家伙,跟我说神器?”

      ‘希瑞经’的破事就好比一根针,扎的希瑞克非常敏感,一句话就让它暴跳如雷,“小子,你最好看清自己当前的状况。以你现在的实力,几个地精的围攻都应付不了。

      你如果顺从我,我就可以让你活下去。否则你这种无信者死后,灵魂将前往冥界,被封在无信者之墙上接受数百年的折磨。”

      灵魂受到折磨,这对信徒来说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但周青峰却无所谓,希瑞克说什么都像是在说笑话。他好不容易从装备库的角落找到一柄蒙灰的细刺剑,抓在手里掂量了几下。

      细刺剑就好像一根放大的绣花针,大概六七十厘米长,很轻,有个简单的护手。也不知道这东西被丢在角落多少年了,剑身都有些锈蚀,剑鞘更是不见踪影。

      凑合凑合用吧,总比没有好。

      周青峰伸手拗了拗细长的剑身,其韧性不错,还可以用。

      发现周青峰居然选了这么一柄破烂,希瑞克立马嘲讽道:“这东西在黑森林有个屁用,连头狼都杀不死。若是你愿意崇拜我,我可以教你如何给这柄剑附魔。”

      附魔便是增加额外的属性,比如吸血,撕裂,毒素,厉害的还能附加元素伤害,或者其他神奇的能力。

      可周青峰就是不答应,“希瑞克,闭嘴吧。你说的话,我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可你就打算拿这么根垃圾武器去战斗?”

      “有些事情总是需要面对的。”

      “你太狂妄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弱小和无知。”

      “我很清楚自己的弱小。”

      “可你要是死了,我也会死,彻底的陨落。”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