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神帝 > 第2920章 惨兮兮的大屠战神皇
    池瑶从岩石山岳顶部走下,本是威震天下的一代女皇,此刻,却略显清瘦,眼神中流露饱满的感情,静默不语的看着张若尘。

    “这一次是我的错,受苦了!”

    张若尘走过去,展开双臂,将她拥入进怀中。

    池瑶紧紧闭目,像柔顺的狸猫一般靠在他胸口,道:“以前,是我错了!这一次,就该是你的错。你本应该明白,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不会抛下你的。以后不要再一走了之,了无音讯,好吗?正如昆仑所说,再大的困境,我们都可以一家人一起去面对。”

    “嗯!”

    张若尘感受着池瑶身体的温暖,目光凝望无垠星空,心绪忽的变得开阔,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年,圣僧其实是同时选中了我们两人,看似是让我们选择《实卷》和《虚卷》,实际上,那个选择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选择之后,我们一路修行所经历的磨难,与对心性的锤炼。”

    “若非这些年,你的心,被千锤百炼,怎么能够承受得住我的传功?更是不可能将《实卷》和《虚卷》融合。”

    “而我,正是有属于自己的磨难,与经历过无数生死,才能修炼成功无极圣意,也才能从生死边缘走出来。”

    “圣僧从一开始,选中修炼《明王经》的人,就是你,同时也引导我走上了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路!”

    修炼时间和空间,是张若尘能够修炼出无极圣意的根本原因。

    在须弥圣僧将时空神武印记传给他的时候,便是已经做出决定。因为,修炼《明王经》,根本不需要修炼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

    如果说,完整的《明王经》,是不动明王大尊推演出来的无缺功法。

    那么,张若尘现在所走的武道之路,便是须弥圣僧凭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推演出来的一种可能性。

    池瑶是站在不动明王大尊的肩膀上,窥望武道巅峰,寻求神道极境。

    张若尘则是按照须弥圣僧的指引,以时间和空间为基础,探查天道之秘,寻找宇宙真相。

    两人分别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和须弥圣僧的成果。

    能不能消化这些成果,并且实现超越前人的突破,才是对他们的最大考验。

    两条路,都很危险,充满不确定性。

    池瑶轻轻咬唇,冷啐一声:“老和尚真是好算计!说到底,他更看重的,还是你。要不然,怎么会笃定,一定是你传功给我?”

    张若尘道:“或许圣僧是知晓,要修炼无极神道,必须要有一颗海纳百川的心,能容纳世间万物,也能勇于牺牲自己。而修炼《明王经》,却必须性如烈火,锋芒毕露。在这样的性格驱使下,传功的,也就必然是我。”

    他们两个十多岁的少年和少女,被须弥圣僧的手段,折磨近两千年,直到今日才幡然醒悟,池瑶心中自然是有一股恼意。

    但,这股恼意,很快烟消云散。

    至少现在,终于拨开云雾见月明,两个人都踏入神境,都活得好好的,不用牺牲任何一个。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了吗?

    池瑶道:“须弥庙在什么地方?老和尚虽然可恶,把我们算计得死死的,但,没有这些年的残酷磨砺,不可能有现在的我们,我想去给他老人家上一炷香。”

    张若尘静默了片刻,道:“我一定会重建须弥庙。”

    此时,站在一旁的白卿儿,终于有机会插话,道:“商弘已经离开星桓天,在他回天庭所在星空之前,肯定会去救天堂界派系的三尊神灵。张若尘,你就算要回家,是否也该先去看看大屠战神皇死了没有?好歹收个尸。”

    张若尘岂能听不出白卿儿的怨气?

    正如封尘剑神所说,同时与两个女人待在一起,是一件愚蠢的事。更何况,这两个女人还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强势。

    张若尘安抚白卿儿的情绪,道:“放心,星桓天的事结束之前,我绝不会离去。”

    “你离不离开,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白卿儿化为一道流光,冲入进漆黑的宇宙中,向星桓天所在的方位而去。

    张若尘盯向池瑶。

    池瑶看着白卿儿离开的方位,道:“你想做什么事,便去做吧!但,休想支开我。”

    “星桓天太危险了,你和昆仑,应该立即回昆仑界。等我忙完了这边的事,一定会回去一趟的。”张若尘道。

    池瑶不为之所动,一双妙目中,尽是冷傲之色。

    张若尘正想继续劝说。

    血屠的一道神念,从天外飞来,慌忙的坠落到小行星上,急切的道:“师兄,快请战神到骆驼星云,商弘太强了……挡不住……”

    “嘭!”

    由一道神念,凝聚成的血屠,爆碎而开。

    “还真被她猜中了!商弘的手段,果然非同一般,在浩荡广阔的宇宙中,都能将隐藏起来的血屠找到。”

    张若尘望向星空,在距离星桓天不远的星域中,发现了一团蓝色的星云。

    星云的形状,很像一只骆驼,色彩斑斓,横跨百亿里的宇宙空间。

    “铮!”

