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零二章 急眼了的宁道奇
    宁道奇来的很急,急到一身道门的逍遥风骨因为奔波而零乱,急到原本游刃有余的气派被狂风吹散。

    此时的天空乌云压顶,天地之间一片灰暗,只有狂风呼啸,吹动宁道奇的锦袍鼓动飞扬。

    一头白发、面沉如水的老者飞过天空,虽然表面一派平静,但心中却是不安到了极点。

    宁道奇一生追寻大自在而无欲无求,却唯独对慈航静斋割舍不下,因为那里曾囚禁了他的一生挚爱,也是他苦苦守候的前尘旧梦。

    而等到宁道奇来到慈航静斋,看到的,却是一副让他不禁动容的惨烈场面。

    帝踏峰之上像是经历了一场天大的灾难,仿若龙卷风过境一般,曾经整齐的山林竹石东倒西歪,别有风骨的千年古树齐根而断,满赋寓意的解脱之门更是七扇倒下了六扇,即使是硕果仅存的最后一扇门也饱经了摧残,已经摇摇欲坠。

    再往里更是惨不忍睹,陈列佛祖金身的百年古刹只剩废墟,占地极大的藏经阁唯余灰烬,高达百丈的佛塔也彻底消失,留下的只有满地的砖石瓦砾。

    原本巍峨而恢宏的武林圣地,此时已经彻底化为乌有。

    而比起这些饱受摧残的建筑,更难以忽略的,却是满地的鲜血和随处可见的僧袍尸体。

    银针刺面而死、长剑贯胸而亡、扭断脖颈而窒息、胸廓塌陷而咽气……

    看得出来,这是场一方强大到彻底碾压另一方的屠杀。

    宁道奇不禁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这天底下,怎么可能有哪个门派和势力真的能够如此碾压慈航静斋!

    他看着那些已经僵硬、满是血污的脸庞,有些竟感觉还颇为面熟,她们应该是“她”的徒弟了,曾经的一群小丫头最后也成了门派长老级别的老妪,可整整几十年没见,现在却死在了这里。

    “无量道福,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宁道奇叹了一声,面色平静地作了个揖,口中缓缓念诵起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妙经:“归命太上尊,能消一切罪……”

    他一边念着,心中却也一边暗暗打鼓,第一次道门之经超度佛门亡灵,也不知到看那边到底管用不管用……

    不过这也无所谓,超度只是表象,隐藏的实质,却是此刻因为寄存回忆和旧爱的象征被人残暴摧毁,宁道奇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

    武学大宗师的威势此刻不再隐藏,随着宁道奇默念的道经随风而逝,他的气势也越发张扬,最终彻底显露狰狞,引动天地!

    仿佛天地为之一静,压顶的乌云甚至都悄声拨开了一个缝隙,透出一束阳光笼罩宁道奇周身,映衬地这傲立天空的白发老者,犹如战神降临。

    “是谁,出来!”

    宁道奇一声暴喝,看向头顶乌黑的天空,在那里,有一个身穿黑衣的身影正一动不动地悬浮着。

    而那人影却也没有丝毫被发现的诧异,反而语气清淡地开口道:“又见面了。”

    其声音并不大,但却并没有被狂风吹散,反而格外清楚地回荡在这帝踏峰的天空。

    黑影缓缓落下,来到了宁道奇的对面,让宁道奇看清了这道人影的打扮。

    身穿鎏金黑袍,脚踏金丝银靴,脸上更是带着一个紫金铸成的面具,面具眉心还雕刻着一朵葵花的印记。

    “是你?”宁道奇语带疑惑。

    这种奇怪的打扮他还是第一次见,但这个人他却认了出来,其气质和武功波动和之前那拿走了和氏璧的黑衣人一模一样,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你修炼有神足通,却绝不是净念禅宗的人,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宁道奇开口质问道,就算面前这人同样是大宗师,但他却知道这黑衣人刚刚突破不久,比起自己这大宗师巅峰还差了几筹。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便怀疑面前这黑衣人,因为这人的身上没有沾染半点血腥之气。

    黑衣人,也就是杨广闻言,却是有些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面具,说道:

    “我,葵花老祖,慈航静斋灭门,我做的,来吧?求锤!”

    话音落下,白发苍苍的宁道奇闻言没有任何表示,仍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杨广,从头发到锦袍都仿佛静止了一样,整个人犹如铁水浇铸,在大风之中一动不动。

    而另一边,狂风卷动起杨广的大氅,发出烈烈的声音,面具下的杨广也看着宁道奇,眼中透露出战意。

    自从先天功升级之后,杨广突破大宗师境界,现在和宁道奇的交手便恐怕会是杨广在大唐世界最酣畅淋漓的一场交手。

    因为除了宁道奇,其他人恐怕都无法让他用出全力,宋缺或许可以,但杨广知道,以宋缺和自己的性格,两人绝不会有交手的机会。

    杨广之前不和宁道奇动手,是因为宁道奇心有顾忌之下绝不会全力出手,毕竟只要是精修道家心法的人都是一个德行,磨磨唧唧地不爽快,总是喜欢凡事留余地,出手留三分。

    而现在慈航静斋被杨广拆了个七零八落,门人更是死伤惨重,宁道奇这老头终于被彻底惹怒,绝不会再留手。

    此时的宁道奇才是真正满腔杀意、全力以赴的大宗师,会对杨广往死里下狠手,但杨广对此却是甘之如饴。

    他突破后就一直想找个人试试手,所以现在也是彻底放飞自我,激怒宁道奇也在计划之中。

    硬钢就硬钢,求之不得!

    见对面宁道奇迟迟不动手,杨广却是点头道:“懂了,高手对战,就像决战紫禁之巅,得先介绍一下。”

    他伸出右手,掌心其上一股先天功2.0的真元凝聚,其透露出的强大压迫感,甚至将二人周围的风都驱散了。

    只听杨广冷冷地道:“此功乃天下奇功,结合动静阴阳之玄妙,有天人化生、脱胎扌”

    轰!

    宁道奇的周身之罡气猛然爆发,直接打断了杨广的话,将他整个崩飞了出去!

    下一刻宁道奇手掌紧握,袍袖鼓荡,一股磅礴连绵的气劲瞬间透体而出。

    而天空中的云气湿气也在这一瞬间,仿佛都被宁道奇操纵一般,在其脚下化作一条半虚半实的龙状云团。

    冯虚御风、御气飞龙,在这大宗师的力量面前成为了真实!

    宁道奇的身子却是往前冲出,带着似扑非扑,若缓若快的韵味,右手虚按胸前,左手往前拂出,好似一只鲲鹏般扑击而来!

    仿佛化身自然,又仿佛融入天地,这一掌是宁道奇以人力拍出,但离开其掌之后,却融合周遭一切,化作了天地之力一般,浩瀚无垠!

    虚能生气,此虚无穷,这是他的成名绝技,散手八扑!

    而杨广突然被打断了自我介绍,看着这仿佛天地合力的一击却不但不恼,反而眼露精光,胸中燃起战意熊熊:

    “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