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三十章 这里是罗马?
    这也怪不得杨广震怒,这支万人规模、全员二流高手以上的无垢军,已经占到了整个无垢军的三分之一,在这个冷兵器为主的时代足以颠覆除了大隋之外的任何一个国家!

    而现在,它竟然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就算是真的遇到了山崩海啸这种天灾,这群由武林高手组成的军队也不至于全军覆没才对!

    小鲤子额头滴下了一滴冷汗,她苦笑道:“奴婢,奴婢不知,请陛下恕罪。”

    对于这支无垢军突然失踪,虽然她一时摸不着头脑,但却也不得不主动站出来背锅。

    因为她是无垢军三大宗师之一,亦是行动的总负责人,于情于理,她的确应该了解无垢军在外的全部动向。

    但这也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古代通讯不发达,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事太过于常见,小鲤子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异能,如何能死死的看住一支跨越万里的军队?

    杨广显然也是知道如此,所以有些意兴阑珊:“小鲤子办事不力,监管不严,罚其三年俸禄,再取消其代曹德爽管理东缉事厂之职,打回初职,以儆效尤!”

    “奴婢知罪,谢陛下宽厚如海。”小鲤子叩首,嘴角却隐晦地闪过一丝笑意,她抬起头和杨广略一对视,两人视线一触即分,但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

    太监的打回初职,便是贬其回到进宫最初的岗位,从新做起。这通常针对的是那些罪不至死,但又罪责深重的老太监。

    早知道这被打回初职的太监一回到原点,其周围的太监自然皆知道,此人得罪了贵人,这辈子都只能困囿于此,不得存进。

    因此他们便会有恃无恐起来,有的更是会对其刻意欺压,以发泄扭曲的心态,太监是狠人,但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而被打回初职的太监,想想自己咬牙入宫,辛苦奋斗了大半辈子结果却一朝回到了最底层,甚至被比他小许多的太监欺负辱骂,岂不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过这也只是对普通的太监来说而已,对于身为武道宗师的小鲤子,打回初职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毕竟她虽然是犯错被贬,但她的义父曹公公,却是不日便会带着大获全胜的功绩,班师回朝。

    到时候曹公公刻意跟杨广美言几句,杨广便可以趁机借坡下驴,也就把小鲤子恢复原职了。

    这就是杨广的安排,他也知道马公公带的无垢军消失一事其实怪不得在场任何人,小鲤子也不例外,但这么大一支无垢军凭空消失,却又必须得有人出来背锅才行。

    而于情于理,最合适背锅的人选就是小鲤子。

    “……”小鲤子低头,无言地领命告退,而杨广看着剩下的这一殿文武百官,心中却也烦躁的很,脑子里是更百思不得其解。

    那么大一支队伍还全是武林高手,怎么说丢就丢了?

    ……

    而此时,远在几万里之外,一支万人规模的队伍正在飞速前进。

    其队伍中的兵将虽然身穿轻甲,但却个个身形纤瘦,脸上面白无须,显得格外-阴柔。

    一行人长发飞舞,衣袖飘飘,轻功施展在半空整齐地挪移前进,排列整齐,进退有据。

    明明所有士兵是靠两条腿迈步,但这支军伍其整体的行进速度,却是丝毫不比四条腿的骑兵慢。

    并且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这支万人的队伍的行军,便犹如一块巨大的黑幕在无垠的大陆上飞速前进,覆盖了一片又一片的土地森林。

    “无垢军,停下休整!”

    一声传令,整支队伍令行禁止地停了下来。

    这支军伍正是原本从李阀和宇文阀战场出发,由宗师之一的马公公率领,甚至还信誓旦旦地准备要弄死始毕可汗为杨广雪耻的,那支神秘失踪的无垢军。

    “义父,我们好像走错了方向?”之前那被夺了指挥权的大太监,马公公的义子,语气有些迟疑地问道。

    他眼看着周围的环境改变,从带着柔和优美曲线的檐角的中华特色建筑,变成了风格迥异的由,大理石粗糙地堆砌而成的石质建筑。

    “这弄不好都出国了!”那大太监终于忍不住开口向马公公说道。

    “嗯?”马公公闻言一愣,老脸一皱道:“咱家不是一直在跟着你走的嘛?”

    “什么跟着我,是我一直在跟着您呐爸爸!”

    马公公:(˙-˙=????)

    “不,不会吧……咱们真走错了?那这里是哪里?”

    “来人,去找个本地人过来问问,这里是大隋哪个郡县,怎么建筑如此粗陋?”

    马公公一声令下,随即便有一个无垢军的小太监身形化作残影不见。

    又过了一时半会儿,小太监提着一个农夫打扮的人回来。

    马公公眯缝起老眼看向这农夫,顿时眉头紧皱,褐色短发、蓝色眼珠、高鼻梁配上一张大嘴,脸上布满了雀斑,身上还带着一阵阵的尿骚味,和大隋汉人截然不同。

    “来个懂胡人话的太监问一下!

    话说义父,这应该是胡人吧,莫非咱们偏的这么厉害,已经到了最西边的大秦?”大太监有些纳闷地问道。

    “呵呵,可,可能吧……”马公公面色僵硬地说道。

    面对自己义子的疑问,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个金发碧眼、眼眸深邃的欧洲面孔小太监走了出来,竟然还是个跨洲从事太监这门前途光明职业的人才。

    “ξζοΒσΗε?”

    “οΨχΔΙζγ。”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小太监和这胡人农夫经过一番交流,顿时明白了一群人所处的位置。

    马公公急忙问道:“这胡人说了什么?”

    “祖爷爷。”小太监急忙禀报,“这人说此地隶属罗马,小的猜测这应该就是大秦。

    再往前两里,便是君士坦丁堡,不过很不巧那君士坦丁堡正在戒严,他们对咱们这么一群人恐怕不会太友好。

    因为这大秦刚和波斯帝国宣战,两边都欲要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马公公闻言还没说话,他的义子,那个存在感极高的大太监一拍大腿,怒道:

    “无法无天,这嘎达竟然还有人比咱们大隋还狂?!”

    “……”

    注:拜占庭人一直自称罗马人,拜占庭人这个称呼其实是后来人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