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给他们上一课!
    “……”

    那大太监干儿子在忿怒这罗马和波斯不知天高地厚,而马公公却依旧默然无语。

    他并不在乎什么罗马什么波斯的帝国,毕竟这些胡人小国狂不狂的,和他这个九十多岁的老太监没有什么任何关系。

    他在乎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该怎么去跟杨广解释,关于自己本来目的是镇压突厥,却搞错了方向,带着一万无垢军从朔方斜着跑到了大秦这件事……

    “皇上,奴婢带着无垢军紧赶慢赶,结果一个不小心,就穿过了整个西突厥,到达了最西边的大秦……”

    想了想自己要是这么跟杨广解释,杨广必定大发雷霆的场面,马公公不禁害怕的咽了口唾沫,堂堂一个武道宗师此时却是双腿抖如筛糠。

    幸好是身披轻甲腰围战裙,遮住了他发抖的双腿,马公公才没被麾下的太监们发现异样。

    身为武道宗师和无垢军三大宗师之一,马公公几乎已经到了太监金字塔的顶峰,能让他发自内心惧怕的人,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一手拉起整个太监和大隋的皇帝,杨广。

    杨广虽然一向对太监们器重有加,但却并不代表就没有原则,事实上,杨广恰恰在对待太监犯错的问题上十分有原则,一向讲究令行禁止,奖罚分明。

    而作为宫内高层太监,马公公深深的知道,要是去跟杨广说自己带着一万无垢军,从大隋迷路迷到了罗马,恐怕杨广得气的当场暴起,一巴掌拍死自己。

    杨广一发起狠来可不管你是一流高手还是宗师,哪怕是大宗师杨广也不会手下留情,必定辣手无情,以正朝纲。

    “咱家也太冤了,看守藏书阁大半辈子,第一次带兵就被这小兔崽子给坑了。”马公公狠狠地看了一眼旁边正的大太监,心中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两个人带着万把人,一路狂奔半个多月从东跑到西,方向竟然一直没对过……

    更神奇的是,其间跨越万水千山,却竟然没有碰到任何拦截,就连马公公自己都很难相信这种巧合。

    不得不说,这或许就是因缘注定?

    罢了,现在转头回去打突厥估计也已经来不及了,而以曹公公手下无垢军和两个大宗师的阵容,拿下东突厥完全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自己回去领罪就是个死,还不如拿出点干不点成绩来,到时候回隋时也好开脱,说不定到时候哄得陛下一高兴,自己这件事就能揭过去了。

    马公公如此想道,心中顿时坚定了绝对不能空着手回去领死的想法,随即又发愁该干点什么成绩,来博得杨广开心以求活命。

    “两个乡巴佬还想争夺世界第一强国?他们懂个屁!吧啦吧啦……”

    这时他那逆子絮絮叨叨的声音再次传到了他的耳边,让马公公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

    眼前这不就是现成的目标吗?!

    两个正要交手的“小国”,即将打的头破血流,家破人亡,多么不符合和谐大隋主义建设?

    不如让自己带着一万无垢军来劝一劝架,帮这两个国家放下屠刀来和平相处。

    至于怎么劝,那还能怎么劝,当然是用无垢军的“道理”来劝了,放心,咱家会温柔一点的!

    等这两个国家通通划入大隋的领土,到时候大家都是大隋人,不就可以坐下来和平相处?

    而且这怎么能叫侵略呢,这明明是先富带动后富的伟大情操,开化的大隋主动带这俩破落户脱离愚昧无知,多么高尚!

    这么一想,马公公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其实自己迷路根本就是天意吧。

    这是老天的旨意,要给这地方落后的人们带来大隋先进又富强的春风,而自己,就是那带来文明和开化的使者!

    ……

    “干爸爸,这俩小国属实不知天高地厚,惹得我发笑,不过倒也不干咱们的事,反倒是咱们迷路这么远该怎么办,现在就调头赶回大隋?”

    马公公闻言嘴角一抽,坑爹的逆子,现在回大隋你爸爸我就是个死!

