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八十九章 我切了,你随意!
    朱无视的吸功大法、古三通的金刚不坏神功、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杨广原身的真龙气劲、石之轩的不死印法、祝玉妍的天魔秘和天魔大法、邪极宗凑齐的道心种魔大法、一心大师的无念禅功、阿威十八式(?)……

    还有自己融合而出的先天功。

    现在的杨广在不知不觉间,竟然获得了这么多的绝世武功,而这些武功皆是威力巨大,任意一门便足以让人修炼到宗师境界,可以说,杨广现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移动藏功阁。

    而这些武功虽然威力强大绝伦,各自的特点和方向却是大不一样,有的霸道,有的诡异,有的迅疾,有的沉稳,有的简单纯粹,有的复杂繁琐……

    各有各的长处,但却难以相融。

    都大杂烩是极好的,但想要一锅乱炖却显然不可能,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杨广就一个学渣,没有那么高的武学造诣,可以一锅乱炖,将这些高深的武功通通融合,汇聚精华形成一本绝世武学。

    想想,能干出这种事的那还是人吗?

    那分明是龙傲天小说里的主角!

    杨广是主角吗?他不是。

    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三医学生罢了,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按照步骤前进。

    杨广当初成就武道宗师时,走的便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而后面想要成就武学大宗师,则需要在以力服人的道路上继续前进才行。

    所以便需要修炼符合他武学意念的武功。

    就像《道心种魔大法》,虽然足够强大,但杨广想要修炼却根本相当于散功重修,得不偿失。

    因为这门功法和他一拳倾天的宗师武道根本不相符,强行修炼不仅没有1+1>2的效果,反而会拖累杨广现在的实力。

    因此,将那些花里胡哨的复杂功法pass掉,杨广现在只剩下了先天功、金刚不坏神功、葵花宝典、真龙气劲三门以力量和速度为主要卖点的神功秘籍。

    毫无疑问,其中以先天功最强,其次是金刚不坏神功,然后葵花宝典,最后是真龙气劲。

    而依照杨广的想法则十分简单,先天功相当于天罡童子功和葵花宝典的融合版本,而金刚不坏神功又是天罡童子功的升级版本,。

    所以完全可以将金刚不坏神功替换天罡童子功,和葵花宝典相融合,再加上真龙气劲的一鳞半爪,形成一个全新版本的先天功。

    对,这是你没有见过的船新版本,是兄弟,就来砍窝,今晚八点……

    在这之后再选择升级功法,这才能最大程度发挥一次性武功升级器的作用,毕竟大宗师境界也只是一个阶段性小目标而已,其上还有更高层次的破碎虚空境界。

    杨广不得不为后面的发展而精打细算,虽然理论上来说,在大宗师境界称雄便足以让他安安稳稳地制霸天下,但世事无常,有备无患才能让杨广真正安心。

    该苟就苟,该拼就拼。

    沉迷解密游戏没带来什么实际性的好处,但走一步看两步的谨慎却已经深深成为了他的本能。

    ……

    杨广站在黑暗中想了半天,攥了攥手里的短刃,终于在心底下定了决心。

    不论是修炼先天功还是改进先天功,葵花宝典都是绕不过去的一茬,看来他是注定要挨这一刀了。

    杨广再一次暗暗庆幸这是魂穿,要是身穿,对于自己的身体他还真不一定能下不去手。

    先天功说到底还是太监功法,哪怕被强化的再强,主世界里的柳毅也绝对不会修炼,因为他早就立过flag——

    切鸡儿可以,切自己的?不行!

    但这是大唐双龙传的世界,现在拿刀的可不是柳毅,而是隋炀帝杨广。

    “切了就能变强,切了六根清净,切了再无烦恼……”

    杨广默默念道,看了看系统背包里的黑玉断续膏,再看了看身旁石台上满载生机能量的和氏璧,他终于一咬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切!

    再说了,切他杨广的鸡儿,跟我柳毅有什么关系?

    朕先切为敬,各位读者老爷们随意!

    唰!

    刀光一闪而过,和氏璧的绿光被短刃银白色的刀身反射,照亮了杨广满是冷汗的惨白脸庞。

    看来哪怕当过几十年太监,再一次体验这带来致命打鸡的一刀,依旧如此的恐怖,柳毅、曹大督主和杨大皇帝三个身份叠加的满腹算计和喜怒不形于色,在这一刀之下彻底消失不见。

    这是所有男人最大的梦魇,也是与生俱来的恐惧,无怪乎阅历,只在于本能。

    嗤!

    锋利的刀刃划过皮肤和血肉的声音,杨广的牙关咬紧,双眼猛地瞪大,这疼痛对于神经坚韧的杨广来言其实不值一提,但真正让他如此痛苦的,却是刚才胯-下猛地一轻,而带来的失落感。

    一股浓浓的忧伤无声无息地袭击了杨广,让他痛彻心扉。

    嗖!

    惨绿色光芒照耀的墓室里,一个形状如鸟的黑影随着杨广的手起刀落,从其双腿之间飞出,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杨广下意识地看了看手里捏着的短刃,果然人名可能会叫错,但刀的名字却不会取错,其名“飞鸟”,名不虚传!

    pia叽!

    柔软物体落地的声音在安静的墓室里格外突出。

    杨广的双眼湿润了,他感觉自己变强了,但也变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啪嗒!

    鲜血滴落的声音,对于内力的精准控制让杨广双腿之间没有如恐怖片一般喷射鲜血,而伤口血液只是简单的滴落,以杨广金刚不坏神功强大的身体素质,相信不出片刻其伤口便能暂时止血,不出三日便可结痂初愈。

    啪嗒!

    杨广瞪大的眼睛底下,一滴清泪滑过其脸部的皮肤而滴落,砸在脚石板上,混进了那一滩血液。

    “大丈夫,当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而非看这区区二两!”

    语罢,下一刻,杨广脸上的表情缓缓收敛,再次变成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无视鲜血滴落的下半身,此时的杨广仍旧还是那个执掌江山,霸气外露的大隋皇帝。

    “缺少胯.下二两,丝毫不影响我吊打全场……”

    “原身你且放心,等一切平定,朕一定给你接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