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零四章 忽悠,接着忽悠
    宁道奇看着杨广摘下面具露出的脸,一时间满是震惊,眼里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武道大宗师,身为武道一途的集大成者,足以以一敌万,每一个大宗师都是影响天下态势平衡的关键人物,身上带着千丝万缕的因果,也因此而天下闻名。

    但还有一种角色,比武道大宗师对于天下的影响更大,身上纠缠的因果也更深,同时也更出名。

    武道大宗师境界之高绝,让其本身就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但那种角色却比大宗师更加稀少而罕见,任何一个都足以左右天下大势的走向。

    那就是皇帝!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手握万万黎民之生杀予夺,坐拥山河远阔江山万里,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在这封建主义的社会,再没有比皇帝的角色戏份更重的存在。

    而宁道奇身为影响巨大的大宗师,更是心怀天下,他自然不会不去注意杨广,这个中原江山真正的统治者。

    可惜宁道奇哪怕是江湖不世出的大宗师,更是三大武道之尊,可却只在武道一途天赋卓绝,真论起天下大势的把握,却并不是个眼光足以超越时代的人物。

    骄奢银逸、纸醉金迷的杨广被他看在眼里,而对杨广最为后世称道的修筑长城、修建大运河、三征高句丽等举措的看法,则被时代的局限和门阀、文人的舆论所影响,只看到它们造成的民不聊生、横征暴敛的负面影响。

    这也是他坚定地支持慈航静斋寻找真龙天子的原因:杨广在他眼里绝非明君,那么为了天下百姓,何不找一个更加贤明而胸怀大志的新皇?

    宁道奇一直坚定地认为,杨广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昏君,大隋必将灭亡于杨广之手。

    从历史角度来说,宁道奇认为的也没错,隋的确亡在了杨广手里,杨广也的确成了昏君界的几个模范标杆之一。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在杨广摘下面具,露出面容的一刹那,宁道奇的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其脸色更是瞬间大变!

    这怎么可能?!

    大宗师境界,只有自身武道的集大成者才可踏入的玄奥境界,非“达于道之人”不可触及,需要付出的是毕生之精力。

    哪怕是宁道奇,他一生醉心于武学之理,更是天赋异禀,进境凶猛,也是在晚年五十多岁才得以突破大宗师境界。

    现在宁道奇发现那天天纸醉金迷的昏君杨广,却是成为了新任的大宗师,而且强的甚至不像人,明明几日前刚刚突破,其战力绝伦却让宁道奇甘拜下风。

    这简直是颠覆了宁道奇的三观!

    无量寿福~难道晋升大宗师最快的方法并不是夜以继日地勤学苦练,而是像杨广一样,天天吃喝玩乐大宝剑?

    而杨广看着面前满脸震惊的宁道奇,笑道:“宁散人可是觉得朕一向行事荒唐且养尊处优,根本不应该拥有大宗师境界?”

    宁道奇讷讷地点头,他的确觉得很不合理,感觉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都是喂了狗,凭什么杨广这个投胎技术拔尖的人参赢家也能成为大宗师!

    杨广见此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弧度,倘若寇仲和徐子陵在这里,便会发现此时杨广的笑容分外熟悉,和当初忽悠自己时的笑容一模一样。

    “宁大师有所不知,所谓人活一世总艰难,哪怕朕是皇帝也……吧啦吧啦……

    朕从小痴迷练武,一心追求武道,可那些世家门阀的乱臣贼子,却趁机散布谣言中伤朕,说朕……吧啦吧啦……

    你也是大宗师,自然知道所需的努力和天赋……吧啦吧啦……”

    杨广所说的都是曾经忽悠过双龙的话,因为说过一遍,现在更是十分熟练,章口就来。

    而宁道奇则听的心生动摇,他可不是寇仲、徐子陵那种初出江湖的半吊子,混迹江湖几十年的时间,哪怕是个榆木疙瘩都得被盘的珠圆玉润,何况练武到高深境界之人,哪个不是心思敏捷之辈。

    但杨广的话却是半真半假,令人难分真假,他还有现在大宗师境界的实证摆在眼下,让宁道奇的心底一开始就信了三分。

    因为宁道奇也是大宗师,他自然知道,成就这等境界所需要的条件到底有多苛刻。

    而杨广看到宁道奇已经有些动摇,心下暗喜,便乘胜追击道:“至于民间多骂朕横征暴敛、骂朕摊牌徭役、骂朕征伐无度,朕不否认,但朕从不认为自己有错!”

    宁道奇听到杨广斩钉截铁,毫不悔改的话,眉头却是一皱,他其实也一直觉得杨广行事不顾百姓死活,非明君所为。

    杨广则直视宁道奇的眼睛,其中满是坦荡和真诚,声音更是沉稳而自然,看的出此时他并没有昧着良心说话:

    “百姓愚昧,他们只看得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却看不到更高层面的种种因果。

    世家门阀意图割据之猖獗,高句丽秣兵历马之姿态,突厥虎视眈眈之威胁……

    这些黎民之灾祸,中原之隐患,百姓们看得到吗?他们看不到!

    他们更不知道,不修建大运河增加大隋岁收,朕拿什么养活那几千几万家百姓?

    不修筑长城抵御外敌,朕靠什么挡下蛮夷骑兵,阻止他们南下烧杀掳掠?

    不三征高句丽,不打的它苟延残喘,它岂会像现在这么老老实实,不偷不抢?

    只要能让百姓们安居乐业,哪怕背负天大的骂名朕也心甘情愿。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朕在为了这大隋的黎民百姓而负重前行!”

    杨广的话说的深入浅出而通俗易懂,抑扬顿挫又感人肺腑,让宁道奇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认为杨广昏庸的那些举措,其实都别有深意……

    “宁大师,朕虽然身背骂名,可朕从不认为自己所行之事有错,你可知朕身为皇帝,为何一心练武,突破大宗师境界?

    因为高句丽有傅采林坐镇,突厥有毕玄撑腰,唯有这偌大的大隋,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大宗师来支持,朕也只能暗暗咬牙,在背地里刻苦练功,哪怕被诽谤中伤也无暇顾及。

    因为一切都是值得的,中原百姓没有大宗师,那朕就成为那个为他们背书的大宗师!”

    杨广状若无意地感叹,让宁道奇不由得有些面皮发烫。

    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子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