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009章 困境
      班恩是谁?

      希瑞克又是谁?

      周青峰压根不知道。

      神灵在他眼里就是木胎泥塑的破玩意,是旅游景点用来骗钱的幌子。谁信谁傻逼!

      那怕明知道这剑与魔法的世界真的有神灵,可他还是抗拒承认对方的存在——神灵么,无非就是强大点的怪物。比我强大十倍跟强大一万倍有区别么?反正我都打不过。

      至于眼前这个胡说八道的家伙,应该就是个神经病。

      受刑者在嘀咕‘希瑞克’这个名字,周青峰已经对这家伙没了兴趣。他转身去找托德,进了村子里的议事厅。

      白鸦村为了强化防御,占地面积很小。很多建筑的功能变得多用途。议事厅其实更像个寻欢作乐的酒馆,正中摆着一张粗陋而巨大的圆桌,一群男人围着圆桌痛饮,高声讨论。

      黑森林苦寒,不出产粮食,酒类需要从外界运输,价格很贵。可也正因为苦寒,在这里讨生活的冒险者们全都善饮,有事没事就爱喝两口,一来暖和身体,二来麻醉自己。

      毕竟这里的生活太清苦了。

      周青峰推开议事厅的大门,就被里头浓烈的酒味给熏的够呛。

      托德坐在圆桌旁抱着个大木杯,一边拍桌子,一面仰头灌酒。村里的其他冒险者吵吵嚷嚷,不知在争论什么,只听骂声震天,好像随时可能打起来。

      圆桌上方,面色苍白的陆坎斯被吵的一脸不耐,大喊一声:“够了,争吵再多也毫无意义。

      就按我的计划办,必须搞清楚那些班恩信徒究竟想干什么?我可不想被他们召唤的邪魔杀上门后再后悔。”

      陆坎斯是村子的老大,他做出决定后,那怕有人不认可却也不再反对。毕竟班恩信徒的可怕是众所周知,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青峰贴着墙角进来的,从头到尾就没人跟他解释。他想去找托德问问,可野蛮人这会正在圆桌旁灌酒,看样子不喝个够是不会罢休。

      这个疑问低声说出口,同在墙角就有声音反问道:“小子,你从哪来的?”

      周青峰一回头,只见墙角的阴影中有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形轮廓。

      ‘阴影躲藏’。

      也是个盗贼。

      对方等级明显比周青峰更高,端着一杯微微冒水汽的热饮,穿着皮衣,却带着顶遮住头脸的兜帽,完全看不清面目。要不是他主动开口,外人很难发现他。

      “我是跟托德来的。”周青峰答道。

      “托德?”阴影中那位瞥了眼圆桌旁的野蛮人,“托德什么时候交了个盗贼朋友?可他可是最看不起我们这些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了。”

      呵呵......,周青峰讪笑两声,岔开话题问道:“我刚刚听有人在说什么‘邪神复活’,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外面吊着挨抽的家伙老是喊‘班恩’,班恩是谁?”

      阴影中的人更加惊讶,他再次问了一句,“小子,你连班恩是谁都不知道?”

      周青峰摇头。

      对方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

      “算了,至少暴政之神不可能有你这样无知的信徒。”阴影中的人叹了声,解释了几句,“黑森林里很危险,能联系外界的道路就只有一条叫做‘地精栈道’的道路。

      这条路一直被个叫马格鲁的地精部落控制。可就在昨天,地精封锁了栈道。如果这条路无法通行,整个黑森林里的十几个人类村子都得不到补给,两千多人就得饿死。

      封路的事本就太糟糕了,可还有更糟糕。

      灰泥村的老修斯派了个信使来找陆坎斯,说是要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状况。可昨晚陆坎斯却发现那个信使是邪神班恩的信徒。

      于是事情复杂了,天知道这其中是不是还藏着其他阴谋?”

      阴影中的人耸耸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算是解说完毕。

      周青峰听的似懂非懂,“就是说很可能是邪神的信徒策划了这一切,目的是想干掉黑森林里的十几个人类村子?”

      “谁知道呢?”阴影中的人嗤笑了一声,“班恩是暴政之神,它更喜欢奴役,压迫,摧残。说不定这背后的策划者想把我们统统变成奴隶。

      有人想趁现在村里还有补给,一口气突袭‘地精栈道’,逃离黑森林。可陆坎斯却舍不得自己的家业,他希望派人联系其他人类村庄,搞清状况。要逃也是大家一起逃。

      更叫人头疼的是灰泥村的老修斯很可能已经背叛。那么其他村子还有多少人值得信赖?其实我觉着都不可信。”

      阴影中的人一直语带嘲讽,仿佛事不关己。

      周青峰也是没吃过苦头,初生牛犊不怕虎,都不知道该害怕什么。他没过多思索,又问道:“你刚刚说班恩是暴政之神,那么神灵中有没有一个叫希瑞克的?”

      “你怎么可以直呼吾主‘暗日’之名?”阴影中的人忽然语气冰冷,“你也是盗贼,难道不信仰谋杀之神?”

      啥......,谋杀之神?

      周青峰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呆了一呆。

      这谋杀之神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怕跟什么班恩一样是个邪神。

      阴影中的那位缓缓离开墙角,朝周青峰靠近。其兜帽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大概二十来岁的男子,体型消瘦。他似乎想逼问几句,可议事厅外忽然有人闯进来喊道......

      “那个班恩的信徒死了。”

      议事厅里原本喧嚣沸腾,可大家听到这句却立刻安静。

      守林人陆坎斯正在分派任务,安排人手去其他几个村子调查。听到这话,他噌的一下站起来,快步冲出议事厅。

      大圆桌旁原本挤着十几号人,也全都跟着陆坎斯涌了出去。就连阴影中那位也如一阵风般离开,没再为难周青峰。

      议事厅里一时就只剩下尚且发愣的周青峰,以及......,快要喝到烂醉的托德。

      野蛮人两天没喝酒了,这简直要他的命,此刻恨不能泡在酒桶里。

      周青峰小步跑到托德身边,推了对方几下,问道:“我说兄弟,现在好像麻烦很大,你怎么还能喝那么多?想再被地精关进笼子里么?”

      一提‘地精’和‘笼子’,托德立马清醒几分。他重重一捶桌面,大声骂道:“该死的老修斯,他居然敢投靠邪神班恩,还把我卖给地精。我饶不了他。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老修斯的麻烦。”

      说完,魁梧的托德也不管周青峰答应不答应。两米多高的他一把拎起周青峰,抓着后者就朝外走。周青峰都没法抗议,又被带到议事厅外。

      议事厅外不远就是那具刑架。

      包括陆坎斯在内,一群人正围着刑架上吊着的受刑者。就听里头有人在惊恐的喊道:“奇怪,这家伙不但死了。连灵魂都彻底消失。

      这完全不合常理。我们......,我们可能真的被邪神盯上了。”

      听到这话,周青峰有点毛骨悚然,好像后背有什么邪恶的东西正在注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