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反派boss洗白系统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另一支无垢军人呢
    宁道奇破碎虚空了,临走的时候还顺手给了毕玄和赵德言一巴掌。

    足以破碎了虚空的宁道奇毫不留手,散手八扑那无形而有实的一掌,铺天盖地一般倾轧而下,威如泰山压顶,势若天河倒灌,近乎于天地伟力的一击让人望之生畏。

    在这一掌下,突厥国师、武道宗师、“魔帅”赵德言,当场身死整个人被拍成了一滩烂泥。

    而大宗师“武尊”毕玄因为修炼《炎阳奇功》,老胳膊老腿的身板却格外硬抗,因此才侥幸活命,不过也是身负重伤,匆忙逃走。

    不过却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毕玄返回突厥王庭的路上就被一心补刀的宋缺给拦了下来。

    本来就打不过宋缺,加上身受重伤,毕玄直接被宋缺以天刀斩杀,一代“武尊”就此陨落。

    这也是杨广下的命令,因为毕玄太热爱自己的突厥民族了,他绝不会降隋。

    但彼之英雄,我之仇寇,毕玄是整个突厥的民族英雄,带领突厥人民反抗大隋侵略,但他对于杨广和大隋来说,却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绊脚石,必须被铲除。

    所以宋缺对毕玄毫不留情,直接趁他病要他命,辣手斩下其头颅,一举除掉了这个护佑东突厥几十年的大将军,“武尊”毕玄。

    其后对于突厥的征伐自是毫无波澜,唯一棘手一点的毕玄都死了,剩下的那些所谓骑兵和军队根本不够看。

    在五千无垢军面前,东突厥王庭和各部族就像是面对狮子的羊群,虽然人多势众但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斩杀殆尽。

    三天的时间,无垢军便摧枯拉朽地解决了东突厥的全部武装力量,突厥大草原彻底成了杨广自家的后花园。

    无垢军这一群太监很彻底地执行了杨广的命令:

    胆敢反抗的,杀!

    拒不投降者,杀!

    图谋不轨者,杀!

    与中原门阀勾结者,杀!

    曾侵略大隋边关者,杀!

    杀!杀!杀!

    直杀的整个草原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今年的牧草因为饱吸血液的缘故,长的格外葱郁茁壮,娇嫩欲滴。

    无垢军杀伐太甚,整个突厥人口减少了近三成,但看牧草的质量,恐怕明年的牛羊产量反而可以增加个几成,天道循环,有增有减。

    死掉这么多人,今年突厥储备过冬的牛、羊肉和皮毛也有了颇多富裕,这些货物被后来的大隋军队收拢起来,又大批大批地运往了大隋腹地,以战争红利形式,低价甚至是免费提供给受了兵灾的民众。

    为的就是配合报纸的宣传来引导舆论,加深民间对于杨广英明睿智印象的认可,以及增强国家认同度和民族自信心。

    而另一边的突厥则因为这场战争,人口损失极其惨重,男丁甚至锐减到了恐怖的百分之五十,草原没了男丁,牧民家庭的自卫和狩猎似乎都成了大问题。

    不过杨广对此却是乐见其成,没了男丁也就没了战乱,打仗什么的,不都是那群汉子喝大了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现在只剩下女人和孩子,总可以老老实实地待在草原了吧。

    至于自卫问题,这就不用突厥人自己来操心了,大隋既然已经把突厥纳入领土,突厥就是大隋神圣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然不会放任别的在野势力来肆意入侵草原。

    还有狩猎,牛羊不够吃嘛?非得学什么控弓骑射!

    之前的突厥民风彪悍而不讲仁义,屡次叩边大隋边境,都是狩猎的锅,这玩意儿极其严重地影响到了和谐大隋的发展和进步,严重予以禁止!

    老老实实地养牛养羊就挺好,别想着舞刀弄枪那些有的没的,突厥就乖乖当个乖儿子来好好伺候大隋爸爸,大隋爸爸是不会亏待你的。

    至此,历经杨坚和杨广父子两代之手,偌大的突厥彻底没落,成功从一个对中原有着巨大威胁的外域游牧势力,变成了一个专门替杨广养牛放羊的附属牧民民族。

    杨广胸口处的龙气再度凝实,那团神似和氏璧的高能能量又浓缩一些。

    而他的人族历史声望也再次悄然提升了两点,达到了二十二点,距离主线任务要求的六十点再次迈进了一小步。

    这边,一直在草原上作威作福的始毕可汗此时成了阶下囚,被无垢军装进囚车,准备将他随着行军而押解回京,以祭大隋太庙。

    而当远在洛阳上早朝的杨广收到这个消息时,却是满脸的愠色,脸上不仅没有笑意,反而阴沉如水,让一众大臣们感到十分压抑。

    “小鲤子何在?”杨广声音低沉,看来心情非常差。

    而代替自己干爹厂督曹公公的小鲤子,这时急忙从殿外走了进来。

    “陛下,奴婢在。”小鲤子柔柔地应了一声,跪下磕头道。

    阴柔的声线,魅惑的脸庞,太监宽袍都遮掩不住的窈窕身形,把葵花宝典从至阳至刚练到了至阴至柔,此时的小鲤子越发的女性化。

    曾经采花大盗和太监的痕迹越来越少,倘若以一个不知底细之人的视角来看,小鲤子。分明就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绝世美女!

    不过满朝文武却没有一个人敢正眼看小鲤子哪怕一眼,小鲤子手下的东厂奉命监察百官,更是掌握先斩后奏之特权,本人也是杨广面前的大红人,深得陛下信赖,谁又敢去找不自在?

    况且,她其实还是个太监!

    当然,也不排除有能说出“那岂不是更好?”这种狠话的口味独特之人,不过这种扶她爱好者,绝大部分都被小鲤子辣手整死了。

    她的全部都是要奉献给杨广的,谁来觊觎都不行!

    杨广却不是个好伺候的主,他冷声问道:“朕问你,拿下突厥的无垢军到底是哪一支?”

    小鲤子先是一顿,随即一五一十地回答过来:“回陛下,是由宁道奇大宗师和曹公公带领的那支五千无垢军,其攻破高句丽后转战东突厥。”

    “是啊……”杨广闻言点头,随即猛地一拍桌子,怒道:

    “那再朕问你,另一支万人编制的无垢军,本应从李阀和宇文阀决战的战场长途奔袭突厥的,现在哪去了!”

    小鲤子猛地愣住,随即也反应了过来。

    对啊,是征战高句丽的无垢军又转头一手拿下了东突厥,那另一只无垢军,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