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2926章 危险已至
    有精神力笼罩,尽管天下神女楼亦如往昔一般热闹喧哗,修士众多,但这座宫宛,却安静至极。

    张若尘眼睛一缩,问道:“命运神殿来的是何人?”

    “裁决司尊者之下第一强者,千摩桑,乃地狱界的绝世战神,是一位渡过了五次元会劫难的古老强者。”

    池瑶神情凝重,显然对即将到来的摩桑战神,是相当忌惮。

    张若尘自言自语的念道:“裁决司!”

    “千摩桑亲自驾临,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池瑶继续道:“当年,天显异象,命溪倒流,水淹神殿,已是让裁决司动了杀你之心。今次,命运之门倒塌,惊动了整个地狱界,恰恰又遇到你和血绝战神在星桓天搅动风云,裁决司哪里还能容你?”

    命运之门倒塌的消息,张若尘还是有些震惊。

    但,面不改色,他笑道:“这些消息,都是般若传讯给你的?”

    池瑶没有否认,道:“你还笑得出来?千摩桑随时可能降临,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张若尘沉着思考,道:“将《六祖释禅图》给我。”

    “属于你的一切,我都可以还给你。但,得分清轻重缓急,就算不回昆仑界,也要先离开星桓天。《六祖释禅图》未必瞒得过千摩桑,况且谁知道有没有神尊级别的存在,在窥视……”池瑶道。

    张若尘做出静音的手势,目光向窗外望去。

    池瑶跟着望出去,只见,水榭长桥上,白卿儿如同一道幽灵影子一般,向宫宛飞掠而来,速度快到极点。

    下一瞬。

    白卿儿的声音,在宫宛外响起:“收起精神力场域吧,我有重要的事,要与你说。”

    张若尘收起精神力场域,迈步走了出去,看见戴着黑色连帽的白卿儿站在石阶下方。

    她施展了隐身秘术,但瞒不过张若尘的双眼。

    白卿儿随张若尘一起走进宫宛,收起隐身秘术,揭开连帽,露出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仙颜。她的双眼十分锐利,扫视四周,发现只有陆依站在一旁。

    “伊曼呢?”她问道。

    陆依道:“她今天下午便离开了,只我一人在这里侍奉。”

    池瑶的变化之术,其实非常高明。

    张若尘炼化了真理之心,加上与她关系亲密,所以才能轻松识破。

    只要不近距离接触,怕是白皇后那样的大神,都无法看穿她的真身。

    白卿儿已经足够高明,但,心思不在陆依身上,因此没有看穿池瑶的变化之术。

    她道:“你得立即离开星桓天。”

    她的语气,比池瑶还要强硬和坚定,给人不可抗拒之感。

    张若尘向陆依看了看,反而笑了笑:“因为千摩桑?”

    白卿儿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道:“不止是千摩桑,还有魔羯。”

    “魔羯是谁?”张若尘问道。

    白卿儿道:“黑暗神殿十二灵神之一。”

    “十二灵神我已经见过两个,很稀松平常。”张若尘道。

    白卿儿翻了一个白眼,道:“你错了,而且错得厉害。你所见到的青玄灵神,不过只是曲幽大师死后,才成为十二灵神之一,而且只是排在末尾。”

    “但,魔羯却在十二灵神中排名第二,实力之强,胜过青玄灵神不知多少倍。”

    “你公然杀死塔罗神将,让黑暗神殿颜面无存。魔羯此来,岂会放过你?”

    张若尘眼神一沉,身上涌出寒气,道:“黑暗神殿的仇,我还没有找他们报,他们却先盯上了我。看来,还真是不死不休之局。”

    白卿儿道:“连黑暗神殿殿主都亲自出手,本来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但,谁叫黑暗神殿乃是庞然大物,该避锋芒,就得避。”

    陆依道:“少主说得没错,若尘大人应该立即离开,不能逞一时之勇。但,摩桑战神和魔羯灵神怕是已经到了星桓天外面,该如何离开呢?”

    白卿儿瞥了陆依一眼,有些不悦。

    神灵对话,哪有她插嘴的地方?

    白卿儿道:“去星桓天尊殿遗址,走空间传送阵,去星天崖暂避。”

    张若尘自然不可能因为千摩桑和魔羯,就落荒而逃。

    凭他天姥神使的身份,便是给千摩桑和魔羯十个胆子,也不敢明面上杀他。至于暗中下手,还得担心被查不出来。

    所以千摩桑和魔羯就算想杀他,也必须挑选地方和时间才行。

    一道声音,在张若尘脑海中响起:“别再犹豫,带卿儿离开星桓天,本座只能再拖延片刻。”

    张若尘走出宫宛大门,窥望四方。

    “怎么了?”白卿儿问道。

    张若尘轻轻摇头,心中暗道:“刚才必然是白皇后传音。”

    刹那间,他完全明白过来,千摩桑和魔羯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驾临星桓天,首要任务,应该是彻查神女十二坊和商族的关系。

