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章 天下再无慈航静斋
    慈航静斋很强,自从东汉年间成派起始,便一直是白道武林之首,每每于中原大乱之时出山,访寻真龙天子,为天下拨乱反正。

    这么一个牛掰哄哄了几百年的武林门派,其麾下势力自然也绝非等闲,甚至可以说是高手如云,深不可测。

    而镇派的《慈航剑典》更是威名赫赫,有破碎虚空之能,使得其门下习剑的高手之战力更是强大,同等境界足以技压群雄。

    可是今天,这个声名显赫的武林圣地却已经危在旦夕,因为对面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葵花派,不仅胆大包天地打上门来,而且其实力之强,已经远超她们的想象。

    斩向杨广的剑光巨网被曹公公的不死印法直接破去,而一众太监们一看自己的心头肉杨广被攻击,这还能忍?

    统一着装一身大红的葵花派高手人狠话不多,曹公公话音刚落,细不可见的银针便瞬间飞射而出,几乎将整个世界铺满!

    而紧跟银针之后,其身形亦骤然化作赤红色残影,干脆利落地袭向对面的慈航静斋门人。

    杀伐气盛,不死不休!

    一时间剑鸣呼啸连绵不断,罡气爆发络绎不绝,整个慈航静斋彻底成了武者的战场,菩萨圣地的恢宏与庄严彻底被鲜血和惨叫声碾压覆盖。

    佛门慈悲不再,人间只剩残酷。

    而远离战场,还被八个一流高手团团保护的八抬大轿里,斜躺着的杨广却对外面的打打杀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结果其实早已注定,他在这里只是为了提防宁道奇的出现,不过现在看来却是高估了慈航静斋的防备意识,他来的貌似有些多余。

    慈航静斋或许很强,可惜蚁多咬死象,况且自己培养出来的太监们可不是蚂蚁,而是嗜血的鬣狗!

    而这时的婠婠也已经决定亲自出手,当即带着一群魔门高手和慈航静斋的长老们战在了一起,至于之前被她提在手里的师妃暄,则因为碍事,被她直接丢进了轿子里。

    而懒洋洋斜躺着的杨广,则看了看自己怀里突然多出来的师妃暄,不由得挑了挑眉毛,暗叹婠婠看来对自己的意见的确很大,竟然把这么大个的暗器往自己身上砸,简直放肆!

    “嗯……”

    一声嘤咛,师妃暄从昏迷中醒来,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气急败坏的呵斥:“你是谁,你在干什么?!”

    杨广此时仍旧戴着葵花老祖的面具,但师妃暄凭借修炼慈航剑典而获得的强大感知却感觉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根本没往之前的葵花老祖那里。

    这却是因为杨广修炼先天功而脱胎换骨,天人化生的原因,和之前的杨广虽然外表相同,实质却已经截然不同。

    而更让她难以接受的,却是一醒来便感觉到身有异样,而后她便发现自己被杨广抱在了怀里。

    作为几十年从未被亵渎过的慈航圣女,师妃暄此刻又气又恼,一时间满脸羞愤。

    杨广闻言却叹了口气,慢吞吞地把双手从师妃暄娇俏玲珑的身体上收回,义正言辞道:

    “唉,我是葵花老祖啊!

    请不要误会,我只是怕婠婠那个妖女给你下毒对你我不利,为了你我的安全,我才舍生取义地简单地检查一下罢了,呐,绝对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

    师妃暄却没有那么好糊弄,只见她柳眉倒竖正要说话,杨广却出声打断了她的开口:“我说过要把慈航静斋这个尼姑庵赶尽杀绝,现在我做到了,可惜地尼貌似没留下骨灰。

    现在你就在终南山帝踏峰,走,我带你出去看看。”

    杨广一把搂住师妃暄瘦削的肩膀,站起身来,强行带着她走出了轿外。

    “一眼便看得到头的故事,没有任何意义。”杨广趴在震惊莫名的师妃暄肩头打了个哈欠,嘴里嘟囔道。

    ……

    慈航静斋的掌门梵清惠是宗师境界的佼佼者,一手剑法已臻至化境,剑神无我的剑意之下少有敌手。

    可惜此时她却是身心俱疲,对面身穿灰衣的佝偻老者一手不死印法极其难缠,生死转换之间便让梵清惠摸不着虚实,只能小心谨慎,时刻警惕。

    而一旁却又有死对头“天君”席应窥伺,魔门灭情道的紫气天罗阴损至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杀招,和那灰衣老者的不死印法两相配合,更是分外难缠,一时间梵清惠只能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哪怕慈航剑典威力无匹,但遇上这最善消磨的不死印法和阴狠毒辣的紫气天罗,却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被对面死死拖住,别说支援,梵清惠此时甚至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

    对面两个宗师如此强势,梵清惠却越发担忧其他的门人,于是在应当攻势的空暇里看了周围一眼,只是这一眼,却让她目眦欲裂!

    一百八十七名二流好手“林平之”,四十三名一流高手“东方不败”,这般把高手当大白菜挥霍的阵容,哪怕对手是江湖泰斗慈航静斋,也凭借数量直接碾压了过去。

    完胜!

    此时的拼杀竟然已经接近了尾声,除了少数几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还在焦灼,大部分的慈航门人都被擒住,整个慈航静斋的大门前已经满是尸体。

    而让梵清惠头昏目眩的是,躺在地上的绝大多数尸体,竟然都是身穿白色衣服的慈航静斋门人!

    其中又以老尼姑最多,梵清惠环顾一圈,和自己一个辈分的师姐师妹们已经死伤殆尽。

    甚至就在她扫视的瞬间,那之前自称鲤鱼道人的红袍青年,还信手拈来一般轻松写意地,将手中宝剑送入了她一个师姐的胸口!

    “不!!”

    梵清惠怒喊道,那个师姐曾经对她还多有照拂,两人感情不错,现在却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他人剑下。

    而一旁窥伺良久的曹公公和席应却是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下一刻便趁着梵清惠短暂的心神失守,一齐祭出杀招。

    砰!

    不死印法和紫气天罗的杀招刹那间袭向梵清惠,而梵清惠仓促间回过神来,剑刃一摆挡住了紫气天罗,却被曹公公更快更疾的不死印法直接印在了心口。

    生受一掌的梵清惠口吐鲜血地飞了出去,正巧落在了刚从八抬大轿内走出的杨广和师妃暄脚下。

    “师傅!”师妃暄看到自己一直依赖有加的师傅梵清惠此时身受重伤地吐血昏迷,不禁面露绝望。

    而杨广则撇撇嘴捏了捏师妃暄呆滞的俏脸,笑道:“从今以后,天下再无慈航静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