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四十章 遗址
    “阳墓与阴坟……”灵祎心中震动不已,这是一种传说中的墓葬,阳墓多为掩盖阴坟所用。当然,还有其他诸般妙用。

    一阴一阳,抱守太极,玄而又玄。

    “自然听说过。”灵祎说道,他眸光闪烁着,想到了东荒的的某一地。

    “唉!”,段德见灵祎真的知道,顿时神情沮丧,宛若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说道:“小友出身不凡,想来自然是听过的。”

    “其实道爷我也是刚刚发现的,小友,你有没有觉得这座遗址很像一座大墓!”说到这里,段德神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精神抖擞。

    “大墓?”灵祎眉头一皱,从地势上他并没有看出来,但是,按照《源天书》的记载,龙行地确是一个非凡的葬地,但不是葬人。

    而是,葬下一个无上的传承。

    “你的意思是?”灵祎神色一动。

    “是的,有人将元灵圣教葬与此,还留下了阳墓,不然道爷我亦是发现不了的。”

    “可是,元灵圣教不是直接覆灭了吗,是谁会把他们葬在这里。“灵祎露出惊讶的神色,自语道。

    “我亦不知,地脉的守护力量太强大,不然定要一探究竟。”胖道士无奈道,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显化阳墓?那里有九秘啊?还有什么值得隐藏的?难道我的猜测为真?若如此……”灵祎思索着。

    “这次可真的要石破天惊了……”

    “殿下,我陪你进去吧,这个地方很不简单。”幽雨轻声道,向黄石城的方向凝望着,仿佛望穿了无尽虚空得见了遗迹真容。

    “无妨,这正是我需要的,况且,他们不惹我便罢了,若是惹我,我可是为他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啊!”灵祎眸子清亮,全身升腾起了强大的战意,出山以来他还没有放开手脚战过一场呢!

    “咳咳,小友,这个大秘可还满意,我,我可以走了吗?”段德干巴巴的说道,焉焉的悄悄后退。

    “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啊!”灵祎乌溜的大眼睛转了转,似笑非笑道。

    “什么?这怎么会等于没说?”无良道士的脸色

    当场就绿了,慌忙道:“殿下,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我确信这些来此的这些大势力没有一个看出此地奥妙,也就是我对于墓葬了解颇深,才推测出了一些。”

    “殿下,以你的能力,肯定打开阴坟,取到仙藏!”

    “是吗?“灵祎不置可否。

    “你有这么好心?”灵祎双眸深邃如星空:“你是想利用我们打开阴坟吧?“

    闻言,幽雨的脸色越加冰寒了,眸光无比凌厉了起来。

    “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段德惨叫起来,那种杀意已经作用在了他的元神上了。

    你说的什么东西,冒犯了神之子,还想走?我这就抽你生魂,镇压在绝地中万载,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以赎今日之罪!”幽雨冷笑一声,黛眉一挑,冰冷的杀意透发而出,浩浩荡荡。

    这一片空间,似乎直接自成一界,显化出了尸山血海,流血漂橹的恐怕画面。

    “我……?”闻听此言,段德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心里满是绝望,一尊太古王的杀意,谁能承受?

    “老天你玩我啊,为什么让我碰上这种存在?”段德心中满是悲愤,简直无语问苍天。

    灵祎回过神来,望着段德的表情,顿时莞尔。

    舒服了!

    真的太舒服了!

    他最想看到的就是表情,见到这个无耻天尊脸绿,可真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幽雨面色冰寒,一只手抱着灵祎,抬起了另一只白皙温润的纤手,魔威浩荡,竟是要真的动手。

    “啊!”段德眼见真的难逃此劫,直接惨叫了起来。

    “算了,放他走吧!”灵祎赶忙道,他可没想真对这个缺德道士动手。

    幽雨一怔,冰冷的眸子瞪了一眼段德,红唇抿了抿,放下了手臂,放开了场域。

    “多谢殿下,殿下胸怀宽广,

    ,证道指日可待!“段德顿时一脸喜色,脸色转变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段德谨慎的退出了着出了这片场域,然后就嗖的冲了出去,窜的比兔子还快,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殿下,就这么放他走了。”幽雨语气温婉了下来,又带着一丝不甘。

    “以后,还会用到他的,这是一个有趣的家伙。”灵祎望着那道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一招手,那块乌不溜秋的石头就到了手里。

    “该离去了,这里没什么好东西了。“

    “殿下,您身份高贵,何必亲自下场呢,若是您需要九秘我这就为您取来!”

    “那些低等的人族要是伤了您可就不好了,您想要历练的话等达到仙二境界再出来吧。”面对灵祎时幽雨眼中满是柔色,转头看向那熙熙攘攘的修士却是一脸厌恶,似乎相当碍眼。

    若不是顾忌灵祎在这里,依她的性子,顺手抹去这个灵坊也是有可能的。

    “不用,你就在秘境外等候,地脉的力量只会减弱,不会消失,太强大的兵器他们带不进去的,你就在秘境外等候,除却生死危机,你不得出手!”灵祎郑重道。

    …....

    傍晚,黄石城天妖宝阙前,一个英姿勃发的紫衣少年在火红的晚霞中走来。雾霭很浓,流动着彩辉,全是灵气所化,吸上一口就让人通体舒泰,飘飘欲仙。

    “此地真的不一般了。”

    来人自是灵祎,以改天换地大法大摇大摆的从城门进入,通缉他的大教弟子毫无所觉。

    他递上神令,不一会,妖月空亲自来迎。

    “哈哈,灵兄,你来的正好。”

    妖月空气宇轩昂,仿佛妖神在世,一双眸子如星辰般深邃,他拱了拱手,一举一动气度非凡。

    他脸色郑重:“灵兄,事情有变,今晚可能就能开启遗迹!”

    “今晚!”

    灵祎没有太过意外,进城时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地脉逸散出了太多的力量,已经很衰弱了。

    这时一个灰衣老者走上前来,头发花白,牙齿都快掉光了,他沙哑着嗓子道:“麻烦小友了,小友只需将我们带入秘境,到时小友是去是留,请自便,我们会尽力保护小友的安全!”

    “这是天妖宫的一位老前辈。”妖月空介绍,目光无比崇敬。

    灵祎点点头,没有多言。

    黄石城,中心地带,原是城主府,但是巨大的府邸已经被人以大法力移走,只剩一个巨大的深坑,不断吐露着瑞气,流光溢彩,映照着这片地域霞光万道。

    巨坑周围横陈着一具又一具神船,各大势力早已守候在此。

    隐秘之处,偶有冷冽的眸光扫过,散发着惊人的气机,毫无疑问,不同与上次,这次是真的有大人物到了,隐在暗中。

    静!

    这片地域气氛很压抑,各大势力不时有强者强者来去,大多数都在暗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