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就吸亿点……重回破碎虚空
    “陛下?”小鲤子有些诧异地问道,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暗喜。

    她虽然仰慕柳毅久矣,心中也渴望能一直追随杨广,但却对于自己原本是个太监这件事颇为介意,时而感到深深的自卑。

    而现在二十年未见,刚一见面就被柳毅这么突然的说要吸一下,她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难不成在这二十年里,陛下的口味变了?

    而柳毅一看小鲤子的表情,便知道自己她想歪了,急忙解释道:“朕此时功力全失,只有五年浅薄功力,所以需要从你那吸取些功力,这才召唤你来这里。

    吸功啊,你忘了?就是一时很爽,然后索然无味的那种。

    当初你还是采花贼的时候,朕在大牢之中就吸过一次你的功力……”

    “……”听了杨广的解释,小鲤子懂了。

    她的一颗芳心也凉了。

    原来你根本不爱我,你把我召唤来,就只是把我当成了一块鲤电池!

    “奴,婢,遵,旨。”小鲤子一字一顿地说道,身上的怨气冲天,比她之的那股杀气还要浓厚。

    柳毅挠了挠头,搞不懂小鲤子这番作态是怎么回事。

    就吸一点点功力,至于这样吗?

    自从离开了双龙世界,又经历人格保护程序后,他对于眼前的小鲤子是既熟悉又陌生,但他终究不是那个世界的杨广。

    因此柳毅对小鲤子的命令十分委婉,甚至都有些商量的意思,毕竟他也拿不准,小鲤子效忠的到底是那个融合了柳毅与杨广的融合体,还是他这个系统宿主。

    而系统仿佛感知到了柳毅的进退两难,小鲤子的头上在这时突然显示出了系统信息框,让柳毅顿时放下了纠结。

    【舔狗:魏鲤(小鲤子)

    效忠者:柳毅

    年龄:50

    境界:宗师境界巅峰(大唐双龙传)

    外貌:倾国倾城

    状态:健康

    心情:低落

    忠诚度:97(满值100,低于60则易发生叛逃)

    技能:葵花宝典(大圆满)、夺命连环剑(大成)、飞针渡穴(大成)、天残小擒拿(又名阿威十八式,大成)、壮阳功(废弃)、女装(大成)、房中术(高等)、内政(高等)、厨艺(中等)、审讯(中等)、领兵(中等)……】

    柳毅啧啧出声,他发现小鲤子的技能里好像掺进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至于她五十岁的年龄,柳毅反而没放在心上,原本小鲤子当采花贼时就有二十多岁,后来跟着他东征西战,又在他走后镇压大隋二十年,五十岁倒正常。

    而且习武之人普遍寿命悠长,小鲤子身为宗师,更是能活个几百岁以上,五十岁的她其实还很年轻,脸上别说皱纹了,连一丝瑕疵都找不到。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柳毅终于能确定,此时的小鲤子的效忠对象并非是大唐世界的杨广,而是柳毅他自己。

    这让柳毅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之前他虽然表面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小鲤子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但其实心中却是十分惴惴不安。

    毕竟此时的柳毅只有五年的金刚不坏内力傍身,连宗师高手都算不上,放在大唐世界只能算是一条比较咸的咸鱼。

    就算柳毅有着破碎虚空境界的知识储备和见识,此时他的战斗力依然跟半步大宗师的小鲤子有着天壤之别。

    原因很简单,软件再牛逼,硬件跟不上也是白搭。

    而现在既然已经明确了小鲤子的效忠对象是自己,更是有97的高额忠诚度保障,柳毅也就不再这么束手束脚地放不开了。

    ……

    只见柳毅缓缓伸出一只手,按在了小鲤子的头顶,低声说道:“放松心神,朕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小鲤子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遵命行事将自己的心神放松,以去迎合杨广的吸功大法。

    作为一个合格的太监,她深刻地知道,一切都应该以陛下的大局为重。

    下一刻,柳毅体内的内力遵循着吸功大法的路线运转了起来,他的手心,开始散发出了阵阵吸力,而小鲤子,则缓缓闭上了眼睛。

    ……

    等到小鲤子恢复意识重新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狭小的铁床之上,而她的身旁,则是正打坐吐纳的柳毅。

    她坐起身来运转体内内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丹田此时竟然萎缩了近半,和之前大致比较了一番后,估算着大概少了十五年内力。

    “陛,陛下,您不是说只吸一点点吗?”小鲤子刚刚苏醒,神智尚有些迟钝,遂有些懵懵地向旁边打坐的柳毅问道。

    她的语气里还有些怯生生的意味,仿佛一只掉进了坑里的小鹿,让人不自主地就对其充满了怜惜之情。

    而闭目打坐的柳毅闻言却是心中一突,他睁开眼睛看向小鲤子,脸上的笑容十分真挚而坦诚:“对啊,是亿点点啊。

    葵花宝典内力贵精不贵多,我拿走的这十五年内力,刚刚好不影响你现在的境界,还能帮助你更专心于领悟那突破大宗师的玄机,放心,朕怎么会亏待你呢?”

    “是,是吗?”小鲤子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对于杨广却是不敢也不愿意质疑,随即谢恩:“谢陛下。”

    “嗯,嗯,不用谢了……”杨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自认不是个厚道人,可也觉得自己这次做的实在太不厚道了。

    这么压榨百分百信任自己的小鲤子,哪怕是柳毅的黑心肠,都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小鲤子蠢笨吗?并不。

    名扬江湖的采花大盗、威压大隋二十年的东厂实际掌舵人、穷尽葵花宝典之神妙的半步大宗师,不论哪一个,都不是蠢人可以达到的身份。

    她可以算是一等一的聪明人了,但却被柳毅唬的一愣一愣的,是因为柳毅更聪明?

    不,只是因为她无条件地信任柳毅而已。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

    内力只是引子,本身的境界才是关键。

    柳毅此时已经利用小鲤子的那十五年内力和本身的五年内力,成功回到了原本的破碎虚空境界。

    不敢说和大唐世界最后的杨广五五开,起码也有了八成的实力。

    他看了看正在闭目打坐的小鲤子,心中暗暗点头,小鲤子此时的境界,距离大宗师也只是一步之遥。

    但她差的这一步,也恰恰就是最关键的一步。

    宗师寻道,而大宗师,则在拓道。

    正如其他的大宗师那样,每个大宗师都必然有一个绝不更改的理念,那是他们用学武一生都在信守和践行的道。

    比如宋缺,他走的是专注之道,生死全凭一把刀,刀既是我,我既是刀,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再比如宁道奇,老牛鼻子走的是无为之道,却是以无为而达到无不为之效,虚实无穷,玄之又玄。

    而柳毅走的,则是纯粹的王霸征伐之道,其威惶惶,其势浩哉,一拳落下,便是天翻地覆!

    每个大宗师尽皆如此,而小鲤子的下一步也是亦然。

    一本葵花宝典练了几十年,生生从太监练成了绝世美人,小鲤子对于葵花宝典的领悟已经超过了著下这本秘籍的人。

    前人留下的路已经被她走到了尽头,所以小鲤子现在需要的,是找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

    而这,却是别人帮不来的,需要她自己去领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