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骨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镇压大劫
    宁奕持剑杀入云海最深处。

    如他所料,这场大劫绝不是雷劈那么简单,即便裴丫头渡过了雷劫,之后还有无数命劫在等候。

    宁奕的肩头被两柄尖锐物事撞击,发出“铛铛”的金铁之音。

    那是两把飞剑!

    而这里,当然不可能存在真正的修士。

    这是被“规则”凝聚而出的修行者,宁奕看到了一位身披红甲的年轻男人,周身被云海气息包裹,座下飞剑数千把数万把,如一朵莲花般盛开,而那个年轻男人的面容……有些熟悉。

    竟像是裴旻先生!

    宁奕有些恍惚,他在这场大劫的深处,感受到了许多驳杂的气息……这座天地间渡过大劫的人物,似乎都在这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宁奕的山字卷搜刮着这座云海内的气机,细细感受。

    他感受到了裴旻将军,叶先生,还有太宗皇帝……诸多熟悉的气息。

    这些人都曾经渡过大劫,被天道规则捕捉,留下了一缕印记!

    而大道规则之下,他们的一缕精神印记,在此刻重新被凝聚,焕发战力!

    劫亦有道。

    万重雷劫,哪怕可以一拥而上,将渡劫人直接湮灭,也绝不会如此……必是一劫一劫落下。

    云海上方的“年轻裴旻”,修行境界与宁奕相仿,直接展开了驭剑指杀法门,座下的那朵莲花,在云海之间盛放!

    而宁奕想明白这里的因果之后,也不再犹豫,持剑杀了过去。

    飞剑剑潮与细雪撞击。

    宁奕杀向那片莲花宝座,撞入无边的剑意——

    年轻时期的裴旻有多强?

    以宁奕之资质,在同境横扫一个时代,凭借执剑者之天书古卷,竟然在飞剑剑潮之中寸步难行,此刻被天道规则演化的“裴旻”,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剑气,丹田内像是存储着一片永不枯竭的大海。

    驭剑指杀的杀力,被提升到了最大。

    宁奕的肩头,被戳出了一个血窟窿,而精气尚未外泄,便有一缕纯阳气机填补而上,他的战意拔高到了顶点。

    有猴子的“纯阳气”加身,宁奕此刻便是天地间无敌的战神!

    “杀——”

    在飞剑剑潮之中,一道锥形,破开万千剑浪,成功近身那朵莲花宝座,宁奕一记砸剑,狠狠坠向莲花宝座,而坐在飞剑花苞内的“裴旻”,抬起模糊的面容,刹那身上涌动波涛,重新化了一副模样。

    年轻的叶长风,拔出腰间稚子,狠狠与宁奕的砸剑撞在一起。

    这一记砸剑,砸地叶长风神情波动,大袖鼓满,接着破碎,但双脚死死踩在飞剑之上,天道凝聚的剑器,似乎都有着破碎的迹象……宁奕看着自己恩师的精神印记,沉下身来,伸出一只手,山字卷轰鸣,想要把这缕“精神印记”掠为己用,叶先生如今生死未卜,若是能找到一缕精神烙印,说不定日后能够推演出一个大概的方向——

    而当宁奕近身,那副年轻叶长风的影像再度扭曲,化为一袭明黄龙袍的威武身影,与宁奕一拳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

    云海被这一拳打得向四面八方倒射,劲气之大,宁奕的胸膛如同擂鼓一般,耳朵嗡嗡嗡的轰鸣。

    他看着年轻太宗,顿时明白了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手。

    这座大劫,将大隋最巅峰时代的几个人,凝聚在了一起,裴旻的驭剑群攻,叶先生的稚子剑道,太宗的无双体魄,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修行者,没有任何的弱点,没有丝毫的缺陷,而本身作为“天道意志”的凝聚,又不存在神魂可言。

    在同境之内,所有的力量都拔升到了顶点。

    如何突破?

    宁奕与那缕天道意志厮杀起来,他的打法极其彪悍,而且极其聪明,裴旻的驭剑指杀,他以砸剑破之,一力降万法,叶长风的稚子剑道,则是近身厮杀来破,剑修最怕近身三尺,而唯独面对太宗皇帝……宁奕没有任何好的办法,年轻的太宗在这缕意志的演化之中,是最强的形态,肉身体魄如同真龙,近身厮杀,只能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但宁奕有“纯阳气”!

