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10章 谋杀之神
      灵魂和神灵之类的话题太过神秘,很容易引发讨论。

      一群人绕着刑架上吊着的尸体热议不停,周青峰也有点不自在——没多久前,吊着的那家伙还用诡异的语气跟他说话。可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就变成冷冰冰的僵硬尸体。

      听到争吵,野蛮人托德也驻足停留,站在圈外听了众人的议论。

      周青峰顺势询问到底在议论什么?

      托德回答道:“那个邪神信徒不是弱者,这点寒风和伤势还要不了他的命。陆坎斯也不会轻易杀了他,无非是不断的折磨而已。可他偏偏死了。”

      托德又指了指正在检验尸体的人,“那是个死灵系的巫师学徒,他能分辨死者的灵魂是否还在。一般人死后,灵魂并不会立刻消散,除非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周青峰什么都不懂,就只看到有个穿长袍的家伙伸出干枯的手指,正在翻检吊着的那具尸体。

      “托德,盗贼一般信什么神?”周青峰问道。

      “盗贼信仰的神灵很多,不过最强的是‘暗日’,也就是谋杀之神希瑞克。其神职为‘谋杀’,‘欺诈’,‘谎言’,‘幻像’,渴望力量的年轻人往往会追随它。

      不过希瑞克是个神经病。它心胸狭隘,狂妄自大,认为自己比任何神灵都强大。所以它经常干出些稀奇古怪的事来。

      比如它几年前就从其神国‘至高王座’消失,不知去向。有人宣称希瑞克发疯了,有人说它正在人间流荡。就为这事,其信徒和敌人在到处找他。

      希瑞克的神力受到极大损失是真的。暗日的教会虽然坚称自己的神灵没有任何问题,其牧师偶尔还可以通过祈祷获得神术,可获得神术的数量和威力却在不断弱化。

      对了,希瑞克跟暴政之神班恩的关系很不好,两个邪神之前斗的很厉害。不过随着希瑞克发疯,班恩陨落,两个神灵之间的战争就结束了。可现在班恩又复活了......”

      托德说了一大段,发出长长的感叹,颇有些多事之秋来临的烦恼。

      周青峰则眉头紧锁,受刑者昨晚就是在跟邪神班恩联系,结果被他截胡生命力。其死之前的状况又诡异的很,让他总感觉自己脖子后凉凉的,可回头却啥都没有。

      就这时......

      有个阴恻恻的声音在周青峰耳边凭空响起,“小子,你感到害怕了?昨晚就是你在捣鬼,截取了班恩信徒的生命力吧?你的恐惧令我兴奋,你的来历让我好奇。”

      “谁?”周青峰再次转头,东张西望。

      托德就在一旁,看周青峰脑袋转的跟陀螺似的,就问道:“维克多,你在干嘛?”

      疑神疑鬼的周青峰出了一身冷汗。他什么都没发现,只能对托德讪笑道:“风,一阵风吹的我脖子凉。”

      这话一说,周青峰真的感觉自己脖子发凉。好像有人故意在朝他脖子里灌冷风,还发出桀桀怪笑,嘲讽他道:“小子,你显得如此的无知,连一个野蛮人都不如。

      他说的那些东西,只要随便在一家酒馆里待上两个月,吟游诗人就能把各种古老传说全灌进你脑子里。偏偏你什么都不知道。”

      这怪异的声音把周青峰吓的魂不附体,他僵直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心头骇然的问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是希瑞克,就是野蛮人说的神经病,我就在你的脑子里。刚刚跟你的对话让我恢复了少许记忆。我决定奖励你,把你改造成我的仆人,每日称颂我的伟大,你觉着怎么样?”

      一个神灵偷偷溜进了自己脑子里?

      要说不惊慌是假的。

      周青峰伸手摸自己后脑勺,连带上上下下都摸一遍,却啥异常都没发现。他在心里说道:“你真的是神灵?跑我身上做什么?”

      “因为你很有趣啊,一个蝼蚁般的凡人居然敢嘲讽我,挑衅我。这太有趣了。我可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神,你觉着我应该做什么?”叫希瑞克的声音在大笑。

      周青峰被笑声弄得手脚冰凉,他在慌乱中高速运转大脑,强行镇定的反问道:“你真的是神灵?可你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状况?不至于要欺负我这么个小人物吧。”

