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国星穹 > 十三、除夕夜变
    赵和放下大门门板,紧了紧身上的衣裳,看了看天上零星飘落的雪花,长长呼出一口白气。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近半年,今夜已是除夕。

    他在平家的铺子里落足,对咸阳市井中的生活已经很熟悉了。这半年来,牛屎巷的那些左邻右舍,也大多喜欢上这个看上去“老实勤恳”的少年。他也结识了不少人,有的让他无可奈何,比如说赵吉那家伙,隔三岔五就会来找他,让他烦不胜烦。

    他心底也有些佩服这家伙的毅力。

    “好冷!”

    不知为何,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赵和衣裳单薄——平衷那个吝啬鬼只给了他一件夹衣,每天他都被冻得瑟瑟发抖。

    但他总比流落街头的要好,这几天里,他和看到好几具冻馁之尸被拖出丰裕里。

    “阿和!”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和回过头,看到的张尖尖的小脸。

    王鹿鸣微微侧着头,带着微笑,看着赵和。

    “鹿鸣妹妹,这么晚,你怎么来了?”赵和愣了愣。

    这小姑娘便是王夫子的女儿。

    王夫子对赵和甚是关心,隔些时日总要来看看他,偶尔还会邀他去自家吃饭。赵和虽然没有去过,但其女小鹿鸣带来的点心却没少吃过。

    “阿和,这是我给你的,我将父亲的一件旧袄子改小了些,你穿上试试。”王鹿鸣将手搂着的衣裳递了过来。

    赵和犹豫了好一会儿。

    “阿和哥哥!”小鹿鸣嘴微微撇了一下。

    赵和叹了口气,接过衣裳,心里极是不安。

    他性格多疑,自尊心又强,故此轻易不愿受人所赐。但与王道相处,如沐春风,与小鹿鸣相处,更让他体会到难得的同龄人的友谊。不知不觉中,他受这对父女恩惠已经不少,都有些不知如何偿还了。

    “快穿上,阿和哥哥,我爹爹说这几天越来越冷,你再不添衣裳怎么撑得过去!”小鹿鸣嘴嘟了起来:“下回我见着平匠师,一定要大骂他,现在还不给你加衣裳!”

    赵和依言将袄子穿上,小姑娘是一直抱过来的,因此袄子上还带有她的体温,穿在身上,让赵和觉得暖洋洋的。

    “天色不早,又在下雪,鹿鸣,你赶紧回去,莫让夫子挂记。”赵和系好袄子,向王鹿鸣催促道。

    “放心吧,嗯,还有这个,家里烤的芋头。”王鹿鸣又递过来一个纸包。

    赵和低下头,将芋头也接了过来。

    “你乘热吃,我先回去。”王鹿鸣知道,自己若在这里,赵和定然是不会吃芋头的,招了招手,便小跑着往自家行去。

    此时因为天色已晚又在下雪,牛屎巷几无行人,弯弯折折的小巷子显得甚为冷清。赵和看着王鹿鸣的身影消失在巷子折转处,回头关上门。

    小鹿鸣跑了一段路之后,就开始蹦蹦跳跳,她这般年纪的小姑娘,正是无忧无虑之时,哪怕最近时局不是很太平,那也不是她一个十岁小姑娘关心的事情。

    牛屎巷长有半里,王家在巷子最里面,她转过好几个弯之后,心里忽然有些害怕,因为走了这么久,她竟然都未在巷子里遇着一个熟人。

    正当她要加快脚步时,从巷子边的一小甬道里,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拽住。

    不等她大叫,那只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她的呼救声变成了微弱的呜呜声,在这风雪的傍晚,根本没有人听见。

    鹿鸣心里满是恐惧。

    而堵住她口鼻的手,让她呼吸不过来,整个人几欲昏阙。

    她被牢牢锁住,面孔朝天,因此看不到是谁抓住了她,只听到有个声音道:“你要做什么?”

    “嘿嘿,抓个小娘儿们,你说还要做什么?”抓着她的人狞笑道。

    “休要多事,咱们此次来,是打探消息的!”

    “问这小娘皮就是,敢一个人在这到处跑,必然是丰裕坊的!”

    “在这问会惊动人……”

    “谁说要在这问,把人带走……啊!”

