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五十九章 孽债难偿,脏活我来
    杨广的嘴角带着冷笑,心中却闪过一丝犹豫,这一剑,到底是刺,还是不刺?

    侯希白,或者说杨虚彦,他是邪王石之轩的徒弟,身怀花间派和补天道两派真传。其明面身份是闻名江湖的正派多情公子,暗地里,却是臭名昭著的魔门影子刺客。

    但杨虚彦同时还有一个隐藏更深的身份,他是隋文帝杨坚之孙,前隋太子杨勇之子……也就是此时此刻握剑的杨广,血脉和名义上的亲侄子!

    杨广犹豫的原因也很简单,原身本来就做错了,他不想再一错再错下去。

    历史上的原身杨广为了登基上位,做事相当不厚道,他伙同皇后独孤伽罗和权臣杨素一起实施阴谋,对隋文帝进献谗言使得皇太子杨勇被废,他才得以成功上位。

    提一句,杨勇是杨广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他俩的亲妈独孤伽罗(突然想到了某农药?)是真的偏心,倒霉的杨勇被自己亲爹亲妈亲弟弟一家人坑,死的相当冤枉!

    后来杨广等人的阴谋败露,原身更是丧心病狂,直接让重病缠身的亲爹隋文帝突然暴毙,又假拟隋文帝旨意,赐死了一直觉得自己很冤枉的杨勇,并对自己亲生哥哥这一脉赶尽杀绝!

    而杨虚彦,就是在被追杀逃命的的过程中,被邪王石之轩所救,并被传授了武功,用为石之轩卖一辈子命为条件,换取石之轩帮助他报仇复国。

    故事就这么愉快的发展到了现在……

    既然是科普了,这里再提一鼻子,那个和杨广还有独孤伽罗(又想到了某农药!)合伙的权臣杨素,就是那个建立了杨公宝库的杨公,在这个故事里扮演着重要角色。

    这个老杂毛功高盖世,权倾朝野,差点都比天下第一的曹公公都强!

    他在隋朝开国十几年里,一直收集天下宝物,并秘密修建了杨公宝库,野史说他是收集癖,或者什么为大隋保存复国力量,其实呢?

    其实他的杨公宝库,是准备给他儿子杨玄感起兵造反用的!

    可惜虎父犬子,后来的杨玄感实在不中用,哪怕有李密辅佐,却依然烂泥扶不上墙,

    杨玄感趁着杨广二征高丽发起兵变,想要趁乱攻入洛阳,一是为了挟持百官亲属,二则为了取出杨公宝库的物资招兵买马。

    可惜算盘打得很响,他的兵马却始终打不进洛阳城,最终还是被班师回朝的杨广给剿灭,落了个人头落地的下场,家族更是被杨广赶尽杀绝。

    而因此,杨公宝库的下落从此成谜,李密逃到了瓦岗寨厉兵秣马,这才有了后来的这番故事。

    书归正传,杨广握剑的手很坚定,但却始终没有刺下去的决心。

    “杨虚彦,是朕有愧于你。”

    杨广看着杨虚彦那张,和原身记忆里的哥哥杨勇有着八分相似的脸,最终还是决定放他一条生路:“所以这一次,朕不杀你,你走吧。”

    而听到杨广的话,杨虚彦先是一愣,随即猛地低下了头,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此时的他不仅没有一丝活命的欣喜,反而感觉满是屈辱,让他几欲发疯!

    在杨广看不见的角度里,杨虚彦先是脸色涨红,后又改为铁青,其牙关紧咬,嘴角甚至溢出了鲜血,而双眼更是瞪大得像是要裂开一般,那眼瞳之中满是血丝和忿怒,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受伤猛兽!

    但这一切的表现却都在下一个瞬间消失,杨虚彦面色一改,神色又变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多情公子,除了其嘴角遗漏的一抹鲜血,让他俊逸的脸庞略显狰狞。

    只见杨虚彦缓缓抬起头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杨广露出了一个小心翼翼的笑脸道:“小侄,感谢皇上不杀之恩。”

    “你走吧!”

    杨虚彦闻言,便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一步三晃地走进了多情山庄外的密林之中。

    ……

    看着杨虚彦离去,杨广此时却感觉心中十分淤堵,不是因为同情,而是一种不得不成为背锅侠的憋屈。

    变成一个反派boss,原身的身份、原身的力量、原身的经验记忆等等都被他继承,而同理,原身造下的孽债他自然也跑不了。

    从第一次成为了曹正淳时,他对此就已经早已准备,反派就是反派,不可能每个反派都像曹正淳那样黑点极少,更多的反派boss,却都是恶贯满盈之辈。

    杨广闭上了眼睛,他早就认清了自己的定位,他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罢了,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

    不让原身的罪孽更深,已经是算他有职业道德,至于为原身赎债这种操作?想都别想!

    任何与洗白和增强柳毅自身以外的多余事情,柳毅都通通拒绝:我费劲吧啦地忙活一通,你又不加钱,我岂不是白给?wdnmd!

    没错,柳毅已经很有觉悟地,自动化身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洗白机器……

    从杨虚彦走后,杨广在原地闭目又想了很多,最终叹了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其神光半点没变,显然已经把杨虚彦这一茬抛在了脑后。

    “朕有大事要办,先带着这两个小子回洛阳,你们二人记得把这里所有人一个不落地送进宫里,朕过些日子还要亲自去收赎金!”

    杨广对着被他挥退的两个老太监喊道,随即便听到柳公公苍老的声音传来:“是,奴才遵命!”

    杨广点点头,拎起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很嫌弃地用绳子绑成了一团。

    随即便轻功施展化作一道残影,往东都洛阳的方向赶去,而双龙二人则被杨广拖着,一路摔摔撞撞的前进着,也不知道到了洛阳之后,两人身上得肿成什么样子。

    ……

    密林。

    杨虚彦踉踉跄跄地前行着,牙齿却咬的嘎吱嘎吱响,显然心中的恨意已然滔天。

    “杨广,我必杀你!”

    他苦苦隐忍几十年,悲伤、痛苦、侮辱,没什么能够击败他,这一次,他也同样可以忍!

    杨虚彦边走边想着,他浸泡在仇恨中长大,毕生唯一的目标,就是杀死杨广,报仇雪恨。

    其他的一切,什么面子、名利、财色,他都可以不要!

    这是个极端的人。

    但下一刻,正在踉跄行走的杨虚彦却是双眼猛地瞪大,下一秒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而其圆睁的瞳孔里,满是不甘和难以置信。

    只见他的眉心处,正插着一枚细若牛毛的纤细银针!

    “咱老王在宫里喂了几十年的马,皇上能认出你是前太子的后裔,咱家自然也能认得出来。”一身黑衣的王公公从密林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看着倒在地上的杨虚彦,王公公轻声说道:

    “陛下是一代明主心慈手软,这种斩草除根的脏活累活,就让咱家这个当奴才的来做好了……”

    “……”

    (??????),求推荐票!!

    最近在上六频,被各频道大佬们按在地上锤,帮我推推书吧读者老爷们,秋梨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