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2924章 罗乷的想法
    天庭和地狱的战争爆发以来,局势愈演愈烈,双方投入进战场的修士越来越多。

    本来最开始有人预言,战争初期,双方不会爆发大规模神战。

    但事实却是,才数十年时间而已,天庭和地狱陨落的神灵,都达到了两位数。而且,是真神。

    陨落的伪神,数不胜数。

    地狱十族的九大族,皆有大批神灵聚集到修罗星柱界,随时可奔赴战场。

    修罗星柱界,有一片属于罗刹族的营地。

    罗乷站在一座晶莹闪闪的神殿门外,戴水晶皇冠,身穿浅绿色神袍,手持一根古杖,眺望星空。星空中,漂浮着一个个巨大的黑斑。

    每一个黑斑,都是一座古文明大陆,连接成一道星空防线,将无往不利的修罗星柱界挡住。

    天庭的星空防线,与修罗星柱界之间的那片星域,便是星空战场。

    战场上,每日都在爆发激烈战斗,大量的尸体被运送回来。

    神殿外的祭台上,全是罗刹族修士的尸体,有祭师在念诵古老的经文。随后,祭台燃烧了起来,火光明亮。

    罗乷身旁站有一位身穿雪白圣衣的美丽女子,她是罗刹族七大神国之一“越古神国”的琦公主,与罗乷关系亲密,是从小到大的闺中密友。

    琦公主虽不如罗乷,却也是天资不俗,修为已达到大圣无上境。

    琦公主笑道:“其实也没必要伤感,我们虽然伤亡巨大,可是天庭那边何尝不是如此?等到攻破星空防线,那些古文明大陆上的资源,还不是任我们取?到时候,我们只会变得更强大。”

    罗乷依旧看着星空,开心不起来,似自言自语,道:“天河停流,命运之门垮塌,分明是天地间出现了不祥的预兆,未来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凶险。”

    “再大的凶险,自有父皇他们顶着,我们何必忧虑那么多?”

    琦公主精美雪白的脸上,浮现出罗刹女标准的妖媚笑容,将看守神殿和祭台的罗刹族军士,一个个都看得呆滞在那里,似被勾走了魂。

    论美貌,自然是罗乷公主更胜一筹。

    可是最近这些年,罗乷公主越来越不爱笑,如此一来,琦公主才显得更有烟火气,更加诱人。

    天音神母的弟子凤青漓,穿过白石广场,快步来到神殿下方,手中持有一枚传讯神符。

    “公主殿下,神皇子有消息从星桓天传来。”

    “算一算时间,玲珑大会已经结束,也该有消息传来。”

    罗乷伸出凝白玉手,去接。

    凤青漓没有将传讯神符给她,脸色颇为怪异,道:“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罗乷和凤青漓关系极佳,深知她是一个直女,从未见过她如此藏着掖着的样子。

    琦公主呵呵一声笑了出来,道:“青漓怎么现在也玩这种把戏?”

    罗乷道:“先说好消息。”

    “彩衣神是陨落在星桓天,被血绝战神杀死。而血绝战神去星桓天,竟是为了接应张若尘。”凤青漓道。

    罗乷脑海中嗡的一声震响,道:“张若尘现身了?”

    凤青漓点头,道:“张若尘和血绝战神是一起进入第一神女城,而且还杀死了青玄灵神座下的神将,塔罗。”

    罗乷展颜一笑,道:“杀得好。”

    她那笑容,能颠倒众生,笑声悦耳柔美,蕴含魔力。

    罗刹族军士看得痴迷沉醉,变得浑浑噩噩,只觉得世间不可能还有比这更美的风景。

    “张若尘这个家伙不会是猫变的吧,擎天都亲自出手,居然还能活下来。”琦公主说完这话,想到罗乷与张若尘的关系,连忙歉意的眨了眨眼眸。

    罗乷心情大好,没有与她计较,道:“能够杀死塔罗,看来他不仅活得很好,而且修为没有全失。”

    “杀了一个伪神而已,不算什么本事。张若尘如果真的想要报仇,为何不杀了青玄灵神?”琦公主傲娇的仰着脖颈,道:“以本公主看,张若尘多半是转修成了伪神,天资尽废,潜力尽失。哪里还配得上乷乷你?”

    罗乷有相同的担忧,黛眉紧蹙。

    不过,她担忧的却是,张若尘会因此一蹶不振,失去进取之心。

    罗乷问道:“坏消息是不是就是这个?”

    凤青漓脸上浮现出恼色,道:“我觉得,琦公主说得很对,张若尘哪里配得上你?就该让师尊,去求福禄神尊,取消这门婚事。”

    罗乷笑吟吟的道:“就算张若尘转修成了伪神,我相信,他只修炼精神力,将来也能成为太上,依旧是天地间的至强。”

    凤青漓将传讯神符,塞进罗乷手中,道:“你自己看吧!”