    抓住鹿鸣的人邪气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惨叫,鹿鸣觉得束缚自己的手突然松了脱落下来,紧接着,另一只手拽住她,将她往后一扯,带着她撒腿就跑。

    “救……救命,救命!”鹿鸣大叫道。

    她侧过脸,看到的是赵和。

    近来咸阳城中并不太平,新天子在入城之日、中秋之日和重阳之日,三次许诺赐咸阳百姓酒食衣帛,但三次都被朝堂阻住,故此民间颇有怨声。而且整个帝国都隐隐不安,不少流民因此涌入城中,他们无衣无食,难免会做些为非作歹之事。在鹿鸣告别之后,赵和暗中跟着她,便是担心她遇到这些歹人。

    幸好赵和跟了过来。

    他虽然没有听清楚歹人的对话,但看到对方抓了鹿鸣,立刻贴墙急追,乘其不备一剑将其手臂劈伤,救下了鹿鸣。

    剑是赵吉的,半年前他夺来之后,赵吉一直没有要回去,他便收在棺材铺子里。

    “该死,小杂种,我要杀了你!”被赵和伤了手臂的歹人怒吼。

    “快走,快走!”另一个歹人叫道。

    赵和拉着王鹿鸣飞跑,若只是他一人,他还想凭着剑术与对方周旋一二,但带着鹿鸣,他心有所忌,不得不走。

    对方并没有追来。

    扯着鹿鸣,一直跑到巷子最里,正好与王夫子遇上。王夫子也提着一柄剑出来,看到赵和与鹿鸣的模样,脸色大变:“出什么事了,鹿鸣,你怎么叫救命?”

    “有坏人要捉我,是阿和哥哥救了我!”鹿鸣虽然害怕得直哭,但口齿还算清楚。

    “我送鹿鸣回来,有歹人抓她,我便劈了歹人一剑。”赵和也说道:“歹人藏在枯枣树边的那条小巷子里,如今不知还在不在。”

    王夫子暴怒,他提剑向前,快步奔向事发之地,见赵和要跟来,他还摆了摆手:“阿和,你在我家里守着,护住鹿鸣,莫要出事!”

    赵和犹豫了一会儿,看到鹿鸣扯着自己的衣袖,浑身发抖的害怕模样,他沉声道:“夫子放心,我一定护住鹿鸣!”

    王夫子这一去,好一会儿,才和十余个大人一起回来。

    这些大人都是左邻右舍的青壮,倒有小半人手中带剑——大秦武风极盛,哪怕是王夫子这样的读书人,也能提剑开弓。

    “发现了血迹,却没有看到人。”

    “应当是这些日子进来的流民,他们想要绑架勒索!”

    “夫子家无余财,若真被他们绑架了小鹿鸣,夫子哪里拿得出钱来赎!”

    “休要说那么多没用的,遣人去知会萧大夫一声,歹人敢到咱们丰裕坊来闹事,不杀他一两个,不足以慑服他们!”

    这些大人七嘴八舌在王夫子家中商议,王夫子的娘子亲自奉茶,她只是一个寻常女子,此时担惊受怕,有些魂不守舍。倒是鹿鸣自己,现在好多了,不再扯着赵和的衣裳,而是躲在里屋听外边的动静。

    商议了好一会儿,大伙决定明天起要将丰裕坊里里外外都翻上一遍,必定要找出那两个歹人。

    等他们议定之后,天色已经晚了,赵和向王夫子告别,王夫子并没有挽留。

    等赵和出了门,王鹿鸣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向父亲问道:“爹爹,为何不留赵和哥哥?”

    王夫子摸了摸她的头:“因为留他才是为难他啊。”

    “爹爹为什么这样说?”鹿鸣不解地问。

    “一来,阿和将留在咱们家视为给咱们添麻烦,二来,他孤苦伶仃,看到除夕之时,咱们一家团团圆圆……”王夫子说到这,摇了摇头:“他不会嫉妒,但总难免羡慕,他怕被人看出这羡慕来。”

    鹿鸣似懂非懂,王夫子哑然一笑:“总之这是个很倔的小子,非常倔!”

    “倔不好吗?”鹿鸣抬着头。

    “倔本身没有什么好不好的,若倔变成了傲骨,那就是好的,若倔变成了傲气,那就是不好的。”关上院门,王夫子牵起鹿鸣的手:“但愿你赵和哥哥的倔能够变成傲骨而非傲气。”

    “赵和哥哥的倔肯定会变成傲骨的!”鹿鸣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父母点评赵和时,赵和一路小跑,正在赶回棺材铺子。

    在经过那棵枯枣树前,他特意停了一下脚步,侧过脸往小巷子里望了望。

    这样的小巷子,在咸阳城中密如蛛网,即便将两头堵住,也难免有支道勾连。不过可以肯定,对方此时应该还没有离开丰裕坊,毕竟已经敲过宵禁的暮鼓,各坊的坊门都已闭紧了。

    小巷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赵和跑回棺材铺,推开一具棺材的棺盖,翻身便躺了进去。因为天冷,他将棺盖又移过来,只留下一丝缝透气——天冷之后,他就是靠着这方法,熬过漫漫寒夜的。

    因为鹿鸣的事情,赵和睡得不是很深,到得半夜时分,他在迷迷糊糊中听到外头隐约有声响,等他彻底醒来之时,那声响已经在身边了。

    他瞪圆了眼睛,屏住呼吸。

    这个时间,撬开门闯进棺材铺子里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再想起傍晚时袭击鹿鸣的那几个歹人,赵和悄悄抓住了剑。

    幸好,他身无长物,那柄剑一直随身,和他一起躺在棺材之中,这让他多少有了点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