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三十九章 极品
    灵祎眸子很冷,这个人很不讲先来后到啊,看见好东西就抢,他可以肯定,这个胖道士不简单,一定是有非比寻常的灵觉,才识得好货。

    “孩子,你有所不知啊,你别看这个石头很不起眼,但其实它乃是一个大凶之物啊,你小小年纪,根本镇不住它,所以,可千万不能沾染它,还是让道爷来镇压它吧……”

    红光满面的胖道士满脸喜色,口中却是滔滔不绝,语速快的脸上的肥肉都在飞速的抖动!。

    “???”灵祎惊愕不已。

    进而有些哭笑不得,这是看他年纪小,真的拿他当孩子耍吗?

    还凶物?

    不过这个风格好像有点熟悉啊,灵祎狐疑地盯着他,仔细地看了看,没看出丝毫的出奇之处,似乎就是一个刚刚进入道宫境界的修士。

    “道长,你说的是真的吗?”灵祎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似乎一脸懵懂的样子。

    “无量天尊,那是自然,出家人慈悲为怀,只因你我有善缘,贫道才不辞辛苦,为你化解厄难,勉为其难,以自身臭皮囊镇压这世间大凶大厄之物。”

    胖道士宝相庄严,念了一声无量天尊道号,一脸正气,似乎真是那舍己为人的高士。

    “%¥*¥……妈的”灵祎忍不住了在心里破口大骂了,看着那张红光满面的肥脸,想给上两脚,这也太无耻了吧,抢了他的石头,还一幅为他化解厄难的样子,亏他演的出来。

    “道长,你说的都是真的?”灵祎面上快绷不住了,几乎咬牙切齿的问道。

    “哈哈,孩子,自然为真,出家人不打诳语,放心吧,我一定镇压它,不让它为祸人间……”胖道士喋喋不休,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伸出肥胖的大手拍了拍灵祎的肩头。

    此时的画面很诡异,灵祎乌黑柔顺的秀发披散在肩,眸子清澈如水晶,稚嫩的面容清秀绝丽,而胖道士一脸古怪猥琐的笑容,肥肉乱颤,仿佛一个拐卖幼童的怪大叔。

    见到灵祎没有说话,胖道士大笑着就要离去:“无量天尊,小友今日避过一场大厄,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这时,早就等在一旁的乌天力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来,堵住了胖道士,一瞬不爽地盯着他,神色不善。

    胖道士一怔,似乎刚刚才注意到他,神色惨变,倒退了一步,盯着一脸懵懂的灵祎,讪讪地笑了笑。

    “妈的,碰见个大个的了……”胖道士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咕哝着,一脸晦气。

    “道长,你刚刚说的太快了,我没听清,能否继续为我解惑,什么大凶?什么厄难?”灵祎脆声道,一脸的好奇和懵懂,似乎真的对此很感兴趣。

    但他的心里却在畅快大笑,他隐约间似乎对他的身份有了一丝猜测,能让他吃瘪,可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呃,小友,刚刚道爷我掐指一算,此石的厄难一万年前已被化去。”段德默默地放下了黑石,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欺软怕硬的怂货……我呸!”灵祎腹诽不已,面上却是风轻云淡,脆声问道:“既如此,多谢道长了,敢问道士你贵姓?”

    “无量天尊,免贵姓段名德,叫段德。”段德干笑了一声,接着又是一脸神圣的说道。

    “段德?断德?人如其名!”灵祎撇过头去翻了翻白眼。

    “咳咳,小友,如今石头也还你了,不如你我就此别过,永不相见……”段德偷偷瞥了一眼乌天力,皮笑肉不笑的倒退着,焉焉的想开溜。

    “殿下……”

    突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悦耳之极,仿佛天籁之音,媚到了骨子里,让人浑身酥软。

    灵祎转头望去,只觉得心海一阵轰然,直接呆住了。

    远处的人群中,一个身着黑色连衣裙的绝丽女子缓缓走来,人未至声先到。

    一张倾国倾城的莹白俏脸被青丝挡住了少许,露出颠倒众生的微笑,身姿婀娜动人,曲线曼妙,散发着惊人的媚意,纤丽的小蛮腰只堪盈盈一握。

    这是一个格外动人的女子,完美的容颜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绝代的气质魅惑天下,黑色的衣袖下露出一截雪白的皓腕,让人浮想联翩。

    灵祎心中赞叹不已,如此特别的气质他真是,上一个让他露出如此神情的女子是紫菱,这个女子比紫菱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他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纯粹是对美的赞叹。

    黑衣女子缓步而来,黑宝石般的美眸一直盯着灵祎,仿佛这世间除了他其他人都是空气。

    奇异的是,整个灵坊来来往往的修士,仿佛都看不到她,她所过之处,人群自动分出一条通道。

    紫天也出现了,他和一个年轻的古生灵一起跟在她身后,一脸的恭敬。

    段德似乎除外,他紧紧盯着黑衣女子,也直接呆住了,但眼中没有任何迷醉之色,反而满是惊骇。

    “无量天尊,当世连王者都不可见,怎么会还有这样的人?这不合理啊?”段德喃喃着,一脸的不可思议。

    黑衣女子缓步来到灵祎身前,盈盈行了一礼,红唇轻启:“幽魔王幽雨参加殿下!”

    “免礼。”灵祎脆声道,大眼睛扑闪着,打量着幽雨,有些出乎意料,他以为出山的会是紫菱呢。

    “殿下?”一旁的段德大吃一惊,脸色阴晴不定,接着他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殿下,难道是?”

    “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妖孽出世,还刚好让我碰上了?”

    段德一脸绝望,一种神秘的域笼罩了这里,他现在根本走脱不了。

    “想道爷我一世英名,弹指间,多少大墓灰飞烟灭,竟要落幕与此吗?”段德一脸悲愤,心中满是悔意,他怎么就一时贪心,去抢了这种存在的黑石。

    幽雨轻舒莲步,走上前来。

    “你……”灵祎一怔。

    幽雨眸中满是柔色,一下子将灵祎抱了起来。

    “这……”灵祎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感受着那种温香软玉,话都说不出来了。

    抱着灵祎,幽雨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扫了段德一眼,眸子冷漠,似乎在看一个死人。

    段德激灵灵的打个冷颤,太古王的杀意太过恐怖,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坠入了九幽地狱。

    “无量天尊,那个,小友,好商量。”段德头皮发麻,干笑道:“小友,我愿告知你一个关于元灵圣教的大秘,换取性命。”

    “哦,什么秘密这么值钱!”灵祎似笑非笑。

    段德脸色不断变换,直到感受到幽雨的眸光越加冰冷,才狠狠一咬牙:“小友,你可知‘阳墓’与‘阴坟’之说?”

    “什么?”灵祎的眸光一下子炽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