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三十六章 心之天日
    石崖上方,天日横空,挤满了天空,火红的光芒炽盛无比,如同一片火烧云。灵祎盘坐在天日中心,道宫中大道伦音响起,像是古之大帝在诵经,有未明的气息在波动。

    他本来就修有源天书中记载的“经引”,触发了西皇母留下的印记,顿时得到了心之神藏的完整经义。

    那轮巴掌大的天日,是一块无想象的道纹,内蕴西皇母的烙印,纵然过去十几万年了,依然不朽,长存世间。

    灵祎灵台清明,沐浴在烈火中,最后一藏心之神藏,火红如阳,绚烂冲天,烛照道宫,一片光明。

    经义补全后,心之神藏发生了大变化,在他的心脏中心,一轮天日缓缓浮现,与外面的大日对应,精气四溢。

    先天之精化生,后天之精滋养,火红的精气,澎湃的道力,从那颗人体天日中流淌向四肢百骸。

    他浑身散发赤霞,而后慢慢透明,火云蔽体,道宫内外一片明净,肉身逐渐晶莹。

    心之神藏内,火红精气喷涌,开滋养他的肉身,不死经为主,西皇经为辅,两种无上经义互相演化,他开始冲关最后最后一重天。

    人心恒动,血行诸经,将神力运往各处,换言之,心为身之主宰,万事之根本,五脏六腑之大主。

    先天之精,伴人体出生,为个人天地之始,形具而神生,形谢则神灭。

    后天之精,则需炼化而得,充神养命。

    这片地域热浪滔天,心之神藏主气血,他的阳气极度旺盛。

    “盖人与天地相合,天有日,人亦有日,君父之阳,日也……”

    人体与天地对应,心之神茂,为人体之天日,是一切生机的根本,可谓重中之重,为道宫五大境界之最,而灵祎也是特意将这一藏放在最后。

    此神藏,为神祗中之太阳,以阳气为用,推动命能循环,维持人体不朽,使之生机不息。

    “心为火脏,烛照万物。”灵祎双眸各自浮现一轮天日,道,“身体之天日,不可无阳,滋养万物,肌体长存之根本。”

    “轰”

    灵祎冲关成功,背后的一片火海中,一轮赤红的天日缓缓升起,释放着至强的神能!

    先天之精化生,如天日当空,这好比天地之始,万物初生,人体的太阳出现了。

    挤满天空的天日,内部并无经文,也无道音,有的只是一种道韵,却将道宫秘境心之神藏阐释的淋漓尽致。

    石崖上刻的天日,对应道宫秘境之天日卷,灵祎触发后,未得具体的经文,却体味到了那种玄奥的演化过程。

    这种传承不留一言,不留片字,乃是西皇开创经文时的意境,推演古经的种种变化,未注《西皇经》正文,却堪比古经。

    半空中的大日砰的一声化成万道火光,冲进石崖上的烙印内。

    他已经冲关成功,却静静盘坐山崖上,许久未动,西皇那种创道的意境深深吸引力他,让他受益匪浅,这是比得到西皇经更大的收获。

    “创道!那是什么样的境界和才情!”灵祎喃喃道,通过这块烙印他窥到了那种无上意境的冰山一角,就已经让他震撼不已,如获珍宝。

    许久后,他才起身,来到另一座石山前,此山刻有巴掌大的一块金精印记。

    灵祎驾轻就熟的触发,刹那间,气冲云霄,金精铿锵,他被吸入一片金属神光中,盘坐在天穹下,五气喷薄而出。

    “《西皇经》果然玄奥,夺天地之造化,尤其是其中的精华道宫篇,光论此篇,不会弱于不死经。”灵祎喜滋滋。

    这次的收获太大了,皇道领域高深莫测,不可探知,可是通过他们留下的经文却可以探知到冰山一角。

    接下来他又在一座刻有古树的石山上,寻到了肝之神藏篇,接着脾之神藏与肾之神藏篇也被得到。

    至此,《西皇经》道宫卷全部被他得到了。

    灵祎默默推演,难掩震撼,此经深奥无比,神妙难测,道破天机,夺天地之造化!

    《西皇经》道宫卷堪称东荒第一,绝不是浪得虚名。”

    但是他并不满足,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手持悟道古茶心尝试触发四极秘境的烙印。

    良久。

    “哎,真的得不到。”灵祎长叹,这种眼睁睁看着宝藏在眼前却得不到的感觉实在是令人不爽。

    “经引!经引!我需要经引!”灵祎恶狠狠的挥了挥小拳头,此时他看起来能有六、七岁了,莹白的小拳头终于不是肉鼓鼓的了。

    “唔,我有源天书,以后可以去瑶池的石坊,说不定可以赢到圣女,这样经引……”灵祎摸了摸下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怪怪的笑容,看得一旁的乌天力汗毛直竖。

    “轰”

    突然间,一股魔性力量震出,数十里外,滚滚黑云冲天而上,那片天空一下子变得漆黑如墨。

    “仙池!”灵祎脸色大变。

    “殿下!”乌天力突然护在了灵祎的身前,脸色凝重了下来。

    石林中,一道白影一闪而没与此同时,灵祎的灵觉突然警兆升起,那种不详的预感无比强烈了起来。

    一种诡异的气息在整片瑶池古地升起,惊得灵祎眼皮直跳。

    “走,不要跑!”灵祎凝重道,那种神秘的场域又出现了,他想着缓缓退出去,这样可以不惊起波动。

    就在此时,一张惨白的,模糊的女人脸猛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女人披散着长发,只露出半张脸,脸色苍白而妖异,这张可怕的脸和他几乎紧贴在一起。

    灵祎惊得后退了一大步,天眼中的神光喷吐而出,可是一瞬后又什么都没了。

    “怎会如此!”灵祎觉得脊椎嗖嗖的冒凉气,这也太可怕了,他的天眼都捕捉不到。

    “怎么了,殿下?”乌天力被灵祎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什么都没看到。

    “快跑!”灵祎也不解释,直接脚踩紫极步法狂奔向出口。

    “究竟是……诅咒的力量还是……”灵祎真的害怕了,这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用普通的阴神鬼怪都不能解释了,他甚至没有感受到那种阴气。

    乌天力很快赶上了灵祎,直接带着他冲到了那个干涸的湖泊,沿着大裂缝向古井冲去。

    仙池虽然发生异变,但并没有什么东西追下来,这让他们长出了一口气。

    沿着河道,飞速返回古井,时间不长来就到了地面。

    阳光普照,此时正是正午。入目是一片血色的红沙地。

    并无任何东西追来,灵祎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那种危险的感觉并没有远去。

    他深深看了一眼那个古井,心想着:“要不……其他的经文就不要了吧……”

    他真的不想再来这个诡异之地了。