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星穹 > 十七、真假帐簿
    定陶管氏家中,偏院库房。

     程慈看着眼前的粮仓,指着粮仓里一袋袋的粮食,缓缓问道:“这些是什么?”

     管氏当今的家主管虎,他捋着须,笑眯眯地道:“九郎何必明知故问,这里一袋袋的都是粮食。”

     “我想问一声,这么多粮食从何而来?”程慈心中一阵烦躁。

     他隐约觉得不对,这位管氏家主的态度太过平静,平静之中暗藏着陷阱。

     “九郎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我记得你一向是聪明之人,怎么偏生问出这般蠢的问题?”管虎倚老卖老:“粮食还能从哪来,自然是从田里收来,从市场上买来,从口中省来。”

     他每说一句,便向程慈逼近一步,等说到“从口中省来”时,干脆就逼到了程慈面前,一张大口里喷出的臭气,冲了程慈一脸。

     “管氏向来不以田地著称,哪里能收得这么多粮食?”程慈退了一步,冷冷盯着管虎道。

     “我家不以田地著称,谁说就不能有这么多粮食了?”管虎哈哈大笑:“若我家粮食不多,当初又怎么能帮助程老太公,让分乳堂可以养活那么多苦命的女婴?”

     他这话说得程慈怒形于颜色。

     当初程老太公欲抚养被遗弃的女婴,首先便是向管氏求助,而时为管氏族长者,却以“我管家钱粮,如何能助彼成名”为借口,对程老太公大加嘲笑,气得老太公回来后发奋,以自家不多的资财开始行此善举。

     现在过了五十余年,管家家主都换了两代,却开始大颜不惭,自称是他们资助了程老太公。

     “我不与你作口舌之争,你只需再告诉我一件事情,这些装粮的口袋上,为何织有义字纹!”他伸手拍了拍其中一个口袋,沉声向管虎问道。

     管虎眯起了眼睛。

     “有义字文那又怎么样?”

     “齐郡义仓,所以粮食都必须以义字文粮袋分储,每袋粮一百斤,上下不得差余一斤。”程慈厉声道:“郡守朱公于《义仓策疏》中所言,这些粮食,出自义仓!”

     管虎挑了挑大拇指:“九郎当了个小小法曹掾,见识可是大长了啊,竟然还知道这个,只不过九郎你忘了一事,义仓之粮,陈粮三年须得发卖,以免霉烂变质。来人,把账本给九郎看看,让他知道,我家的粮食是从何而来的!”

     立刻有账房从一大堆的账簿中翻出一本,将之交到了程慈手中。

     程慈接过来看,却是两年之前,定陶义仓发卖一批旧粮,以此收益再去转储新粮,而管氏家族,在这一次发卖中,从义仓里买了一千袋。

     以每袋百斤来看,一千袋就是十万斤粮。

     “九郎啊,做事要小心谨慎一些,不要误伤了好人。”管虎见程慈看着账簿发呆,捻须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从程慈手中接回账本,正要继续说话,却被人劈手将账薄又夺了过去。

     靡宝这个极其灵活的胖子,动作非常迅速,抓住账簿哗啦啦一翻,然后不屑地道:“假账,这破玩意儿,在我家呆过半年的账房就不会这么笨拙了,来人,替管大族长校检一番,让管大族长学学怎么做合格的账目。管大族长莫要谢我,我老靡就是这么喜欢祝人为乐!”

     管虎对着程慈,可谓占尽先机,但面对靡宝,则又是另一个态度了。他呵呵一笑,看着靡宝:“靡家主,咱们也是熟人,我管氏也是商家四族之一,虽然定陶管氏只是分支,可两家毕竟还是有些……”

     “别和我说这个,我与你不熟,我与管季倒是很熟,但那厮做生意总是坑我。”靡宝眯着眼:“商家四族,向来就是在商言商,你若想要和我扯交情,不如直说能给我多少好处。”

     管虎嘴巴张了张,终究是怒气冲冲,挥袖转身:“你们查就查!”

     他定陶管家只是商家四族中管氏的支脉,甚至都不算是百家中的商家成员,作为定陶本地的土豪,欺一欺家境平常的程慈可以,但对上靡氏这样的庞然大物,那就完全不够看了。

     靡宝身边带着的账房们纷纷上前,开始翻看那些账簿。

     他们都是精通假账的专家,转眼之间,便翻出了数十处账目有问题的所在,旁边的管虎看得脸青一阵白一阵。

     眼见账目中的问题越来越多,管虎沉着脸,对程慈道:“九郎,这位靡家主是过江龙,那位临淄王更是过路的大神,你当真死心踏地要跟着他们一起,为难我们这些乡里乡亲?”