    罗乷接过传讯神符,定睛看去。

    神符上,浮现出罗生天使用精神力凝出的一段画面。

    画面中,张若尘手牵一位戴着面纱的婉约女子,气势十足,强横霸道的道:“明天的玲珑大会不用举办了,白卿儿将是我张若尘的妻子。与我争,你们没那个实力。”

    同时,有罗生天愤怒的声音,从神符中传出:“退婚,退婚,必须退婚。明明都已经订婚,此子为了一个神女十二坊的女子,居然如此嚣张。他将你置于何地?将我天罗神国的脸面置于何地?退婚!退婚!”

    凤青漓道:“看到了吧!我猜,张若尘这数十年,一直在神女十二坊,与白卿儿逍遥自在。可怜公主殿下为了他,率军亲自袭击昆仑界,想要为他报仇。他却连一封书信都未捎回!”

    琦公主香舌舔了舔嘴唇,嘻嘻笑道:“这个张若尘有点意思,修为都被废了,还这么迷之自信。乷乷,这婚事还是退了吧,就让他和那个神女十二坊的低贱女子成婚,还挺配的。”

    罗乷转目盯去。

    虽然眼神并不算冰冷,可是,却让琦公主浑身发寒,裙下的双腿,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她从未见过罗乷如此可怕的眼神。

    说到底,她只是大圣,而罗乷是神灵。

    罗乷将传讯神符捏成了粉末,道:“你们太小瞧张若尘,也太小瞧白卿儿。白卿儿何等人物?星海垂钓者的弟子,千年前,刚一出世,便闹得地狱界血雨腥风,让命运神殿都狼狈不堪。”

    “能入她眼的男子,这个元会加起来,估计也没有几个。”

    “她肯嫁给张若尘,你们以为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张若尘是血绝战神的外孙?若是如此,她为何不嫁给我皇兄?我皇兄的背景,不比张若尘更大?”

    “只能说明,张若尘足够优秀,所以才能征服她。”

    罗乷心生感应,抬头看向星空,发现有星魂神座暗淡了下去。

    “又有真神陨落。”琦公主惊呼一声。

    最近这几日到底是怎么了,真神接连陨落。

    真神这么容易被杀死吗?

    罗乷道:“是焱神!看来,星桓天又出事了!”

    “哗!”

    “哗!”

    ……

    一道又一道传讯光符,从星空中飞来。

    “血绝战神与夺天神皇交战于摩炎星,星辰碎裂,有神源自爆,是一场生死搏杀。”

    “骆驼星云,张若尘擒拿了焱神!”

    琦公主和凤青漓被一道又一道信息震惊,已是心跳如雷。

    “怎么可能?焱神可是老牌中位神,而且修炼的是《三尸炼神》,张若尘的精神力得多么强大,才擒得住他?”琦公主道。

    凤青漓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张若尘精神力成神,也才数十年时间,能够将精神力修炼到七十一阶,就已经很了不得。想与中位神抗衡,精神力至少得达到七十四阶。”

    罗乷美眸涟涟,脑海中浮现出万千猜想,笑道:“就凭你们两个大圣,也想揣度神灵?”

    忽然,她笑容一收,肃然道:“不妙啊!”

    “何处不妙?”凤青漓问道。

    罗乷道:“神女十二坊将大祸临头,看来我得去一趟才行。”

    凤青漓和琦公主想到了其中关键,后者道:“既然你知道神女十二坊即将大祸临头,为何还要去趟这一趟浑水?”

    罗乷笑了笑:“因为白卿儿想要渡过这一难关,就得求我。这样令人愉悦的事,我若不去,必然后悔一生。”

    ……

    三生界。

    夜游大师将星桓天的消息,一一禀告给了血绝战神。

    血绝战神摸了摸下巴,道:“原来他是要杀夺天,嗯,这个不错。若是成功,无量境之下,除了有数的几个狠角色外,别的大神见到我,都得心中先惧三分。”

    夜游大师道:“怕是没那么容易杀,夺天神皇可是商天之子,大商神朝的统治者。”

    血绝战神瞪眼过去,道:“你懂什么?荒天这个老小子阴险至极,既然决定出手,也就必然有杀死夺天的把握。哪怕那个把握,是同归于尽。”

    夜游大师脸上冒冷汗,连忙解释,道:“徒孙的意思是,商天肯定会生出感应,出手干预。”

    “放心吧!在别的地方,夺天或许死不了,在星桓天那片星域,就算是商天出手救援,也会被挡回去。你以为,为何消息延迟了这么久才传出来?”

    血绝战神笑了笑,又严肃的道:“不过,若尘既然决定要取白卿儿,也就与神女十二坊绑在了一起。接下来,神女十二坊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也不知星海垂钓者弟子和天姥神使的身份好不好用?”

    想了想,他道:“还是得有强者坐镇才行,你带我的大族宰令,去一趟万奇血海,交给狱金天神,让他去星桓天帮衬一二。记住,是让他真身前去。”

    万奇血海,乃是血天部族七大血海之一。

    狱金天神,乃是太虚境大神,在不死血族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夜游大师自然是听过的,满脸羡慕,堆笑道:“师祖对师父真是关怀备至,至情至性,世间罕见。狱金天神出面,这一次,就算白皇后不愿将女儿嫁给师父,也必须要嫁了!”

    “整个血绝家族,就你最聪明。”血绝战神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