    “不急,咱家倒要看看这两个小国到底凭什么这么狂!”马公公一拍大腿。骂骂咧咧地说道:“彼其娘之,来都来了,咱们就去给这罗马和波斯上一课!”

    说罢马公公也不再看自己那干儿子,率先往那君士坦丁堡的方向走去,而马公公那大太监义子一看,只能招呼后面的无垢军跟上,他本人却是一头雾水,搞不懂自己干爹怎么就突然想起来给人上一课。

    而马公公则一边状若淡定的走着,一边也是心里没谱。

    不知道罗马和波斯这两个牛皮吹破天的小国,到底有多大点儿地方,希望最好能大一点,要是能有突厥那么大,那就最好了。

    这样等自己拿下他们的疆域进献给陛下,才最有可能保住这条老命,只要能保住老命,就算是领罚或者打回初职也认了!

    马公公心中暗暗琢磨着保住命的可能性,却根本就没想过不回去大隋,自立保命的这个概念。

    哪怕回去可能老命不保,马公公却从来没有想过不回去。

    先不说他进宫后摘下来的小宝贝还留在净身房,也不说落叶归根,人离乡贱,只说她对于杨广的忠诚,就让他下意识地就排除了不回大隋的选项。

    当初发誓效忠的铿锵誓词还历历在耳,他虽然是太监,却也懂得什么叫士为知己者死。

    要知道明朝东厂大堂所拜的既不是司马迁,也不是长春真人丘处机,而是忠臣岳飞。

    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太监虽然身体残缺,大多数甚至连精神都不正常,但其中忠肝义胆之人却为数不少,比例远比士大夫和读书人要强得多。

    马公公心底有数,一时犯错,怕死而拖延时间补救是一回事,叛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回去是不可能不回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得开大隋。

    大隋的皇帝不仅长得帅,还体恤下属、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雄才大略、前途光明、运筹帷幄……反正哪里都好,他超喜欢大隋皇帝的!

    别看马公公年老,杨广刷的好感度依旧存在,现在给他个选项让他变成女人嫁给杨广,他绝对秒选同意。

    而成功阴阳逆转,成为绝世美人的小鲤子,就是众多太监的偶像和指路明灯,被许多太监羡慕着。

    尽管小鲤子已经有些后悔了,她发现当初还是小太监时和杨广还能有许多近距离接触,自从逆转阴阳变成女儿身,杨广对她是越发的保持距离,反而比之前疏远了甚多。

    不过这苦涩却是有口难言,太监们还是把小鲤子当成励志模板来看待。

    在太监们练功的监栏园,在许多杨广不知道的地方,此时正有无数的小太监,在刻苦修炼着葵花宝典。

    他们不为了突破宗师、扬名立万,也不为了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只为了能够阴阳逆转改变性别。

    不求和小鲤子一样位高权重,只求能补充进杨广的后宫,哪怕是当个宫女端茶递水,只要能亲近杨广,那都是极好的!

    ……

    话分两头说,马公公这边暂且不表,另一边的杨广却是只能暂时放下失踪的马公公一批无垢军,跟着农部官员来到了高产粮种的试验田,见到了系统出品的高产粮种成熟后的样子。

    这天的试验田上,杨广一身龙纹黄袍,裤腿却挽到了膝盖,肩上还扛着一把锄头,赤脚踩在土地上。

    郁郁葱葱的稻田,吹过沉甸甸的稻穗,发出刷拉拉的声音,而一身龙袍的杨广就扛着锄头站在一片耀眼的金黄色之中,摒除了帝王霸气反而显得格外质朴,脸上透着一抹人性光辉。

    “咔!”

    “好了好了,画完了,陛下快上来!”随着一声喊停,杨广的周围突然冒出了一堆人嘘寒问暖。

    一名小太监满脸恭敬地趴跪在地上,躬起的背四平八稳,随后杨广在几个官员和太监的搀扶下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两个貌美的宫女跪在杨广面前,将杨广沾满了土屑的赤脚轻柔地抬起,放在了她们干净整洁的素白色襦裙上,随后宫女再从怀里拿出尚带着体温的柔顺丝绸,将杨广的大脚仔细的擦拭干净,再替杨广穿上鞋袜,一套流程自然而顺畅。

    而杨广则一边捏了捏小宫女的俏脸,一边在心中狠狠唾弃这践踏人权的该死的封建糟粕。

    真是太腐朽人了!

