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755章 参观(2)
    洪都厂的机库里有一架被拆解的‘雄猫’。机体,机翼,机匣,航电,起落架,发动机,内部液压等等部件被一一拆开。

    国内航空工业的军工院所大多派人来进行测绘,一起讨论这架二十年前生产的三代机有哪些值得学习的地方。

    “你们打算逆向测绘仿制‘雄猫’?”萨塔里问道。波斯也打算仿制‘雄猫’,但技术上做不到,只能仿制F-5E这种二代机,还仿不利索。

    萧金浪摇头,“对于极其复杂的工业品,逆向学习可以,仿制太难了。我们的工程人员还是打算正向设计。虽然国内科研单位信心不足,但总裁认为是可以做到的。”

    很多人认为以九十年代国内的工业水平,仿制苏-27是唯一出路。但给周青峰信心的是目前连原型机都没造出来的‘十号工程’。

    从制造水平上来讲,歼十比歼十一强多了。

    只可惜不可能让宋老爷子亲自来主持‘红色雄猫’项目,周青峰只能送些保健品过去,希望老爷子活长久点。

    ‘红色雄猫’目前没有总师,只有索菲亚负责统筹,阿尔茜在分系统制造方面给点建议。

    ‘圣光’打算培养新人,挑了一批三四十岁的工程人员组成多个项目组,让他们花钱搞方案竞争,优中选优。

    为了尽快搞出成果,周青峰每次在国内都会拉着一批人喝智力药剂搞‘思维风暴’,强行推进项目进度。

    可算如此,三年后能完成设计定型就算神速了。

    国内制造业要补课的地方太多,建国几十年走过别人几百年的路。周青峰现在又要把这个时间再压缩。

    在机库旁边还有一架完好的‘雄猫’,地勤忙着更换起落架上的刹车碟片。旁边就有技术人员在观察碟片的使用状况。

    萧金浪介绍道:“我们一方面在搞测绘和正向研制。另一方面也在搞零件替代,比如那些刹车碟是贵州生产的。据说能用,但跟原装货还有很大差距。”

    起落架上的刹车碟是消耗品,这东西看着不起眼,但没有就是没法安全降落。波斯的‘雄猫’同样有大量需求。可他们只能靠少量走私供应。

    就是这千千万万不起眼的小部件导致战机妥善率底下。波斯的‘雄猫’飞行员一年都飞不了几个小时,因为根本耗不起。

    萨塔里没执着追问‘圣光’的‘雄猫’到底来自何处。倒是跟来参观波斯‘民间飞行员’在私下商量之后,希望能亲自感受一下洪都厂的这架测试战机。

    “陈瑞。”

    萧金浪没立刻答应。他先喊来一名隶属集团的试飞人员,低声问了几句,得到肯定答复后方才点头同意。

    “你们的人只能坐后座武器官的位置,我们的飞行员负责驾驶。”

    陈瑞正是之前驾驶苏-27却被阿尔茜欺负到崩溃痛哭的飞行员。这家伙痛定思痛,强烈要求调去学习驾驶‘雄猫’。

    国内决定仿制苏-27要到98年,确定技术路线后就不可能掏钱采购两种重型三代机。而现在才92年。所以周青峰目前有意无意压制苏-27。

    这不单单是要给国内提供更先进的战机,同样是不让大毛赚到几百亿美元的军工外汇。让北面的毛熊衰弱的更严重点,最好哪天再分裂一次。

    为达成目的,‘圣光’自掏腰包搞营销,请空军来体验‘雄猫’。只要飞过的人都赞不绝口,对变后掠翼和高性能雷达念念不忘。

    空军好不容易引进了首批二十四架苏-27,高兴了没半年,‘雄猫’构成的蓝军天天上门踢场子。踢到苏-27的飞行员都怀疑人生。

    ‘圣光’目前有足够的游说能力。周青峰更是拍胸脯保证‘红色雄猫’在五年内造出原型机,顺带连海军的航母和舰载机一起解决。

    这个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有这一系列铺垫,像陈瑞这样的种子飞行员自然就跑到‘圣光’来混了。名叫阿里的波斯飞行员跟他一起登上‘雄猫’。

    “阿里?”陈瑞用英语跟对方交流。听到波斯飞行员的名字,他立马反问道:“两伊战争时,你们有个王牌飞行员也叫阿里,认识吗?”

    波斯飞行员戴个副墨镜,留个胡子,呵呵的笑了笑,“我就是那个阿里。”

    获得实战击坠的飞行员,虽然只击落一架,但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周大爷那种靠妹子打仗,升空就击落三架的怪物除外。

    陈瑞不由得再次跟对方握手,礼仪性的问问对方的经历。两人也不耽误时间,登上战机后继续聊。

    “听说你们波斯的‘雄猫’飞行员都是美国人训练的?”

    “是的。老飞行员确实都有美国受训的经历,不过我们也培养自己的飞行员。你是哪里接受的培训?”

    “我是在国内受训的,有国外飞行教官来培训。”陈瑞想想,觉着阿尔茜应该算‘国外飞行教官’。

    “国外?那个国外?”

    “保密。”

    “这也保密?我可是来你们这里交流的。我当年也是在‘格鲁曼’公司受训,说不定认识你的教官。”

    “有可能。”

    陈瑞不多废话,两台TF-30开加力来个短距起飞,直冲天空。他和阿里飞了大概半小时,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战术动作,检验双方的能力。

    下飞机后,两人很愉快的赞叹对方的能力,并且表示有机会来几次模拟空战,挑战一把近似实战的感觉。

    不过在回到萨塔里身边后,阿里就沉着脸说道:“那个‘陈’原本是苏-27的种子飞行员,改飞‘雄猫’后确实学的美式战斗风格。

    他说自己只学了几个月,但从能力上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有个细节,就是他们的‘蓝军’几乎天天都有飞行任务,每人每个月至少二十小时的飞行时间。

    这说明他们不缺配件,连备用发动机也可以敞开了用。这背后需要强有力的后勤支持,确实值得我们予以高度重视。”

    萨塔里听了后,只阴着脸点点头。

    阿里很奇怪,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你在天上飞行,又有好几伙不同国家的武官前来参观。虽然没近距离交谈,但他们穿的制服还是很好认的。”

    “是谁?”

    “埃及,沙特,叙利亚,利比亚,坦桑尼亚,伊拉克,孟加拉和巴基斯坦。‘圣光’真是无所顾忌,把分属不同派系的势力拉到一起。那位总裁简直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