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八十五章 神足通
    杨广全力的一拳没有半点花哨,拳锋的罡气呈现黑红之色,显然已经凝实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一拳落下,仿佛连空间都在跟着颤动。

    而身受重伤的一心大师更是无力反抗,瞬间转移的神通来不及施展,他只能仓促之下爆发全身血气,以求能够阻挡杨广这一拳的锋芒。

    噗呲!

    爆发的血气在这重所山岳的一拳面前,宛如一层纸一般被撕裂。

    下一刻,一心大师的胸口被轰出了脑袋大小的硕大空洞,里面的心脏已经在杨广的拳锋之下化作齑粉,消失无踪,而溅射的鲜血将这裂谷的山崖彻底染红,场面可以说是惨烈非常。

    其双目圆瞪,残破的身体犹如一个破布娃娃般抛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双眼里闪过一抹不甘,却最终变得呆滞无神。

    一心大师,死!

    曹公公一个闪身上前,待看到一心大师死不瞑目的双眼后,才冲着杨广点了点头,表示这秃驴已经西天取经去了。

    杨广见曹公公点头,终于是缓缓吐出一口气,剧中那个拥有空间移动异能、在死后涅槃成佛并利用和氏璧预言了天下大势之结局的神僧一心,现在却一出场便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慈航静斋也好,净念禅宗也罢,师妃暄、梵清惠还有一心之流,都以为自己早就看到了结局,真是可笑。’杨广脸色不变,心中却暗暗冷笑:‘可如果结局早已注定,那还要我来干嘛?’

    想罢,杨广弯腰蹲下,趁着一心大师的尸体还热乎便伸出手,按在了其保存完整的脑袋上——“吸功大……”

    ……

    而另一边的曹公公则很有眼力见的警戒着周围,他嘴中还自顾自地小声嘀咕道:

    “陛下远见卓识,更是神功盖世,这秃驴虽然武功高强,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实际却是智昏神聩,竟敢当着圣上的面那般诋毁,死不足惜!”

    他可不是拍马屁,毕竟他嘀咕的这点音量除了他自己,很难有别人能听到,所以这其实就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现在的杨广就是太监们的明日之光,经过杨广这一段时间的洗脑和刻意表现,一群习练了葵花宝典的太监对于杨广的印象,已经从个人崇拜发展到了个人神化的程度。

    杨广已经成了太监们的精神信仰,是引导太监们人生升华的导师,是天上的神明降落人间。

    或许一般人觉得夸张,可在身体残损、精神缺失的太监眼中,却是精神支柱,岂能容他人随便亵渎诋毁?

    “臭和尚,蠢秃驴,死光头……”

    只见曹公公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其强撑的挺拔身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眨眼间便回到了原本佝偻的身形。

    “缩骨功终究是用外力强行改变,还是咱家这本来模样舒坦。”曹公公一边适应身体,一边摇头晃脑地说道。

    而一边的杨广却没听见曹公公声音极小的嘀咕,他摸着下巴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化尸水,轻轻地倒了下去。

    看着一心大师的尸首逐渐变成一滩黑黄色的脓液没入地面,杨广却是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

    他在一心大师的尸体上使用了吸功大法,虽然因为一心大师已经死去的原因而真气消散,杨广半分功力都没有吸取到,但却意外地获得了一心大师残缺的武功记忆,其中就有瞬间移动这项强大异能的修炼方法。

    原来一心大师的瞬间移动是以《无念禅功》为基础而领悟,但归根结底却还是一种能量和意志的运用方法,算是一种堪称玄幻的绝世轻功。

    一心大师用佛门六神通之一的神足通来命名自己的瞬间移动能力,却是因为关于那虚无缥缈的神足通的描述,正巧符合瞬间移动的特性。

    修炼这一心大师的神足通,共需要度过三层境界,其一为“身能飞行,似鸟之无碍”,到此境界便能拥有停滞空中和随意飞行的能力,举身凌虚,犹若飞鸟,亦如壁画所绘之飞仙。

    其二境界为“移远令近,不往而到”,使修炼者拥有缩地成寸之能,抬脚落地,便是百里山河,。

    其最终境界便是瞬间移动,曰“此没彼出,一念能至”,无视空间,大成者更足以超越无边世界。

    要不是曹公公精明狡诈,配合杨广在偷袭之下杀死这一心大师,换个其他的时间地点人物,想要杀他简直难如登天。

    或许近身挪移的方面,石之轩的幻魔身法能够略胜一筹,但轮起长途跋涉和远距离奔逃,却是远远不如。

    不过有优点自然有缺点,神足通的施展需要消耗海量的内力,和整个人精神的全神贯注,每次施展者都会十分缓慢而痛苦,并耗费大量真气,最适合的却是像一心大师这样,内力浩瀚、精神强大的存在。

    也因此原本的电视剧中,一心大师轻易不施展瞬间移动,更是从不在战斗中运用,真实情况是他并非不想,而是不能。

    否则,倘若瞬间移动就像喝水一样简单,那仅凭这一门武功杨广便可无敌于天下,什么三大宗师,邪帝天刀的,都得在杨广的背后等屁吃,被他生生磨死。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罢了,现实是哪怕以杨广吸功大法著就的雄厚内力为根基,也最多便施展个七八次的样子。

    而每次施展神足通之间更是需要间隔几个刻钟,让施展者的意志能够即时恢复,倘若连续使用,恐怕会损伤其神智,轻则恶心呕吐,重则痴呆昏死。

    看着一心大师的痕迹彻底融入了泥土之中,杨广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将目光着眼于当下。

    杨广修炼有不死印法,按照正派人士们的话说,“邪恶”的不死印法能量和和氏璧的至善能量乃是死敌,可以互相感应。

    而杨广便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前方的山壁之内,就是和氏璧的隐藏之地,在那里有一团让他十分不适的生机能量在呼唤着自己。

    轰!

    二话不说,杨广抬手便是一记朴实无华的炮拳,将面前的石壁轰成齑粉。

    “……”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