    杨广正谴责封建帝制的糖衣炮弹毁人斗志的时候,农部的一个官员则拿着一副画,一溜烟地跑了过来,恭敬地请示道:

    “陛下,这是花间派画师画出来的最终稿,这个周的大隋报便用您的这副辛勤耕耘图当做封面宣传画,用来宣扬高产粮种以向全国推广,您看如何?”

    “可。”杨广看了看那副画,有些敷衍地说道。

    看着被那官员通知后满脸兴奋的花间派画师,杨广心中却是暗自摇头,这幅画虽然画的相貌和现在的自己一般无二,但自己发自灵魂的帅气,却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描绘出来。

    嗯,就是这样,只能说是一般罢了。

    杨广这一番做作姿态,都是为了摆样子来宣传高产粮种,实际上却是连高产粮到底长什么样都还没见过。

    “这高产粮种莫非就是水稻模样?可朕看这稻谷的样子,顶多算是茂盛一点,根本没有你们奏折里说的那么夸张。”

    杨广站起身来质疑道,灵魂宫女的一番仔细清理后,他又变得一尘不染起来,原本威武霸道的帝王气质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旁边紧跟着杨广的农部官员急忙解释道:“陛下请稍安勿躁,这高产粮种表面普通,实则暗藏玄机。”

    一边说着,他一边挥手示意,让另一名农部官员下到田内,随便挑了一棵后,便一把握住了那看似普通的稻杆。

    “这高产粮种的上半部分和水稻一模一样,但其下面的根茎部却是另有乾坤,上有几十个粮囊。”

    稻田内的官员一把将水稻拽了起来,而在其底下,则是一连串的根茎,根茎上则挂着几十个囊状果实,每一个囊状果实都有拳头大小。

    捏开一个根茎上的囊状果实,顿时其中白花花的稻米倾泻而出,竟然连皮都没有。

    “这囊内却全是稻米,并且是已经去了皮的天然稻米,直接便可以用来煮饭和研磨加工,极其便利。

    而统计其产量,单棵产量较水稻高了刚好一百倍,并且并不过多消耗土地肥力,十分神奇,臣等亦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说是天佑我大隋,才为陛下降下这等神物。

    至此,倘若普及在大隋顺利,大隋的粮食库存在明年会翻起码十倍!”

    杨广身旁的农部官员满脸狂热和激动,虽然粮种不是他们找来的,但却是他们种出来的呀!

    并且在推广全国后,可预计的隋国粮库库存必然增加百倍,他们农部对此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绝对会大大升官,甚至说不定借此可以名留青史!

    杨广看着这高产粮种满意的点点头,系统出品就是给力,虽然有点不科学,但是这个世界的武学层次都已经到了破碎虚空,还扯什么科学。

    “甚合朕意,后面的推广也务必要快,争取下一季,便能保证整个大隋再无饥饉。

    朕每看到大隋百姓受苦受难,忍饥挨饿,朕心中便生生作痛,恨不得以身代百姓!”

    “臣遵旨,陛下圣明仁义,乃大隋之福也。”农部官员躬身行礼道。

    于是,三天后,高产粮种开始由衙门公平发放,每家每户按人头和年龄定量,不多也不少。

    而随着两天前的大隋报宣传,百姓们早早知道了高产粮种的存在,更是被杨广亲自操刀的那篇名为《震惊,为让百姓吃饱,皇上竟咬牙在泥浆中打滚!》的鸡汤软文给洗脑。

    一个个纯洁而见识少的百姓们,恨不得让全家都上阵,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一齐来种植这高产粮种,只为能替杨广这不辞辛劳、心系百姓的明君尽一份力。

    民间杨广的名声和风评,在悄然间发生了改变,而某个报纸上辛勤劳作的身影,却在寝宫内被几个小宫女的小手轻柔按·摩着,舒坦的一塌糊涂。

    “唉,寂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