    一个代表命运神殿,一个代表黑暗神殿。

    白皇后应该是担心逆神族的秘密暴露,才会让张若尘带白卿儿逃离。

    张若尘一把抓住白卿儿的手腕,道:“你跟我一起离开。”

    白卿儿抬起螓首,向他双目盯去,感到意外。

    站在后面的陆依,满脸不悦,却又不好开口,只能在心中生闷气。

    白卿儿欲要挣开张若尘的手,可是却挣脱不了,哀声一叹,低头看向满湖波光,道:“你应该明白,这个时候,我是不会离开星桓天的。”

    “既然如此,我便留下来陪你。有危险,一起面对,总比一个人独扛好一些。”张若尘道。

    白卿儿见张若尘眼神很是坚定,满脸温情,不像是花言巧语,心再次触动。她道:“张若尘啊,张若尘,你就这么容易对一个女子动情吗?”

    张若尘转过头,歉意的看了一眼陆依,对白卿儿说道:“我只是想竭尽自己的一切力量,保护每一个喜欢的人。”

    突然,张若尘在陆依身后的远处,一座琉璃塔上,看见了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隐藏得极好,若不是他注视到了张若尘身上,让张若尘生出感应,张若尘根本发现不了他。

    即便如此,黑影也是一闪而逝,再也找不到踪迹。

    张若尘感知非常敏锐,甚至超过大神,隐隐猜到那是谁。

    “他居然没有离开星桓天,目的会是什么呢?”张若尘立即收回目光,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心中却已经开始思考应对之策。

    白卿儿不想连累张若尘,道:“好吧,我跟你一起离开,跟我来,去空间传送阵。”

    “等一等。”

    张若尘探出五指,使用精神力在空气中,凝出一个个文字。

    这些文字,化为一篇书信。

    明明虚态的书信,落入张若尘手掌的时候,变成了实态。

    张若尘将书信递给陆依,道:“大圣境界时,二叔对我就多有帮衬,视我为自家亲人,就这么一走了之,太没礼貌。陆依姑娘麻烦你,将这封告别信,送去给他。”

    陆依接过信封,以质问的眼神瞪着张若尘,已是到了翻脸的边缘。

    你张若尘什么意思?

    想和白卿儿双宿双飞,将她留在神女十二坊?

    张若尘生怕池瑶直接挥剑劈过来,连忙双手抓住她那只握信的手,道:“陆依姑娘多谢了,希望还有再见的机会。”

    “别再耽搁时间了,走吧!”

    白卿儿先一步飞掠了出去,张若尘紧跟而上。

    池瑶压下心中情绪,知晓张若尘不可能无故做出这么反常的安排,看了看手中书信,向阎罗族修士居住的宫宛赶去。

    天下神女楼占地广阔,一共有二十一片宫宛,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但,少有修士知晓,天下神女楼中还有第二十二片宫宛。

    这片宫宛,与白皇后的神女王殿相隔很近,穿过神云战台,便能到达入口。这第二十二片宫宛,就是星桓天尊殿遗址。

    穿过神云战台,再也看不到灯光,乐器之音和欢声笑语也渐渐远去。

    白卿儿道:“星桓天尊殿可谓星桓天最大的隐秘,便是神女十二坊的列位坊主,都不能接近。今次,算是为你破例了!”

    “小心一些,我们已经进入天下神女楼和星桓天尊殿遗址的重叠区域,天空、地面、地底,随处都是天尊神纹,一旦触动,我们未必能全身而退。”

    她停了下来,前方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残垣断壁,苍凉而古老。

    夜色很浓,神秘力量飘浮,阻挡视线,无法看见天尊神殿遗址的全貌。

    只能看见,近处有山岳般高大的破碎神像,有翻倒的铜炉,有横陈的黑金柱子……

    触手一般的老藤,在废墟中拖动。黑暗中,有古怪的叫声传出,能够刺痛神魂。这一切无不在说明,天尊殿遗址不是善地,蕴含未知的凶险。

    张若尘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是,对分布在空间中的天尊神纹,或者是古阵阵纹,都能看到一个大概。

    这是许多大神,都不具备的感知和观察能力!

    只有无极神道和真理之心结合,才能做到。

    白卿儿带张若尘走进一堵残破的石墙,来到一片颇为平坦的地方。

    石墙很多地方都已经倒塌,巨石满地。张若尘粗略估算,它原本的高度,应该超过千丈,宛若山岭,极其宏伟。

    毕竟神灵的神躯非常巨大,千丈石墙,不算太高。

    天尊神殿该有如此规模。

    白卿儿道:“空间传送阵就在此处,我来让它显现出来。”

    一路上,张若尘没有细听白卿儿在说什么,而是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藏身暗处的那道黑影身上,小心翼翼的防备。

    就在白卿儿清理地上巨石的时候,一片黑色的魔雾,涌入进残破石墙,悄无声息的向她和张若尘蔓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