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鲤子的惆怅
    “让已经晋升宗师的马公公统领的葵花派,和宇文阀合作对抗李阀。

    再命令翟让,带着瓦岗军去帮助李阀和宇文阀死战。

    两边都支持,注意哪家强了,就让它损失大一点,哪家弱了,就给它支持大一些,不过记得多卖吆喝少出力。

    你们的主要目的不是分出胜负,而是消耗两家的实力,为后面朕清扫这些乱臣贼子做准备,了吗?”

    杨广一边对着身后容颜绝美的小鲤子说着自己的计划,一边被两个小宫女伺候着,穿上了小鲤子找来的,用来遮掩其身份的行头。

    而穿戴完毕后看着擦得铮亮的铜镜中,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杨广不禁有些吃惊。

    只见镜中的杨广此时身穿一袭劲装,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同时满头墨黑的发丝垂下,映衬的白衣黑发,犹如雪地上的斑驳树影般,带着傲雪凌霜的诗意。

    倘若忽视杨广那留着两撮小胡子的老脸,光看行头和身姿,倒真是好一个孤瘦高傲的侠客。

    “我擦,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杨广忍不住口吐芬芳,小鲤子这身衣服虽然好看,但完全不符合自己的要求。

    当初从杨公宝库出来后,双龙从杨广这里学了不少出产自天下第一世界的八大派武功,配合他们原本就威力强大的长生诀,战斗力已经是一流高手顶峰之列。

    而进入杨公宝库前杨广就说过,邪帝舍利他自己留着,其他金银珠宝、武器盔甲之类,全都留给口寇仲和徐子陵二人。

    而这二人得到杨公宝库的财宝,也是和原著一样,在商丘一带组建了少帅军,但打的主意却不是原本的争霸天下,而是秘密积蓄力量,收拢难民,并时刻准备在未来的某时,和杨广两相呼应,借此来平定天下。

    而随着杨广的诈死,双龙们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也是来了:宋缺麾下的宋阀竟然秘密联系少帅军,想要暗中结立攻守同盟。

    杨广没有像对待宇文阀和李阀一样,表面让少帅军配合联盟,暗地里却行卖队友之举,而是打算直接去和“天刀”宋缺当面锣对面鼓的好好见一面。

    原著里宋阀能连续支持李密和寇仲,说明其争霸天下之心并不强烈,凭借此时他大宗师境界的武功,和无垢军的强大战斗力,杨广相信整个宋阀都是完全可以争取过来的。

    因此杨广此时的目的是秘密会见宋缺,并且还不能暴露身份,以免被打的你死我活的宇文阀和李阀察觉。

    瞬间移动第一个排除,因为杨广根本不知道少帅国的具体位置。

    而今天杨广要低调前往少帅军驻地,他认为应该越普通越不显眼越好,而此时小鲤子准备的衣服却是一身雪白格外風烧,尽管造型惊艳十分好看,但太过引人注目。

    “一身雪白的侠客,我印象里除了西门吹雪再没有第二个人,太烧包了!”

    杨广对自己身穿的衣服否定道,但随即遭受到了身旁小鲤子的强烈反对。

    只见小鲤子莲步轻挪来到了杨广的身侧,将手中白瓷做的笑脸面具轻轻拢盖在杨广脸上,退后三步端详了一下杨广,看到气宇轩昂的身姿,不由面露满意。

    她嘴中娇嗔道:“皇上久不到民间,却不知此时正逢风云变幻,世人都爱藏头藏尾,故黑衣大行其道,但陛下岂能苟同俗人之流?

    天下皆黑,唯我独白,有时候反而越是显眼,就越是让人不去注意,这就是灯下黑的原理,请陛下相信奴婢的判断。”

    小鲤子被阉后认了曹德爽公公做干爹,而后来突破宗师境界后更是威望日升,曹公公随无垢军出征高句丽,临走前让小鲤子接替他来掌控东厂。

    这也是之前为什么会是小鲤子在汇报各门阀动态的情报,因为这本来就是她在管。

    “……”看着小鲤子娇媚的脸庞上信誓旦旦的表情,杨广有些将信将疑。

    而小鲤子看到杨广脸上的狐疑,便再次开口说道:“奴婢倒觉得皇上太过小心了,只要陛下不愿意,试问天下谁又能从您脸上拿下面具?”

    杨广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自己都天下无敌了,这种小事还管它那么多干嘛,帅就完事了!

    毕竟主世界的他,算加了魅力,也很难有帅起来的机会,唉,且行且珍惜吧……

    “行,那朕就穿这一身好了。”杨广说道。

    而小鲤子闻言看着英姿飒爽的杨广,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但又随即黯淡了下来。

    只因为杨广又命令道:“宫中不可无宗师坐镇,况且东厂的运转和情报分析也离不开你,所以小鲤子你这次就不要跟着朕了,留守吧。”

    “遵,遵旨……”

    看着杨广离开的背影,小鲤子有些委屈地低声受命,心中泛起万分惆怅。

    他(她)本是采花大盗出身,后来被阉,在万念俱灰下奄奄一息,却惊鸿一瞥地看到了杨广的身影,那是怎样的人才会那般伟岸(太监之友称号生效)?

    那是小鲤子一辈子难以忘怀的身影,好像是他天生最好的朋友,亦是他最亲近的家人,仿佛是迷雾中的一盏明灯,引领小鲤子走出了万籁聚灰:

    “虽然身体残缺,但若能一直陪伴陛下,想必也是极好的……”

    杨广的身影带给小鲤子的憧憬让她挺过了生死关头,亦让她有了刻苦专心修炼的动力。

    当小鲤子知道是杨广吸干了他的功力时,却不仅不恼反而有几分欣喜,认为这就是她和杨广的缘分。

    小鲤子的境界和武功越来越高,而葵花宝典带来的阳极阴生,也让她越来越向着女性化转变。

    而同时,而小鲤子对于杨广的痴迷,也随着这个过程的越发加深,而更加不可自拔。

    杨广根本不知道,他在无意间种下的因,结出了如何奇葩的孽缘。

    ……

    少帅国,梁都。

    这天,梁都守门的哨兵们,碰到了一个面戴白瓷面具,一身素长白衣腰佩长剑的,奇怪侠客。

    说他奇怪,则有两点,一是他的打扮,白衣不染半点尘埃,二是这个像是侠客说的话,让人摸不到头脑。

    “守门小哥,看你也带剑,那你可知,唯能极于情,方能极于贱的终极奥义?”

    “……闭嘴!梁都不许带武器进入!”

    “什么?不能带剑进城?那可不行!

    此剑其名曰天子剑,包以四夷,裹以四时,制以五行,论以刑德,上决浮云,下绝地纪。

    这不是剑,这是天命……”

    “快点别墨迹,要关城门了!”

    “喏先放着,本剑圣回头便来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