    这缕纯阳气溢出的部分,就将生字卷填满。

    猴子是逆天成功的不朽……若无他相助,宁奕可能连那场雷劫都扛不住,即便侥幸来到这里,也只剩半口气了。

    更不用说,与三位巅峰时期的时代人物决战。

    半个时辰过去,穹顶的劫云都快被打得破碎,宁奕已经快把裴旻和叶长风的意志磨灭,而“年轻太宗”却仍在巅峰期,丝毫不见疲惫,不断与他以伤换伤的厮杀,四面八方的劫雷仍在掠阵,不断劈在宁奕的身上。

    他发丝散乱,精气神却更加凝实……这场大劫之中,自身的境界不断调整不断突破。

    在游历大隋半年山水的过程中,宁奕的道心发生了变化。

    红尘万丈是为炼心。

    而他的命星境界,与寻常修行者不同,只有一颗命星……无论如何修行,都无法凝聚出第二颗,其他修行者的穹顶好似星河璀璨,而宁奕的穹顶则是只有一颗独星。

    他只点一颗星,但却修万重道。

    所以回到蜀山,即便是朱密,也没有看出宁奕的修行境界……在命星境界,宁奕的实力已经无法用常理来揣摩估量。

    这也是宁奕当时直接承认,自己已是星君的原因。

    他感受到了“道心”的圆满,而且在那颗星辰修满之后,自己的确有了对抗星君的力量……就比如小无量山的束薪君,被他一个巴掌便扇飞出去。

    在渡这场灾劫前,宁奕认为自己已经抵达了真正的“圆满”。

    但直到遇到了年轻时期的裴旻,叶长风,太宗皇帝,他才知道,自己距离圆满,还差一点……道心圆满,只差一场劫。

    这场大劫,若是不死,那么他将真正的抵达圆满,发生一个“质变”!

    宁奕越战越凶,眼神也愈发冷静。

    他甚至观察到了身下的蜀山……天劫之力溢散,那场大雪潮的景象。

    蜀山山门,竟然也遭劫了。

    猴子说,这是一场谁沾上谁死的“瘟灾”,象征着不祥的天道之力锁定了方圆数十里一片极大的范围,但宁奕却没有想到,如洪水溃堤一般,自己逆击穹宇,劫力竟然还分散了。

    他脑中再无任何想法——

    “轰”的一声。

    宁奕捏拳印,与年轻太宗对了一拳,这一次他没有后退,虽然拳头被打得凹陷下去,但纯阳气流转,瞬间恢复巅峰,他再是一拳,直接将太宗的一条手臂打碎,看着这位坐镇天都无敌六百年的存在,被自己打得踉跄,向后退却。

    宁奕高声而进,接连挥出三拳,山河破碎,光明怒绽。

    “给我……碎!”

    咔嚓一声。

    什么东西碎开了!

    面容模糊的年轻太宗,半条手臂被打碎,意识有些茫然,本就只是一道残缺的精神印记,但本能还在,此刻看到了宁奕向自己扑来的画面,他没有退缩,而是抬起另外半条手臂,竭尽全力的迎击而上!

    两道身影撞在一起,宁奕闭上双眼,听到了自己体内那颗星辰发出的脆响声音。

    真正的大圆满!

    一蓬血雾炸开。

    宁奕和太宗彼此穿插而过——

    宁奕的半条肩膀碎裂开来,而年轻太宗的整具身体都被打爆!

    纯阳气轰鸣,山字卷蜂拥,将破碎的血肉重新拉扯回来,血色的雾气氤氲,宁奕捂住半边手臂,忍受着痛苦,感受着此刻血肉复生的滋味……

    这就是不朽的力量,他极其幸运的得到了猴子的“纯阳气”,若不是这场造化,自己恐怕已经命陨,更旷论破境!

    仔细回头来看,宁奕其实有些后怕……这场大劫,这世上谁人能渡?

    太宗,叶长风,裴旻的三道意志化身,根本就是同境无敌的存在!

    如果猴子没有出手,给自己渡这么一缕气机,那么自己仅仅凭借两卷古书,在这场大劫中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

    此刻,很可能已经死了。

    红雷闪烁,阴风呼啸。

    天道意志被打得崩碎,而那三缕微弱的精神印记,则是即将溢散天地间。

    宁奕眼神一亮,抬起一只手,猛地拉扯,山字卷硬生生在天道规则的眼皮底下,掠夺了三缕精神意志,放入自己的洞天内。

    叶先生的精神印记,用来占卜。

    而另外两位……不拿白不拿,这是自己拿命渡这一劫的战利品。

    纯阳气将宁奕断去的那条手臂,重新修补。

    而就在宁奕打爆“太宗”身躯的那一刻——

    一股凝滞感,在天地间荡散,宁奕向着身下望去,他看到了雪潮停滞,蜀山大阵升起的画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无疑的是,自己的“胜利”,也替蜀山扛过了一劫。

    大劫至此,雷力浩渺,就连藏在阴云最深处的天道意志,都被宁奕击溃,阴云看似破碎,穹顶即将重回晴明。

    宁奕深吸了一口气。

    这场大劫被自己镇压……而距离猴子吩咐的两个时辰,也已经用了大半。

    就在宁奕准备落下身子的时候,穹顶之上,有一轮涡旋,虚无地凝聚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