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2927章 黑心魔主
    距离荒天和夺天战神交锋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天。

    但,余波残留在星空中,一直没有完全消散。

    天尊古阵散发出来的神力,笼罩无边无际的星桓天大地,抵挡来自星空的大神神力余波。若是控制阵法的神灵,不主动开启古阵,想要闯入星桓天是一件极难的事。

    所幸,千摩桑和魔羯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星桓天,而是在白皇后的陪同下,去了夺天神皇自爆神源的星空的核心区域。

    这里,空间没有恢复,裂痕一道道。

    神电缠绕,雷火奔涌。

    魔羯精神力强大,来到此处后,脸色沉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向千摩桑盯去道:“自爆神源的是夺天神皇。”

    千摩桑尽管修为深厚,资历古老,在命运神殿权势滔天,却也是被这一结果镇住了一瞬。

    此来星桓天,他的确有收拾张若尘的想法。

    但,如果自爆神源的是夺天神皇,他将不得不重新评估血绝战神的实力,从而调整对付张若尘的策略。

    此前他只需要不明面上出手就行。

    现在,他还得做到,杀死张若尘的同时,不能让任何人怀疑到他身上。一丝怀疑都不行!

    血绝战神是什么性格?

    哪怕是有一点点怀疑,就能打上门去。

    千年前,青鹿神殿、白皇后、荒天、刀神界都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现在和千年前的情况,还有些不同。

    就拿福禄神尊来说,张若尘武道修为被废一事,是真的已经将他惹怒。一直不喜欢参合争斗的他,已是放话,今后禁止天南和黑暗神殿的修士参加狩天大宴,星海世界也禁止与这两大势力有商业上的合作。

    这两道神谕,看似无足轻重,实际上关系重大。

    狩天大宴的重要性不用多说。

    星海世界,乃是地狱界最大的商业帝国,是命运神殿的财富之源,号称地狱界的第十一族。

    星海世界与天南、黑暗神殿脱钩,自身虽然损失极大,可是对两大势力的冲击却更大。

    当然,最大的弊端,是让地狱界变得更加分裂了。

    除了福禄神尊,天姥更是可怕的威胁。

    万一血绝战神去把天姥请了出来,谁扛得住?

    “命运之门!”

    千摩桑体内命运规则神纹逸散出来,在头顶,凝成巨大的命运之门,光耀四方,空间被震得犹如波纹一般高低起伏。

    “时空逆转,命运窥视。”

    千摩桑双手结印,调动命运的力量,想要逆转时空,呈现过去的影像,还原战斗的过程。

    但,刚一施法。

    天地间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压来,由外而内,冲击在千摩桑身上。

    “嘭!”

    悬浮在星空的命运之门爆开。

    千摩桑如被神拳击中,身体坠入进了破碎空间里面。

    站在一旁的魔羯和白皇后皆是一惊。

    “唰!”

    千摩桑从破碎空间中飞跃出来,立定在虚空,眼神惊疑不定,道:“有绝顶强者封锁了此处的天机,强行推算,会遭反噬。是谁?”

    他的目光,落在白皇后身上,带有质问的意味。

    白皇后摇头,道:“此事,妾身不知情。”

    “是吗?”

    魔羯的声音,颇为阴阳怪气。

    白皇后眼神一冷,道:“能被摩桑战神称为绝顶强者,必然是无量境的存在。这种层次的人物做事,是我们可以揣度的吗?”

    千摩桑目光锐利,道:“无量境的强者,的确不是我们可以揣度。但,白城主是否可以告知,为何夺天神皇会出现在摩炎星?彩衣神为何会出现在星桓天?”

    “腿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要来,本座有什么办法?”白皇后道。

    魔羯道:“还在强词夺理,神女十二坊一直保持中立,所以地狱界才能容忍你们。如今,神女十二坊与天庭大神暗中勾结,已是触了底线。城主最好老实交代,不然,小心落得界毁人亡的下场。斩神台上,可是很久没有沾染大神的神血了!”

    白皇后脸色不变,道:“黑暗神殿的神灵,就是气势十足,但真当神女十二坊都是女子,便软弱可欺?神女十二坊的靠山,也是有的。”

    魔羯鄙夷冷笑:“五清宗,还是罗衍?都是你用身体换来的吧?若是坐实神女十二坊与商族关系密切,看五清宗和罗衍怎么庇护你。”

    白皇后眼神冰冷含霜,但下一瞬,却又转为勾魂摄魄的妖媚笑容,娇滴滴的道:“对啊!五清宗已是封为神尊,罗衍大帝更是罗刹族的至高真皇,你得罪得起吗?没有证据,最好别污蔑,后果很严重的。”

