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六十五章 敲打朝臣,下手门阀
    一个月后,大隋太极殿。

    杨广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的群臣,其身穿龙袍,旒冕放在面前的御案上并未佩戴,满头的长发只是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并用一支金簪略加固定。

    虽未做盛装打扮,但因其练武而来的腰背挺直,身形修长,正襟危坐在金黄而宽大的龙椅之上,犹如龙盘虎踞一般,自有一股皇家气度,昭彰着独属于帝王的威严。

    而此时的杨广,虽是喜怒未形于色,但其眉目鬓角之间所透露的霸道气势,却已经将整个朝堂都给笼罩了起来。

    稍微体弱一些的老臣甚至双腿都开始打起了哆嗦,这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畏惧。

    杨广抬起手指轻点面前的御案,笃笃的敲击声在整个大殿内回荡,久久不息。

    “怎么都不说话了?

    朕就推广个活字印刷术和报纸,你们却推三阻四,各种横生枝节,这几日里整的幺蛾子差点把朕给逗笑了!”

    杨广的双眼看向底下的群臣,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个大臣不低下头颅。

    他们不会不知道活字印刷术和报纸代表了什么,但正因为知道,他们才会更加抵触。

    就像天下第一世界一样,活字印刷术会让知识的传播越发畅通,而报纸一旦流通,两相搭配之下,原本被士族门阀垄断的‘知识产权’就会被打破。

    士族门阀的话语权,终将会随着寒门子弟的增多而失去。

    ……

    “除了内侍省干净利落地完成了朕的命令,其他各应该予以配合的部省都当朕是傻子不成!

    内史省跟朕说人手不足,一份周报需要出一个月?尚书省推辞说底下的驿站事务繁忙,抽不出空来宣传报纸?御史台更是可笑,讲什么不合祖制,恐伤大隋国祚……”

    杨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停了下来,一言不发。

    此时整个太极殿内一片寂静,甚至到了针落可闻的地步。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奏折顿时散落了一地,旒冕也随着跌落尘埃。

    杨广竟然在气愤之下,一脚将面前的御案给踢翻了过去!

    犹如天威的霸道气势瞬间充斥整个朝堂,将下面的大臣们压的腰背弯了又弯,犹如鹌鹑般,在杨广肆虐的威势下瑟瑟发抖。

    他们此时心中无比后悔,谁又能知道,那个沉迷骄奢银逸的隋炀帝杨广出了一趟宫,回来竟然就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一般!

    更加的果决,更加的狠辣,也更加的……霸道!

    只听上首地杨广冷笑一声,开口道“内史省人手不够?李公公,给朕派几个机灵点的小太监去帮他们!”

    “微臣遵旨。”

    李公公恭敬地作揖听命,而转头看向那群内史省史官的眼神里,却闪过一丝隐秘的杀机。

    “陛下说过,他不需要不听话的狗!”他心中暗暗想到。

    内史省的一群史官们突然集体打了个寒战,他们还不知道,那些“机灵”的小太监们,到底是来帮他们干什么的。

    而这位李公公,正是最开始被杨广【太监之友】称号吸引的太监,也就是那位御前老宦官,担任内史省的监掌太监。

    杨广看到李公公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果然还是太监们最忠心耿耿。

    “尚书令杨舍驭下不力,实无德无才之人,朕很不满意,但念其劳苦所以不予责罚,滚回家养老去吧!”杨广冷声道。

    话音一落,只见群臣站位最前列,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面色苍白,萎靡不振地倒在了地上,竟是因为打击过大而昏迷了过去。

    看来他就是那个总管吏部、礼部、兵部、都官、度支、工部等六部的尚书令,杨舍。

    这时一名身穿黑色官服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面色坚毅地谏言道:“禀皇上,尚书令杨舍老大人,一辈子为了大隋鞠躬尽瘁,微臣斗胆,请陛下三思!”

    杨广眼睛一眯,他认出了这个官员,宇文化及的弟弟宇文智及,在朝中担任少监一职。

    而随着宇文智及的带头,几名不怕死的言官御史也跟着站了出来,无视李公公那想要杀人的目光,陈述尚书令杨舍这些年的功绩资历,并痛批杨广随意罢免大臣,简直昏庸无道。

    杨广闻言却是嗤笑一声,内力一运,将几封掉落在地上的奏折托起,送到了一众言官的手中。

    那几封奏折里,正是关于杨舍贪赃枉法、贪污受贿的证据。

    “朕看他年老所以才放他一条生路,不然按照大隋历律,足以流放边疆。”杨广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证据打脸,让御史们哑口无言。

    “一群御史言官,只靠自己猜想便敢驳斥朕的皇命,朕要之何用?”杨广一挥大袖,冷声质问道。

    底下的御史们闻言,急忙神色慌张地跪了下来,心知完蛋,本来就因为报纸的事而被皇帝记恨,现在又被抓到把柄……

    “御史大夫官降一级,其下依次顺延,而空出来的御史大夫官职,就让少府杨公公担任。”

    “奴才遵命。”

    杨公公佝偻身子谢恩说道,昏花的眼睛看着那群御史,嘴角带起一丝阴笑。

    杨广继续道:“而你们几个御史,剥夺功名,再派人扒了他们留在家乡的那些名声牌坊,给朕滚回家重新读书!”

    看着一个个面如死灰的御史,杨广心中毫无波澜。

    他深知打蛇打七寸,要对付御史言官这种不怕死的人,就要摧毁他们重视的远甚于生命的东西,而对大多数言官来说,就没有比清流名声和功名更重要的东西。

    而现在,多年的辛苦就这么没了。

    看到一群大臣中的王世充犹如缩头乌龟般低着头,杨广知道,他敲打的目的暂时已经达到。

    做完这一切的杨广,转头看向殿前单膝跪地的宇文智及,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意味。

    他俯视着宇文智及,缓缓开口道:“陛下三思?你知不道你哥哥宇文化及临失踪前,最后跟我说的话里,也有陛下三思。”

    而宇文智及闻言,却突然瞪大了眼睛,猛地抬起头来和杨广直视,嘴中吐出不可置信的低喃:

    “是你干的?!”

    杨广听后嘴角带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觉得是时候对门阀动手了。

    “……”

    (。?ˇ?ˇ?。)今天忙的要死一更,明天三更!

    求推荐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