     程慈此刻觉得心中出了一口恶气,冷然道:“义仓事关重大,乃是千百万人身家性命,谁敢当义仓之鼠,谁就别怪我不念乡亲之谊!”

     “呵,呵。”管虎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让程慈毛骨悚然。

     又过了片刻,几个账房对齐了账,小声跟靡宝嘀咕了几声,靡宝懒懒地道:“行了,不用细查了,一细查全是破绽,这么说吧,三年之内,你们管氏从义仓发卖的陈粮中购得两千七百袋,但你这里已经算出来的义字粮袋超过了四千个,多出的一千三百个口袋,从何而来?”

     管虎冷着脸,没有答话。

     “我劝你还是将真正的账簿交出来吧,若是被我的人将问题算出来,你想要自辩都不能了。”靡宝道。

     管虎没看到,又盯着程慈,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你果真要查?”

     “查!”

     “绝不后悔?”

     程慈冷笑,到现在这种情形,这厮还敢在言语上威胁自己。

     “管家主,我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情,你后不后悔是你的事情!”

     管虎深深望了他一眼,然后冷笑起来。

     “那好,分乳堂程氏,呵呵。”

     他摆了一下手,他家中的账房有人迟疑了一下,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厚厚的账簿。

     账本直接交到了程慈手中,程慈翻开一看,脸色顿时大变,迅速将帐本又合上,惊疑不定地看着管虎。

     管虎脸上的冷笑更甚:“分乳堂程氏,呵,呵!”

     如同刚才一样的话,一样的冷笑,却让程慈身上冷汗直冒,抓着账簿的手也剧烈地抖了起来。

     靡宝看了看管虎,又看了看程慈,若有所思,胖胖的脸上,不觉挂起人畜无害的笑意。

     “有几分意思了。”他喃喃地说道。

     程慈攥着账簿,看了看四周。

     他们对话的地方,人并不算多,方才管虎的动作与话语,唯有他们几人才知道。

     程慈闭上眼睛,脸色变来变去。

     他偷看了一眼靡宝,靡宝用手揉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憨厚模样。

     他又看了一眼管虎,管虎脸上的冷笑倒是没有了。

     就在程慈要与管虎说话之时,外头突然有人叫道:“前大鸿胪任公到。”

     “任公来了,呵呵”管虎顿时大喜,大步向外走去。

     那些军士没有得程慈示意,自然就没有拦他。

     等管虎走了之后,靡宝来到程慈身边,一脸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程九郎啊,我这人向来好说话,我很看好你,无论你想要怎么做,我都会……”

     他做了个在嘴唇上缝针的动作,然后继续道:“总之你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完之后,靡宝袖着手,慢慢往外蹭过去,看起来是想去偷听管虎与任平的对话去了。

     此时管虎刚对任平施好礼,起身问道:“任公,可去找了那位赤县侯?”

     “找了,不过啊,管虎,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人家半点面子都不给我?”任平颤颤巍巍地抱怨:“我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还受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孺子之气,管虎,你们啊,当真是胡来!”

     管虎陪着笑:“任公名传天下,德高望重,那位不敬任公,必有公论唾之……任公,不能让那家伙如此妄为,他们逼得令、尉都不得不弃官,再没人管下去,恐怕就要在此掘地三尺残害无辜了!”

     任平昏黄的眼睛瞄了他一下:“人老了,耳聋眼瞎,刚才你说什么,老夫都听不见。”

     他说完之后,一振衣袖,旁边的任怨向管虎笑了一下,然后扶着他便走。

     管虎在后边追呼了两句,却没拦住任平,管虎顿时阴沉着脸,恨恨地哼了一声:“老东西,何不早死!”

     他声音很小,近乎心声,便是任怨都听不见,但话才完,那边任平猛然转过头,一张老脸上似笑非笑:“管虎啊,我与你祖父有几分交情,既然老夫没有早死,在这里就倚老卖老,替他说你两句,就两句。”

     “第一句,你赶紧招了,先招为敬;第二句,你好自为之,敢做敢为。”

     说完之后,任平慢吞吞离去,到了自家车旁,又扬声说道:“去钱家吧,钱家的钱万倒是个聪明人,他应当晓得如何去做吧。”

     说完之后,他便上了车,牛车慢慢悠悠,开始向远方而去。

     管虎在他身后,面色变了一变,但旋即咬紧了牙,冷笑起来。

     钱家钱万,将原本在定陶只是个二流家族的钱氏带到现在这规模,确实是个聪明人,但是,自己难道真比他蠢?

     他回过头来,看着仍站在那儿发呆的程慈,面上冷笑更甚。

     有谁会知道,自己真正的后手藏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