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崩坏神话 > 第十章 命运
    “谁告诉你的这句话?”夜流沙直接揪着唐玄松的衣领将才从地上拎了起来。

    

    唐玄松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就是我自己说的话啊,你发什么神经!”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夜流沙松开衣领,脸上布满了疑惑。

    

    唐玄松偷偷地白了他一眼,小声嘀咕着:“没文化真可怕。”

    

    猴子和刘醒言此时都好奇的看着夜流沙和唐玄松二人。

    

    夜流沙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啥,唐玄松也不敢太靠近夜流沙,便呲牙咧嘴的躲在猴子的身后。

    

    猴子回过头,笑着说道:“这两个家伙现在都在这里,你怎么不为民除害了?”

    

    唐玄松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就别嘲笑我了,你也知道我几斤几两。”

    

    “臭小子,告诉我,你是不是遇见过我的师姐白龙?”夜流沙的情绪又一次爆发,指着唐玄松吼道。

    

    “没有,我从来没见过叫白龙的人,这名字真奇怪。”唐玄松躲在猴子身后,连头都埋在猴子的背上,不敢直视夜流沙那恶狠狠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夜流沙双手抱头,露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看着夜流沙痛苦的样子,其他三人竟然都有些感同身受。

    

    希望,绝望!

    

    猴子从梦中苏醒,本是充满希望,却发现故人都已不在,所以他绝望。

    

    唐玄松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一名斩妖除魔的大侠,他充满了希望,然而结果是他只能修炼一些三脚猫的法术,所以他绝望。

    

    刘醒言为救妻子,拜了一名道士为师,他充满希望,而因为修炼不慎,他变成了怪物的模样,三年来实力也没有一丝长进,所以他绝望。

    

    至于夜流沙,没人知道他身上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在人们印象中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杀人如麻的恶魔。

    

    “猴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决定跟着你混了。”唐玄松抓着猴子的尾巴不撒手。

    

    猴子看着刘醒言,刘醒言看着夜流沙,这四人的命运在这一刻交织在一起。

    

    “童儿在哪?”刘醒言目光灼灼地盯着夜流沙,夜流沙没有理他,却自说自话:“三十年了,师姐,你究竟去哪了?”

    

    在场四人各怀心事,突然间一股弥天妖气突然降临。

    

    猴子有些惊奇,向着天空望去,从天边飞来的正是小十一。

    

    此时小十一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像被撕碎了一样破破烂烂。她脸色黯然,从天而降,走到刘醒言身边,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帮你把孩子救回来。”

    

    此时,她低着头,收起身上的妖气,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姑娘,不敢直视刘醒言的眼睛。

    

    刘醒言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颤声说道:“童儿在哪?”

    

    小十一难过的说道:“她在一个你去不了的地方,那里是魔鬼的聚集地,即便是我也硬闯不进去。”

    

    “或许俺能够帮助你们,小丫头,告诉我你要救的人在哪里,我这就帮你把她救回来。”猴子走向前,对着小十一说道。

    

    小十一一脸狐疑的看着猴子,摇头道:“就凭你一个瘦猴子,也想硬闯罗刹国?”

    

    “罗刹国是什么地方?”猴子问道。

    

    小十一说道:“罗刹国在北方,那里住着的都是恶魔,并且那些恶魔以丑为美,而且那里的人越丑,则官位就越大。罗刹国的国王就是一个十足的丑八怪,长得非常恶心。”

    

    说起罗刹国,还有一个典故。

    

    据说,从前有个叫马骥的人,年少时就风流倜傥。他为人很聪明,十四岁便考入学府。只可惜,他的读书生涯并不长久,因为他的父亲年老以后不再出门做生意,而让马骥弃学经商。马骥只好从命。

    

    父亲一生经商,到过的地方不少,见过的奇事更多,但比起马骥后来的经历却逊色多了。马骥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特殊经历呢?

    

    有一次,马骥跟别人一道渡海经商,不料,他们的船被大风吹迷了方向,过了几天几夜,他们才从茫茫大海上发现了一个可以获救的都城。于是,他们一个个疲惫不堪地上了岸。

    

    马骥生得英俊,小时候便有“俊人”的称号。但他平时对别人的外貌并不很在意。可是到这座都城才发现,这里的人长得都特别丑。

    

    他们看见马骥长得跟自己一点儿都不像,反而以为他是个妖怪,于是众人一哄而逃。马骥开始看见他们的模样,心里很恐惧。可是,当他了解到这里的人都害怕自己的时候,他不但不再恐惧,反倒想凭借自己的特殊力量来欺侮这城里的人。从此以后,看见城里的人在吃饭,他就径直跑过去,将城里的人吓走,然后吃他们剩下的饭菜。

    

    有一天,马骥走到一个山村里。他发现,这个山村里有些人不像都城里的人那么丑,只是他们穿得破破烂烂,一点儿都不讲究打扮。

    

    马骥没有闯入他们的家园,而是坐在村头一棵大树下休息。山村里的人从来没见过像马骥这样的人,所以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远远地望着他。

    

    过了好久,觉得他并不是什么吃人的怪物,才稍稍靠近了一些。马骥表示出友好的姿态,他笑吟吟地跟他们说话。但是,他说的话山村里的人多半听不懂。他费了半天口舌,才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从中原来的。

    

    听懂了他的话的山里人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所有的邻里。山村里的人于是都知道他马骥根本不是什么吃人的妖魔。

    

    尽管如此,那些模样生得很怪异的人始终不敢上前,差不多是看看马骥一眼就走开了。敢上前和马骥接触的,都是口鼻位置与中原人长得差不多的。

    

    马骥和一些人总算沟通了感情。原来,这山村里的人很好客,他们便邀请马骥到村里做客,马骥也就不推辞。

    

    在酒宴上,马骥问他们为什么害怕,他们回答说:“听长辈们说,西去两万六千里有个地方叫中原,那里的人形象都很奇特,今天看见你,果然是这样。”

    

    马骥问他们为何这么穷,连衣服都穿不整齐,他们说:“我们国家所看重的不是文章,而是相貌。长得特别丑的,就是上等人,做大官,次一等的,做地方官,再次一等的,也能得到贵人的宠爱,由此获得食物养活妻儿。像我们这些算不得丑陋的人,刚出生时父母就认为不吉利,多半被遗弃了。有些之所以未被马上扔掉,只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

    

    听他们这么一说,马骥更加好奇,于是追问他们这是哪个国家,山里人回答说叫罗刹国,国都在北边,离这个山村不过三十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