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光暴君 > 第0019章 尿裤子了
    除掉麦肯,托德却被十几个骷髅武士给围住了,外围还有几十个亡灵在试图包围两人。正常人被他的大斧头劈一记,不断成两截也要肚破肠流。可这些骨头架子却硬的出奇。

    以兽人比普通人类大两倍的力量,好半天才爆开其中一个骷髅武士的脑袋。

    “后撤,绕过去。”

    周青峰低喝道。没了麦肯的牵制,他和托德就得以自由的活动。他很清楚这些骷髅武士的特性——骨架硬不说,还特别擅长包围。他之前只有一把破刀,一旦被围住就是死。

    托德手里的斧头相当于白板武器,周青峰手里的佩剑却附带魔法伤害。他瞅准一具站都站不稳的骨头架子,一剑刺击捅向其脑壳。

    死灵的脑壳硬得很,斧头劈上去都只爆开些骨屑。可被锐利的剑芒穿刺,它们却如同豆腐脑般被轻松洞穿——骷髅脑壳里是它们仅存的灵魂,只要轻轻一搅,就能让它们灰飞烟灭。

    一具骷髅武士倒下,便有两三具骷髅武士朝周青峰扑来。它们似乎意识到那柄利剑的威胁,距离两三米就张开森森白骨的下颌,猛然喷出一串碧绿幽幽的鬼火。

    绿色的火焰阴冷深寒,喷出后叫人皮肤起疙瘩。鬼火扩散,爆开成气团,还附带尸毒,闻上半点就叫人头昏眼花,沾染上更是会皮肉溃烂,痛不欲生。

    周青峰吃亏太多,发觉骷髅作势张口,他喊上托德掉头就跑。跑出一段距离后就绕过去,绕不过就上去砍,砍掉一个两个就后撤。

    如此打打逃逃,哪怕骷髅武士跟在他们屁股后头追都无所谓。反正对方速度是硬伤,根本追不上。

    “维克多,你怎么知道那些骨头架子会喷绿火?”托德跟着周青峰,问道。

    周青峰本想说自己死在那些骷髅手中太多次,想了想还是说:“我跟那些鬼东西打过很多次。”

    “可你明明是菜鸟。”托德不忿道,“你还没我厉害。”

    “废话少说,前头就是龙巢了。我建议你先撒泡尿,免得待会弄湿裤子。”

    周青峰已经回到最初降临时的那块山地。穿过最后一段树林就是通往龙巢洞窟的斜坡。他实在太熟悉这段路了,闭着眼睛都能跑过去。

    托德却还要硬撑,怒目而视道:“你个菜鸟都不会害怕,我更不害怕一头龙。”

    “随你,待会尿了的话,麻烦离我远点。”周青峰带头穿过树林。很快就感应到龙威带来的心悸心慌。这是不可言语的感受,皮肤烧炙,大脑刺痛,叫人恨不能扭头就逃。

    红龙阿拉提斯已经蹲在洞窟外的斜坡上。黑暗中,陡峭的山峰是它的背景,天空的雷霆是它的伴奏。它两眼犹如燃烧的明灯,望之心惊,显得格外恐怖骇人。

    托德跟随周青峰走出树林,抬头就看到这头体型是他上百倍的顶级存在。他预想的愤怒,不甘,抗争,视死如归全都化为乌有,眼眶被巨龙的影像占满,身体犹如定型,脑子里一片空白。

    面对巨龙,凡人犹如蝼蚁。

    周青峰不知感受过多少次龙威,此刻也心慌意乱,脚步难以挪动。那头龙就在十几米外,可这点距离仿佛无穷远——有个意识闯入他的脑海,要他屈服,跪下,顺从。

    龙威被催动到了极致。

    操他娘的!

    周青峰开始几步还能勉强自己走。但仅仅几米的距离,他便觉着浑身如同被山峰压住,呼吸困难,气都透不过来。他不得不用手来搬动自己的脚,一步一步地挪上去。

    阿拉提斯瞪直了双眼,怒火在眼眶中燃烧。它认出了眼前的爬虫,这不就是前几天突然闯入它的巢穴,调戏它的未婚妻,还眨眼就溜之大吉的家伙么?

    可这家伙再次出现竟然带着留有自己血誓的契约,若非这份契约的束缚,阿拉提斯脑子里有一千种方法来折磨这小子。

    伊妮莎公主也望着举步维艰的周青峰。她很清楚龙怒之下一介凡人是何等的境遇,能站着不动的都是强者,还能硬拼意志不断朝前挪的则是不折不扣的勇士!

    “这人是谁?我从未见过他。是父亲招募来的冒险者么?还是皇家培养的死士?”公主殿下没开口,但看着周青峰一步步的靠近,她也忍不住心潮起伏——靠前点,再靠前点,契约就要生效。

    当周青峰挪到恶龙的爪子下,身上的龙威重压忽然消失大半。他喘了口气,抬头只见阿拉提斯瞪着巨大的眼睛盯着他,问道:“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维克多.雨果。”周青峰挺直了腰杆子,摸出怀里的羊皮卷,“我来送这份契约。”

    “人类,你让这个游戏的结尾变得有趣了那么一点点,我本以为这会很无聊的。能拯救美丽的伊妮莎公主,你一定觉着无上荣光吧?”恶龙的声音语调沉缓,恢弘大气,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

    羊皮卷化作星星点点,散落无形。

    周青峰呵呵大笑,“我其实是想来看看你这老朋友。”

    阿拉提斯感到一阵恼怒,鼻孔喷出滚烫的高温热流。它眉头皱起,沉声道:“第一次,你溜得实在太快了。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为什么我感觉你对我很熟悉?”

    “别问那么多,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周青峰叉着腰,“带上宝石,你可以滚了。”

    阿拉提斯更是恼怒,“人类,你是否太张狂了?我只需付出很小的代价就可以推翻立下的血誓,让你后悔对我如此的不敬。”

    周青峰却叉腰大笑,心里暗想:“死了不知多少回,大不了再死一次,一百块读档而已。看不起大爷么?我像是一百块都付不起的人吗?今天这个逼说什么也要装下去。”

    这笑声是如此的倨傲无礼,完全冒犯巨龙作为顶级存在的尊严。在公主殿下看来,这位勇者的气度超乎想象,世间无人能与之相比。

    阿拉提斯忍了又忍,最后还是觉着不值得为一个蝼蚁般的人类让自己付出代价。它已经收到了羊皮卷上的誓约,但......,“宝石呢?价值百万金币的宝石。”

    周青峰一回头,兽人苦着脸还在斜坡下站着,两腿发抖呢。

    “托德,把装宝石的箱子搬上来。”

    “我上不去。”

    “拜托,你有点志气行不行?上来。”

    “我真的上不去,我的腿动不了。”

    “你之前叫嚷什么?现在怎么能如此窝囊?别让我下去踢你屁股,快给我上来。”

    “我还是上不去。”

    “为什么?”

    “我尿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