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隋一统(完)
    “不要杀我,我还有利用价值,我是未来的李阀阀主,不要杀我!”

    原本坐镇大营的李建成此时衣衫褴褛,满身伤痕,嘴角带血的跪在地上,面色苍白而神态激动的求饶道。

    而面容苍老,胡须灰白的宇文伤,头戴高冠一身黑衣,则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建成,眼中带着蔑视和杀意。

    其身旁并排而立的,则是一身葵花大红袍的马公公,其一身宗师的气势毫不掩饰,和同为宗师的宇文伤暗暗相对,看来,双方的关系并不融洽。

    “你们可以拿我威胁我父皇,让他投鼠忌器,或者拿我来交换几个武将的命,他们绝——”

    嗤!

    细微的破空声。

    李建成毫无骨气的求饶声戛然而止,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和周围的那些尸体没什么两样。

    他死了。

    双眼间的眉心处插着一根细若牛毛的银针,而其圆睁的眼珠里,则定格了几分愕然和几分不甘。

    “呱噪。”

    马公公一边冷笑着啐道,一边看向旁边的宇文伤:

    “既然早就准备杀他,就不要磨磨唧唧,事到如今,只能说没想到李阀会和咱们做一样的选择,对于你几个儿子丧命,我也很抱歉。”

    “不过就算大营和儿子没了,但河北宇文阀却还在,这场仗你还是得赢,哪怕现在只能惨胜。”

    “当然,其实宇文阀如何无所谓,但答应我派葵花老祖的那半壁江山却不能少。

    李渊即将回来,你必须干掉李渊,而不是在这里拿一个李阀的废物泄愤!”

    说的话是真是假只有马公公一个人知道,不过他依旧冷冷地看向宇文伤,带着浓浓的威胁。

    和翟让与李阀的公平合作不同,马公公仗着葵花派势大,对于宇文阀可以说是分外强势,关系更接近于半合作半威胁。

    虽然宇文伤感觉十分憋屈,但怯于葵花派统领整个江湖的势力,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闻大宗师葵花老祖,他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毕竟是自己选的盟友,咬着牙也得认!

    身上的冰玄劲内力一放即收,却让整个营帐内的温度骤降,宇文伤一挥手,命令部下道:“取下李建成首级,我要给李渊老狗一份大礼!上马,跟我去迎战李阀精锐!”

    而马公公则阴柔地抚了抚胸口,嘴角上扬勾起莫名的弧度。

    打吧打吧,死的越多越好!

    ……

    李渊率队带领李阀精锐骑兵飞奔而回,却在半路,远远便看见了宇文伤打头的宇文阀军队。

    而同时,宇文伤也看到了李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而宇文伤的老脸上则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他随手拿起马匹一侧捆着的一个不大的食盒,甩向了李渊。

    李渊下意识地伸手接住这食盒,却突然觉得手心湿漉漉,低头一看,却是手掌上沾满了鲜血,面色瞬间大变。

    他急忙打开食盒,瞳孔瞬间猛地扩大,浑身猛地颤抖起来。

    “噗!”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喷了出来。

    食盒其中,正是他的大儿子李建成的头颅!

    接连去世了两个被他赋予众望的儿子,哪怕李渊贪恋权势又优柔寡断,但此时却仍然受不住打击,面色瞬间苍老了几分。

    宇文伤见此,继续火上浇油道:“你儿子真够怂包的,跪在地上磕头求我饶他一命……”

    “宇文阀连杀我两个儿子,宇文老狗!你我不共戴天!!”李渊受此刺激,一边嘴角带血,一边歇斯底里地低声吼道。

    宇文伤面露不屑,他和李渊早就是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的仇家,杀了李建成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个搭头而已,除了刺激刺激李渊没有其他作用。

    李阀的大营被自己屠了,儿子被自己杀了,李渊气的想杀人。

    但宇文阀的大营也同样被屠了,他宇文伤难道就不是铁石心肠,宇文阀大营就没有他的血脉?

    “动手,杀了他们!”

    宇文伤挥挥手,身后的数千宇文阀精锐齐齐拔刀,这是宇文阀最后仅存的军事力量了。

    “给我杀了他!!”李渊状若癫狂,最后的千余李阀精锐也长刀出鞘,直指对面的宇文阀。

    李阀和宇文阀,开始了最终的决战,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笼罩了两支军队。

    而杀红了眼的两家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盟友竟然不声不响地分散开来,和对方请来的外援一起,将他们团团围在了中间。

    李阀精锐和宇文阀精锐激烈交锋,两边的人数相似,战斗力亦旗鼓相当,所以往往便是同归于尽的下场,最终共赴黄泉,场面异常惨烈。

    打到最后,就连两家的阀主都开始亲自上阵。

    宇文伤同时迎战数名武艺高强的武将,不过他毕竟身受内伤,在众人围攻中左突右支,却使用难以占据优势,场面岌岌可危。

    而李渊则在一堆普通小兵之中砍了个七进七出,不过或许是丧子之痛让他有些神智不清,李渊在战斗里只攻不防,身上被划出了好几道特大的伤口。

    马公公笑眯眯地看着两家门阀的殊死搏斗,并不时和对面的翟让点点头,眼中带着几分欷吁。

    这是门阀的末路。

    经过一场你死我亡的殊死搏斗,原本两家门阀各自千余人的精锐军队,现在都已经只剩下了不到百人。

    死尸伏地,血流不止,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狼狈不堪的李渊和宇文伤退回队伍,他们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人已经死的七七八八,而活着的也是个个带伤。

    原本的盟友竟然不声不响地联合在了一起,将自己和仇敌一起团团包围了起来。

    李渊将手中的断刀丢在地上,看着露出一副狐狸笑意的翟让,愤怒地质问道:“瓦岗寨是什么意思,亏你们还自称义军,现在要背信弃义了不成?”

    而宇文伤也是面色难看,他这时才突然觉得自己一直都被算计了,原来李阀和自己宇文阀都掉进了敌人的圈套里!

    翟让对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李渊耸了耸肩,没有和这个蠢货说话。

    而马公公则阴恻恻地笑了笑,对包围中的人冷冷说道:

    “尔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咱家便用你们之死来助吾皇一统大隋!”

    “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