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754章 参观(1)
    在鲍里斯波尔待了三天,萨塔里回德黑兰去了。‘圣光’提供了跟波斯合作的全套方案,他要带纸质文件回去接受高层的审核。

    德黑兰的想法倒是谨慎,要进一步的考察考察,研究研究,评估评估。半年内做出突破性的决定就是非常快速。

    但CIA等不了啊!

    萨塔里回去没两天,CIA就激活了自己在德黑兰的内线,要求主动推进跟‘圣光’进一步接触。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说不定迂回调查,搞清楚是谁在背后捣鬼?

    周青峰表示萨塔里可以成为双方合作的纽带,以官方身份进行民用品的商业贸易。只要能推进双方合作,他就不计较这个死老头子的冒犯。

    萨塔里则从头到尾都没说加密机的事。他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干脆装聋作哑,只因这里头水太深。反正泄密都泄了二十多年,也不在乎再泄几天。

    于是这次波斯的反应堪称神速,八月中旬就派出一支由‘民间飞行员和工程师’组成的队伍,前往种花家的洪都厂考察‘圣光’第三代先进重型多用途战斗机项目。

    萨塔里作为领队,一路转机抵达南昌。‘圣光’派人迎接,场面非常低调。他首先被安排参观洪都厂正在改建的新厂区。

    周青峰投资数亿美元,要在‘联合体’的项目中建设两座高标准的飞机维修和生产厂。一座在陕飞,一座就在洪都厂。

    “你们按美国军用标准建设厂房和生产线?”萨塔里对此非常意外,询问陪同参观的萧金浪,“你们的技术水平能做得到吗?”

    “有难度。”

    萧金浪坦然的很。他这半年专门负责协调‘圣光’和国内诸多军工院所和单位的合作,也变成了半个制造业专家。

    “主要是材料和工艺上落后,但最关键的还是人员管理和培训。我们只能多花钱把人才集中起来使用,同时引进国外人才。

    比如日本的工程人员对于厂房和生产线的建设很有经验,所以我们的新厂房就大量聘用日方人员。”

    萨塔里更惊讶,“你们不怕泄密?”

    “确实怕。”萧金浪哈哈大笑,“一开始很多人反对使用外籍工程人员。但‘圣光’的资金,‘圣光’的项目,‘圣光’的决定。

    总裁追求效率,打破了很多规矩。

    事实证明,引进外籍专业人员大大提高了工程进度,还让我们的人掌握了国外最新的技术。

    新厂房学到的经验立马用到其他地方,带来的效益足以抵消初始的疑虑。

    至于泄密,我们也做了一定的防范。也许无法做到绝对不泄密,但只要把工厂建起来,把自己的技术人员培养出来,泄密都是小问题。”

    萧金浪带萨塔里参观了洪都厂现有的K-8生产线。宽大的厂房内灯火通明,一长溜的机体在固定的装配位上等待安装上配件。

    厂房的地面堆满了工装和脚手架,需要装配的零件颇为散乱,生产线显得不规整,装配工人也东一个西一个。

    但萨塔里是内行,仔细看了看还是点头认可了整个生产线的水平——毕竟波斯的水平更差。

    萧金浪不无得意的说道:“K-8是洪都厂跟巴基斯坦合作的项目,今年才刚刚定型,用了美国的发动机,目前正抓紧生产。

    洪都厂向我们国内军方推销,改用马达西奇的发动机,换美军标重新设计,用更先进的航电。另外,我们总裁也提了个脉动生产线的要求。”

    脉动生产线是个什么鬼?

    萨塔里作为航空专家,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概念。

    萧金浪也是一摊手,大笑道:“我们总裁希望飞机能像汽车流水线一样连续生产,加快速度,降低成本。可飞机和汽车不一样啊。

    于是总裁提出介于固定和连续之间的脉动式生产线,要求机体在生产过程中是动态装配。这个要求连日方工程师都懵了,好些人第一反应是做不成。”

    固定生产线是产品不动,设备动。流水线是产品连续动,设备不动。飞机作为超大型的复杂产品,不可能用流水线,用固定线对设备利用率又不高。

    于是两千年后,波音开始搞脉动式生产线。虽然这对装配水平,管理规划,智能机械,工人素质都提出更高要求,但周青峰还是打算提前试试。

    这是革命性的飞机装配生产技术,能用五年把这个技术搞定就算阿弥陀佛了,但总比十几年后再来搞更好些。

    萨塔里对‘脉动’根本无感,他只感慨种花家的生产力确实要比波斯强。

    洪都厂在国内只能算二流,在国际上更是寂寂无名,但比伊斯法罕的‘雄猫’大修厂实力强多了。

    离开厂房,萨塔里又去参观研发部门。偌大个工作间内摆满了电脑。洪都厂拿到了‘圣光’给的资金,今年花大力气在全国招收航空工业的毕业生。

    厂里的月薪开到两三千以上,一年给户口,两年分房子,家庭教育和医疗都可以就近解决。有‘圣光’背书,条件好到可以跟一线大城市抢人才。

    萨塔里倒是对电脑上运行的3D设计界面感兴趣。他凑到屏幕前仔细辨认了一会,讶然的说道:“这是法国达索公司的专用飞机设计软件,你们怎么弄到的?”

    “我们花钱买的正版软件授权,并且得到了后续自由开发的接口许可。集团正在跟国内一百多家高校搞合作,其中就包括工业软件和通用操作系统。”

    萧金浪回答时颇为感慨,“总裁为这事可花了好多钱啊。换别人是无论如何舍不得用几千万买个软件授权。可他就这么干了。

    就因为这笔买卖,集团跟达索公司都建立了业务联系。法国航空航天方面的工程人员将跟我们有进一步的合作。

    在大量派人去俄国深造后,集团又开始琢磨派职工去法国学习先进技术。这里头花掉的钱可真是如流水一般。”

    听到‘圣光’竟然能跟法国达索建立联系,萨塔里终于怦然心动,“你们的新战机项目能请到法国设计师来参与?”

    “主要设计工作还是我们自己完成,但会用到不少法国的软硬件服务。总裁对这个项目是报以开放态度,就算是美国公司要参与也毫无问题。”

    萨塔里听的晕晕乎乎,接下来他跟着萧金浪去机库,参观样机。当他看到F-14战斗机那独具特色的弧形变后掠翼,忽然惊叫道:“这不就是‘雄猫’吗?”

    “对啊,这就是‘雄猫啊’。虽然这是美国人六十年代的技术,但我们从未设计过第三代战斗机,所以需要一个参考,利用现有技术对其进行改进。”

    “你们不是在骗我们?”

    “这怎么会是骗?”

    “我们一直以为你们胡扯了一个项目,硬拉我们来投资。原来你们真的有‘雄猫’啊?等等......这‘雄猫’哪里来的?”

    “呃......‘格鲁曼’公司给的。”

    萨塔里盯着萧金浪‘坦诚’的脸,心里暗想:这‘格鲁曼’公司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