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九十章 我去敲打一下他们
    “现在的世界就是只要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比我当初做君主还爽,我为什么还非得要统治世界?”

    “……”

    “况且我还有金鸡王,哦,也就是秦始皇的宝藏在手里,随时都可以变现大把大把的金钱,凭我的力量和手段,用钱或者干脆用能力控制几个身居高位的普通人,不比武力征服世界要容易的?”

    “好了,别说了,我相信你对统治人间没有兴趣了……”张之维扶额,感觉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是太天真,而对面的圣主果然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恶魔。

    “可你一个恶魔,怎么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

    “嘿嘿,就因为我不是人,所以我才有特殊的情报来源,不过具体的不能和你说!”

    ……

    一个身穿道袍白发白须的老道,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孩,两个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猥猥琐琐地头碰头靠在一起,并不时地对视一眼,嘴里仿佛争执着什么。

    这就是张灵玉端着茶走进屋里时所看到的情形,他尚能依稀地听到几个零零散散的词汇。

    什么“冯宝宝”,什么“不老之人”,什么“篡天之计”,什么“神明灵”,什么“炁体源流”……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他却不知其意,不过更让张灵玉惊讶的,却是师傅张之维和外国友人沃伦相处时的那副姿态。

    那分明是师傅面对田师叔或者陆谨前辈时,才会露出的同辈交流的姿态……

    “灵玉,你来了?”

    这时,张之维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张灵玉的惊讶。

    “啊,对!师傅,徒儿来为客人上茶。”

    张灵玉有些慌乱地急忙回应,并暗想自己可能是想错了,沃伦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罢了,怎么可能和堂堂龙虎山天师平辈论交?

    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让他惊掉了眼珠子。

    只见沃伦摆摆手拒绝道:“呵呵,我就不喝茶了,比起茶我更喜欢咖啡。”

    他随后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非常随意地对张之维点点头,语气老成地说道:“事就是这么个事,反正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乱,现在就看你这个天师,该怎么理清这一团乱麻了。”

    张灵玉目露惊讶,沃伦这说话的口气,和之前欢迎他们时竟然完全不同,仿佛换了个人一般。

    “哎哟。”张之维却是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一把老骨头咔咔作响仿佛就要散架了一般,“你这话说的,我为什么要理清它?就让它顺其自然好了,我只需要做到我这个师爷应该做的就够了。

    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我这个天师最擅长的就是放手……”

    “天通道人,名不虚传。”沃伦似笑非笑的看了张之维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希望你真的能做到吧。

    还有,别忘了你的承诺,道门众神之中必须有我一个位置,等我扬名之时,你需为我推波助澜。”

    “给你就是,一个虚名罢了,真不懂你死乞白赖地往曾经的仇家的阵营里挤,到底是为哪般。”张之维这个老头子臊眉耷眼地看着沃伦,颇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一个远古恶魔,竟然不想统治世界残害生灵,而想要改头换面成为好神,这真是有些滑稽可笑。

    “为了名正言顺罢了,这一点,以后你自然会懂。”圣主露牙一笑。

    随后他一脸满意地补充道:“作为交换,除了给你的这些情报外,我还会帮你把王、陆、高、吕四大家,全性,哪都通,还有所谓的江湖十佬,挨个敲打一遍!”

    “另外还有什么要求,你都可以提,我对于小辈的请求一向都宽容的很。”

    沃伦面露微笑,小小脸庞上的表情却好似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一般慈祥。

    张灵玉:(?茶???)?茶

    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什么神,什么仇家,到底谁是小辈,他们说的明明是人话,我怎么怎么就听不懂……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年幼而不知情的小师叔张灵玉,此时彻底被圣主和老天师张之维二人的对话搞晕,陷入了迷茫之中。

    而张之维听了圣主的话,却也是面色不变:“不用,江湖事江湖了,你并非江湖中人,就不劳烦你多此一举了!”

    沃伦闻言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缓步往门外走去,直到路过端着两倍茶水呆愣的张灵玉时,才停下来开口说道:“一念花开,一念花落,算了,那一劫对你来说或许并非是坏事,我只能劝你一句,遵从本心就好。”

    沃伦的话让回过神来的张灵玉听的一头雾水,却没开口询问,因为现在的气氛在他看来实在是古怪。

    原本他以为沃伦就是个有些小聪明的外国小孩,而此时看来,沃伦的身上分明就透着怪异。

    而张灵玉眼中透着十分诡异的沃伦,在对他自己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后,却是把头转向了主座上的张之维:

    “敲打他们只有一部分是为了你,还有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这江湖不止道门一个道统,我需要他们为我发声。”

    说罢,沃伦便扭头走出了屋外,径直离开了这座小院,再没回头看一眼。

    “……”张之维目露复杂,随即怅然一笑,“也好,让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师傅……”

    直到沃伦离开,这时的张灵玉才终于有机会询问向老天师:“沃伦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刚才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一个孩子,反而更像一个年纪比你还要大的老人!”

    张之维闻言有些哑然失笑,张灵玉的感觉还挺准,圣主可不是年纪比自己大吗?就算把他的年纪乘十,估计都比不过从远古活到现在的圣主。

    “男孩的外表只是他的伪装,他是个有故事的智者,但同样也是个极度危险的存在,灵玉你的判断并没有问题。”

    “不过他说你有一劫?”老天师眉头微皱,灵玉是他的关门弟子,他可不能对此坐视不管。

    他凝神看向张灵玉的五官和面部,随后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

    相面之术他也略懂一二,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张灵玉的面相哪里有问题,不仅如此……

    张之维看着看着灵玉的面相,手中猛地?住了自己的胡子,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

    “桃花劫?不对,是桃花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