      谋杀之神希瑞克,费伦大陆人类神系仅有的几个强大神力之一。

      它喜欢编制谎言和阴谋,它让挚友,爱人,亲属自相残杀。其信徒到处传播纷争和谋杀,将凡人引向毁灭,扰乱世间秩序的正常运行。

      ‘暗日’不止一次的证明,为了获得力量,它可以使出任何手段。不过它肯定不会告诉周青峰,正因为对力量的极度渴求,因为企图成为神上之神,它前几年干了一件蠢事。

      为了让所有凡人乃至神灵都来崇拜自己,希瑞克消耗极大的神力制造了一本‘希瑞经’。这本蕴含强大威能的经书宣传希瑞克是世间唯一的真神。

      只要看过这本书,任何凡人和神灵都会毫无条件的成为希瑞克的信徒,被它肆意操控和指使。结果这本书写成之后,希瑞克因为太高兴了,它自己第一个翻看了‘希瑞经’。

      于是受这件神器的影响,希瑞克竟然成了个只知道自己称颂自己的白痴,直接就从神国陨落,跌落凡间。

      其强大神力烟消云散,其神念分化瓦解,其头脑浑浑噩噩,落得要依附某个凡人才能苟延残喘的下场。

      可就算如此,希瑞克保留部分神性,不是寻常人能抵御的存在。它依旧性格恶劣,喜爱玩弄阴谋诡计,乐于看到凡人在它的威胁和谎言下自相残杀。

      昨晚希瑞克依附在一名班恩信徒身上,祈愿信息流不断变色就是它在捣鬼。眼下它脱离那名倒霉蛋,又附身到周青峰身上......

      桀桀怪笑的声音在周青峰的脑海越来越响,让他心跳加速,仓皇不安,却又毫无办法。直到怪笑的声音转变成‘啊’的一声尖叫.....

      “怎么回事?你居然是个无信者。”钻进周青峰大脑的希瑞克惊讶问道,“你还蔑视神灵,蔑视一切神灵。你怎么能有这样的胆子?神灵的强大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

      在费伦大陆,信仰某个神灵是智慧生物的本能。无信者是比异教徒更可怕,更极端的存在。

      暴怒的希瑞克发出大吼,犹如掀起狂涛巨浪的风暴。声浪冲击周青峰脑海的每一个角落,震荡的回音引发强烈的身体共鸣,让他不住的颤抖。

      只是希瑞克吼了半天,就发现自己完全做无用功。

      周青峰原本冷的要死,被这么吼了几下,身体反而升起一股暖意,手脚都灵活了许多,不再变得麻木僵硬。他对寒冷的抗力获得了显著的提升。

      调出身体素质的面板,原本只有六的体质跳了一格,变成了七。

      咦......,还有这等好事?

      正瑟瑟发抖的周青峰忽然间觉着不那么害怕了。

      “我信不信神,关你屁事。”得了好处的周青峰忽而心情欢快,恨不能催促在他脑海里的谋杀之神再来几次愤怒的吼叫。

      希瑞克又不傻,吼完了就发现自己当前所处的状况很不对劲,“小子,你居然没有在我的怒吼下变成白痴,还吸收了我的力量?”

      “你才是白痴。”周青峰在心里答复道,“我都不晓得你算哪根葱?天底下有你这么差劲的神么?居然向我这样普通的凡人施威,你太弱渣了。”

      “你还敢嘲讽我?我要......”

      愤怒的希瑞克停住了叫喊,强行克制自己的愤怒,转而恨恨的骂道:“小子,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好处的。我可以去附身其他人,让别人来杀你这个渎神者。”

      周青峰就感觉脑后的阴冷正在远离,不由得有些害怕。

      被这么个神经病般的家伙附体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对方愿意离开自然最好。

      可如果这个神经病控制其他人来报复,还真是个麻烦。

      正考虑是不是该求饶,可周青峰脑后那股子阴冷却一直没走。就好像是想走却走不了,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

      希瑞克折腾半天,最后抓狂般骂道:“小子,你不但是个无信者,你的身体竟然是个牢笼。你来自冥界还是自然之殿?是专门来诱捕我的吗?”

      冥界是死亡之神克兰沃的地盘,自然之殿是晨光之神洛山达的地盘。这两个神一个中立,一个善良,都跟谋杀之神希瑞克有仇,早就想把这个疯子干掉。

      只是周青峰那里懂这些?他只明白这希瑞克似乎又走不了。心如乱麻的他回复一句,“你个鬼东西到底走不走?别赖在我身上。我可不喜欢‘鬼上身’。”

      “我是神,不是鬼!我居住的地方叫做‘至高王座’,我不是无尽深渊的那些爬虫,更不是九层地狱里的懦夫。”希瑞克又暴怒了一回,大声吼叫,“我是谋杀之神,是暗日。”

      周青峰又看自己的属性页面,力量似乎有突破的迹象,可还差一点点。他想了想,继续嘲讽道:“没见过你这么无能的神,不是想要找人来杀我么?别光说不练啊。”

      Justdoit!

      希瑞克被气的哇哇大叫,它觉着自己真需要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