    池瑶背上血光一闪,滴血剑飞了出来,道:“商弘修为盖世,战力直逼大神,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你不能露面。这一次,得听我的!”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踩着空间脉络,一步十万八千里,快步赶去骆驼星云。

    本来,张若尘是打算,让冥花坊主去冥殿,将绝妙禅女请过来。

    借绝妙禅女之手,除掉商弘这一大患。

    可是,冥花坊主已经离开数天之久,绝妙禅女却迟迟没有赶到,如今情况有变,张若尘只得亲自赶过去。

    商弘绝非泛泛之辈,大神不至,堪称无敌。

    ……

    血屠和古鸦擒下焱神、伽临南,凯兰斐利之后,便是遭到天庭一位上位神的追击,于是,逃到了骆驼星云中。

    这片星云,蕴含干涉神灵五感和精神力的古怪力量,是天然的藏身地。

    但,好景不长,商弘到来之后,血屠和古鸦的藏匿手段全部失去作用,很快就暴露了出来。

    古鸦是上位神中期的修为,但,商弘只是一指点出,便是击穿它的胸膛,神血染红星云。

    在商弘这种层次的强者面前,任何上位神,都显得不堪一击。

    血屠只是中位神初期的修为,根本用不着商弘出手。岚君嘴里吐出一口神气,凝化成一片五彩色的神山,便是将他死死镇压到了山下,动弹不得。

    商弘从血屠的身上,搜出一件葫芦形状的宝物,将焱神、伽临南、凯兰斐利从里面释放出来。

    “拜见天孙。”

    “多谢天孙救命之恩。”

    焱神、伽临南、凯兰斐利都虚弱至极,脸色惨白,落入血屠手中后,被多次吸血。特别是焱神,都快被吸成了人干。

    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商弘露出不悦的神色,道:“看看你们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两尊地狱界神灵而已,就算打不过,逃都不会吗?”

    焱神道:“当时在雨虹山脉中,有神秘强者暗助他们,我们才会失手,栽在了他们手中。”

    岚君动容,道:“原来是这样,难道是血绝战神?”

    “血绝战神在星桓天?”伽临南勃然色变。

    岚君点了点头,冷沉的道:“彩衣神便是陨落在血绝战神手中,此事,怕是已经震惊天下。”

    被镇压在五彩神山下的血屠一边咳血,一边大笑:“战神都来了星桓天,你们还敢放肆?立即放了本皇,说不定,本皇还能为你们求情,留一个全尸。”

    伽临南怒火万丈,体内神气运转,手中凝出一柄光剑,向血屠斩去。

    “留他性命,或还有用处。”商弘道。

    “噗嗤!”

    光剑将血屠拦腰斩断,变成两截。

    两截神躯中,皆在流淌鲜血,有白色火焰在伤口上燃烧,痛得血屠嗷嗷惨叫:“有种与本皇单挑,一群人打一个,算什么本事?”

    岚君道:“别妄想拖延时间,没有用的。血绝战神虽然来了星桓天,可是,很有可能,在与夺天神皇的对决中遭受重创,已经逃走。”

    “什么?”血屠惊声。

    夺天神皇居然也在星桓天?

    伽临南从血屠身上,将自己的至尊圣器战剑搜出,笑道:“先前不是很嚣张吗?你大屠战神皇的狂劲去哪里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老实跟我们回天庭,本神要将你身上的神血一滴一滴放出,炼制血丹。”

    血屠面如土色,哪里还狂得起来。

    一位皮肤上长有鱼鳞的妖族上位神,道:“商弘,古鸦如何处置?”

    这位妖族上位神,名叫陌宇,在妖神界身份非同一般,修为比古鸦这个上位神中期的强者,还要强一大截。

    此前,就是他在追杀古鸦和血屠。

    古鸦被商弘一击重伤之后,陌宇使用一幅神图,将他困在了图卷中,正使用神图中阵法的力量炼化。

    不过,古鸦修为高深,一直在攻击神图,欲要脱困出来。

    “他们都是命运神殿的神灵,一起带回天庭。”商弘道。

    此次星桓天之行,天庭损失惨重,只有擒拿住血屠和古鸦,才算是扳回一局。回去后,至少脸面上好看一些。

    星云忽然翻滚,天地灵气急速汇聚。

    一道清扬的声音响起:“想要带他们离开,可有问过我的意见?”

    “唰!”

    神光闪烁。

    下一瞬,张若尘英姿勃发的身影,出现在天庭诸神的对面,相隔仅数十里。

    血屠见到张若尘,顿时大喜,道:“战神已至,你们死定了!师兄,快请战神出手,灭了他们全部。”

    听到血屠此话,天庭诸神皆是大惊失色,纷纷展开神境世界,祭出至尊圣器,施展最强防御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