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五章 捐尽家财和撬动世界的地图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

    曹正淳一脸疲惫地从书房里走出来,手上拿着一幅画卷,这是他彻夜辛苦的结晶。

    一个小太监看到曹正淳从书房出来,急忙跑到近前行礼道:“督主,晨羹已经准备好了。”

    “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曹正淳看向小太监,突然问道。

    小太监顿时激动不已,他感觉这就是升级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契机,于是颤颤巍巍,毕恭毕敬地道:“小的名叫,小,小德子。”

    曹正淳听出了小太监的紧张,不禁一笑:“小德子,那你帮咱家个忙吧。”

    小德子纳头便拜:“督主只管吩咐,小德子就算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一定不辜负督主的期望!”

    “呵呵,不用这般作态,事情很简单。

    书房的书柜最里面,藏着一个小箱子,那里面是我全部的积蓄,有房契地契和金银玉石,以及几百万的大明宝钞和几百万当铺当票。”

    小德子一脸懵逼,督主怎么突然把这种秘密告诉自己,下一秒不会要杀他灭口吧?

    曹正淳却不管小德子一脸震惊的表情,继续道:“那里面的钱你随便拿个几十万两自己花,别拿太多,剩下的帮我捐了。”

    “捐了?!”

    小德子一脸不可思议,忽略了前面曹正淳让他拿个几十万两,很有觉悟地把注意力放在了最后一句。

    要知道太监受尽屈辱入宫为奴,上对不起先人,下对不起自己,活这一辈子就是为了钱权二字,现在曹正淳竟然让他把几十年的积蓄全捐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面前的曹督主是不是疯了!

    曹正淳看见小德子僵立在那里,故作不满道:“怎么,这种事还要本督主教你?

    哪里受灾往哪捐,没有受灾的地方,那就捐给阵亡战士家属,捐给孤儿寡母,捐给边疆守军……

    你光明正大,放心大胆地去捐,本督主只有一条要求,那就是要打着我曹正淳的旗号。

    还有,一定要亲手把钱送到他们手里,谁都不能贪墨哪怕一文钱。

    东厂和锦衣卫的探子遍布天下,你只管去干,有谁敢为难,谁敢想伸手,本督主就让他不得好死!”

    咕咚。

    小德子咽下一口唾沫,他知道曹正淳的这番话不仅是表明支持的态度,同时也是在警告自己。

    身为太监的小德子更知道东厂的可怕,探子爪牙几乎无处不在,所以他万万不敢起贪心,当即下保证道:“督主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完成!”

    曹正淳将一枚自己的令牌丢给小德子,摆摆手道:“行了,去吧,这件事办成后,你起码会是东厂的一个档头。”

    听到曹正淳的承诺,小德子脸上一喜,不管曹正淳是不是疯了,帮他给别人送完钱就能升职加薪,怎么说都是一桩美差,当即欢天喜地的听命离去。

    曹正淳无声地笑了笑,往膳食堂走去。

    钱都是原身攒下的,反正曹正淳也带不走,现在捐出去也算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一点不舍的感觉都没有。

    他此番捐钱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刷声望,顺便改善原身以往的名声。

    而且这么大几千万两撒出去到底能收获多少声望,曹正淳想看看,这声望能不能用金钱来直接衡量,假如捐钱就能刷声望,那曹正淳不介意把必杀目标从朱无视,换成万三千。

    他想以此来估算主线任务那100声望的难度,而另一个目的,却是要向江湖、朝堂和皇帝展现一个姿态,一个捋臂张拳,蠢蠢欲动的进攻姿态。

    所谓钱壮英雄胆,权涨小人志,权钱二字贯彻所有人的一生,现在曹正淳将万贯家财统统捐出去,就已经表明了态度。

    视金钱如粪土的人,要么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要么就是有了更好的东西来替代金钱,曹正淳的目标不言而喻——

    权!

    或者说是,名声。

    这是曹正淳的两手准备,假如声望任务的确不是刷钱就能解决,那为了赚够那100声望的名声,曹正淳也为皇帝准备了一份惊天大礼。

    他要把正德皇帝,这个明国最大的boss,彻底拉到自己阵营。

    ……

    正德皇帝朱厚照,皇帝里的一朵奇葩,出了名的无法无天,最喜欢自己封自己当官。

    有记载说,他曾经给自己取了一个“朱寿”的新名字,再用皇帝的名义,加封朱寿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镇国公”,通传天下,可谓荒唐。

    但朱厚照虽不靠谱,却天资聪颖,只要是和做皇帝无关的事儿,都极有天赋,从斗鸡走狗、骑马射猎到吹拉弹唱,甚至于梵文、阿拉伯文,统统一学就会。

    唯一学不会的就是按时上朝,因为起不来。

    老朱家从朱元璋到朱棣,每天三更灯火五更鸡,生病感冒都从未耽误过早朝的优良传统,到了朱厚照这里断了个干干净净。

    从此早朝不开是常态,一个月要是上两位数的早朝,当朝内阁首辅都能感动的哭出声来,怪不得铁胆神侯朱无视会产生“这个皇上我上我也行”的错觉,忍不住谋朝篡位。

    碰上这种主儿,曹正淳也只能无奈,从天蒙蒙亮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才得到皇帝起床的消息,获准进入寝宫之中。

    曹正淳一进寝宫,就看到正德皇帝穿着明黄裤衩,套着宽松马甲,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曹公公,你有什么急事吗?非得这大清早的来扰朕清梦。”

    擦了擦头上被正午的太阳晒出来的汗珠,曹正淳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口吐芬芳的欲望,举起昨夜辛苦准备的画轴呈上:“皇上,微臣有重宝进献!”

    “原来是一幅画而已,就为了这个来打扰朕就寝?”,正德没有在意曹正淳的自称从奴才变成了微臣,只是看到画轴不禁有些失望,但还是从床上走下来,打了个哈欠伸手接过画,嘟囔道:“扰朕清梦,就算是吴道子的真迹,朕也要治你的罪!”

    正德在桌子上展开画轴,脸色却是一变,他看见画卷上只有一个蓝棕色相间的椭圆,椭圆上面还划分了很多区域,每个区域密密麻麻地标注了文字。

    “奥斯曼帝国”、“拜占庭帝国”、“葡萄牙”……

    正德看的眼花缭乱,满目都是一些没有听过的名字。

    疑惑一直持续到正德看到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区域,这块区域比之周围的区域来说略大,但和之前看的“奥斯曼帝国”、“拜占庭帝国”的广阔相比,却又远远不及。

    这块区域上面只有两个字——大明!

    大明周围还有一些正德熟悉的国家,“鞑靼”、“瓦剌”、“朝鲜”……

    就在正德楞楞看着大明那不大不小的一块,觉得有些不是滋味的时候,曹正淳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让他心中猛地一颤:

    “皇上,这是微臣寻觅半生才得来的无价之宝,记载了全世界疆域的——坤舆万国全图!”

    “……”

    扑街打滚求推荐票,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