    魔羯只感觉,白皇后娇柔似水,香艳逼人,恨不得立即将她压在身下蹂/躏。

    但,这样的想法刚刚浮现出来,便立即惊醒,他意识到,刚才是被白皇后的媚术击穿心神,非常危险。

    如果是在生死对决中,这一刹那的时间,白皇后已经将他重伤。

    千摩桑道:“证据并不难找,命运神殿已经有神灵去查。如果神女十二坊与天庭来往密切,那么,连接星域的空间阵法和空间虫洞,必然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星桓天的内部,肯定也能找到破绽。”

    “当然,最大的破绽,还是在城主你的身上。只要将城主带回命运神山,由尊者亲自搜魂,一切也就真相大白。”

    白皇后虽然脸上依旧含笑,可是,笑得已经有些僵硬,心沉入冰冷的谷底。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走!去摩炎星看看,能将这么大一颗恒星打碎,必会留下痕迹。”千摩桑飞了出去,化为流星光芒,划破黑暗。

    魔羯颇为玩味的,盯了白皇后一眼,道:“白城主最好现在就传讯给五清宗和罗衍,不过,本神记得,曾有一位老前辈放话,禁止神尊级别的强者进入这片星域。哈哈!”

    白皇后妍姿艳质,宛若神女画卷悬在星空中,可是,满脸哀愁,目光望向星桓天的方向,心中只希望张若尘已经带白卿儿离开。

    ……

    星桓天尊殿遗址,黑暗无比,伸手难见五指。

    随着一块块巨石被清理出去,地面上,有一道道阵法铭纹浮现出来,形成一个直径百丈的圆圈,纹路诡异玄妙。

    白卿儿生出强烈的危机感,身上浮现出本源神光。

    白色光华,化为一粒粒光雨,从她仙玉般的皮肤上逸散出来,照亮了黑暗。

    黑暗魔雾中,响起“桀桀”的刺耳笑声,一个戴着花纹面具的童子,飞了出来,速度快得惊人,刹那间,冲到张若尘身前。

    须知,这里是天尊神殿遗址,道锁强大,神纹密布,对修士战力的压制非常巨大。

    从速度就可判断,袭击者的非凡修为。

    “小心!”

    白卿儿喊出这一声的时候,一指点了出去。

    指尖,飞出一道光波。

    张若尘早就有所提防,在面具童子逼近的瞬间,双手合十,如老僧入定。

    “哗!”

    他身上,爆发出万丈佛光,大量梵文在身上流转。

    面具童子一爪击在他身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佛光出现涟漪,梵文倒飞出去,海啸一般将面具童子震飞,身体重重撞击在石墙上。将蕴含天尊神纹的石墙,被撞得穿透,大量雷电在那个位置爆发出来,形成毁灭性的景象。

    白卿儿和张若尘立即远退。

    白卿儿以精神力传音道:“你早就察觉到了?”

    “是冲着我来的。”

    张若尘目光紧紧盯着那片雷电交织的区域,道:“这魔伶强大,是一具非常厉害的傀儡,身躯之坚硬,堪比至尊圣器。”

    “哈哈!”

    苍老的笑声,从黑暗中传来:“小子,没想到才短短千年而已,你居然已经有如此成就,真该早些除掉你。”

    张若尘衣袖一挥,白光闪烁。

    玉龙仙出现在了他和白卿儿的前方。

    白卿儿聪慧绝顶,已是猜到前来之人是谁,脚下神光浮现,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涌了出来,凝成一座神境世界。

    青铜编钟悬浮在神境世界中,旋转飞行。

    张若尘道:“黑心魔主,你太小瞧天下英才,以为只凭一具魔伶,就能收拾我?”

    黑暗中,沉寂了一瞬间。

    黑心魔主出现在残破石墙上,头上一对牛角十分巨大,浑身魔威滔天。明明只有两米的身高,却给人两万丈高的错觉。

    这是魔威震慑了张若尘和白卿儿的神魂,才会形成的错觉。

    “你居然能猜到是本座?”黑心魔主道。

    只有一米高的魔伶,站在石墙下方。

    张若尘道:“这很难猜吗?你修炼的是《天魔石刻》,就算修为再高深,流露出来的气息,却不会变。当今天下,修炼《天魔石刻》的修士,还有谁达到了大神层次?除了你,还能有谁?”

    “蚩刑天。”黑心魔主道。

    张若尘脸色一滞,确实是不知道蚩刑天已经脱困。

    但……

    你是杠精吗?

    你黑心魔主好歹是一界之主,大神级的存在,就不能自信一点?就不能狂一点?

    张若尘道:“彩衣神都已经死了,你居然还敢留在星桓天,真是好魄力。”

    “本座若不潜藏在星桓天,又怎么能等到这么绝好的机会?张若尘,将你身上的《天魔石刻》都交出来吧,本座可以放你和白卿儿一条生路。你应该清楚,大神说话,一言九鼎。”黑心魔主道。

    白卿儿向张若尘传音,道:“别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